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金色的光辉中,那道恶意视线的主人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阿拉斯站在碎片世界与虚空的边缘处,没有向前,而是向后退了一步。

    她返回了着碎片世界,她耸动着鼻翼。

    她希望通过嗅觉来判断杰森在哪。

    但是,她马上就失望了。

    整个碎片世界早已经被陨石砸得七零八落,之后的烈焰,更是焚烧了一切。

    阿拉斯失望而归。

    她一拳打破了碎片世界的虚空,原路返回。

    昂城,夜枭法庭总部。

    十五年前,这里曾是‘收容所’昂城临时据点,但是现在,这里是‘夜枭法庭’总部。

    夜枭法庭,一个在新世纪30年,突然崛起,掀翻了之前绝顶势力‘圣殿’,完全占据了昂城。

    虽然与‘收容所’、‘圣蛇会’、‘深潜会’、‘林中小径’、‘派翠可姐妹会’等待顶尖组织齐名,但是与这些组织遍布整个新世纪可探索范围内不同。

    夜枭法庭,只是扎根昂城。

    当然了,夜枭法庭下属的‘九头蛇’、‘兄弟会’却不同。

    在新任首领奎托斯、罗根的带领下,两个下属组织早已触及到了整个新世纪的可探索范围。

    “首领!”

    “会长!”

    奎托斯、罗根并肩而行。

    两人都是高大、健壮的模样,奎托斯要更加强壮一些,罗根则是体态偏修长,迈步间,不怒自威,一股威势悄然笼罩四周,令周围本就满心恭敬的人,纷纷躬身施礼。

    奎托斯冷着脸,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每个经过的人都会听到那好似战场厮杀的声音,让人全身颤栗。

    罗根抱着肩膀,嘴里叼着一根雪茄,态度略显散漫,可在其他人眼中,这是一只散步的狼,不想死,就最好不要惹怒对方。

    “阿拉斯婶婶会找到杰森叔叔吗?”

    在穿过通道前,罗根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会。”

    “即使那里没有找到,之后也一定会找到!”

    奎托斯肯定的说道。

    十五年的相处,让他相信那位长辈。

    罗根没有反驳。

    他也相信那位长辈。

    至于刚刚的问话?

    有时候,就算明知道答案是肯定,但也会忍不住的问一问。

    咔!

    奎托斯、罗根穿过了通道,推开了那扇门。

    门后的房间,是夜枭法庭为数不多被层层守护的地方,只有获得认可者才能够进入。

    闯入者?

    将会面对三位守护者毫不留情的攻击。

    艾欧.凯特、迪巴拉、席巴曾经的‘利爪’,现在的守护者,在看到走进来的奎托斯、罗根后,三人脸上浮现了笑容。

    “快进来。”

    “大家都在等你们。”

    艾欧.凯特做为最年长者,看向奎托斯、罗根的目光满是长辈的疼爱。

    “干得不错。”

    迪巴拉则是开怀大笑。

    他说的是,之前一个自称‘操蛇人’的组织。

    这个组织是六个月前出现的,数次袭击‘圣蛇会’的分部,让‘圣蛇会’承受了不小的损失,对此,‘圣蛇会’的那位女会长大为恼怒,

    但是,夜枭法庭无所谓。

    虽然与‘圣蛇会’是盟友的关系,但这种事情,‘夜枭法庭’相信那位女会长更想要自己解决。

    不过,就在一周前,这个组织却突然袭击了‘兄弟会’的一个基地。

    这让‘夜枭法庭’无法坐视不理了。

    奎托斯、罗根直接出手,很干净、彻底的将这个组织从地图上抹去。

    这种干净的做法,令迪巴拉喜欢。

    “你们还有些技巧需要学习。”

    席巴则是声音淡淡的说道。

    做为曾经昂城的‘杀手之王’,他曾担任过奎托斯、罗根一段时间的老师,对于两人,他十分看好,尤其是罗根。

    他认为罗根可以完全继承他的衣钵。

    “嗯。”

    奎托斯冷冷的点着头,向内走去。

    “知道了,席巴老师。”

    “回见迪巴拉、艾欧。”

    罗根则是笑嘻嘻的和三人打过招呼。

    原本狭长的走道在十五年内经过了数次改建,不仅更宽大,功用也变得更多了,除了最初的守护者房间外,后边还有训练室、储藏室等等。

    其中储藏室放着一些‘异常’物品。

    当有需要时,可以向成为新任‘利爪’的艾特德蒙、艾斯特申请。

    而此刻,接替了艾欧.凯特no.2的艾斯特就坐在那间小会客室内。

    原本他应该接替自己爸爸艾文特的no.1。

    但是艾斯特固执的认为艾特德蒙更适合这个no.1。

    艾特德蒙同样固执,他不认为自己可以接受这个no.1,所以,干脆的选择了no.14。

    ‘这么做,会让我觉得杰森就在我面前!’

    艾特德蒙用这个说法,获得了大多数人的同意。

    因此,no.1仍然是艾文特。

    不过,这个时候的艾文特并不在这里。

    相较于半退休状态的艾欧.凯特、迪巴拉、席巴,艾文特正在教导自己的七个孙子,也是艾斯特和那位珍妮弗女士的孩子。

    “你应该多陪陪孩子和珍妮弗。”

    丹弗斯做为珍妮弗的好友,忍不住的说道。

    说实话,她有些后悔将好友介绍给艾斯特了。

    她当初一直认为艾斯特人不错,可以成为好丈夫和好父亲,但是……她错误估计了好友‘暴力’的程度,看着一脸伤的艾斯特,丹弗斯满是怜悯。

    “我尝试过了。”

    “所以,我之前的骨头又被打断了。”

    艾斯特苦笑着。

    “不要用阿拉斯教给你的技巧逃避,当初,可没有人逼你和珍妮弗结婚。”

    帕西严肃的说道。

    在帕西的身边是一个少年。

    这个少年双眼灵动,头发微卷,身躯不够高大,但却足够结实,面容也称得上英俊,可明明笔直的站在那里,却有一种痞痞的、坏坏的感觉。

    “妈妈,奎托斯、罗根哥哥来了。”

    少年一边说着一边就挪动脚步,向着两位兄长走去,

    因为,他很清楚,接下来将是自己妈妈最擅长的说教时间。

    他可不想站在这被殃及池鱼。

    要知道,每一次,不直达为什么,说着说着,就总能够说到他身上。

    “斯塔克,你要知道……”

    背后,帕西的声音响起,令少年的脚步在加快的同时,耳朵自动屏蔽。

    他不讨厌自己的妈妈。

    他清楚,妈妈是爱他的。

    但他更喜欢和自己的两个兄长在一起。

    对了,还有姐姐。

    虽然艾玛姐姐一直躺在病床上昏迷,但是那仍然是他的姐姐。

    当然了,还有那七个可爱的弟弟。

    “斯塔克太过被你们溺爱了。”

    帕西的目光看向了艾特德蒙、艾斯特。

    艾特德蒙愣着,张大嘴,指了指自己。

    他明明忙到连睡觉时间都需要压缩的程度,哪里有时间来陪斯塔克,事实上,他一年中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时间来回奔波。

    他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根本没有时间闲下来。

    但他却早已习惯。

    为了,那日的誓言。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这次事关重大,他也不可能这么快回来。

    只是面对着帕西拿着仿佛看待家人的目光,艾特德蒙又能够说什么呢?

    他带着笑容看向了帕西。

    面对着这种类似家人的指责……微笑就对了。

    不要试图多做什么。

    笑容,是让一切简化、消失的最快捷径。

    一旁的艾斯特则是挠了挠脑门。

    他承认,他是有些溺爱斯塔克了。

    毕竟,在斯塔克出生时,珍妮弗已经怀上了第一个孩子,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得到更好的关照,也为了让自己提前适应奶爸的身份,艾斯特可是将斯塔克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养。

    做为‘第一个’孩子,斯塔克自然会被给与更多的关注。

    就如同最小的那个会被偏爱一样。

    “放心吧,斯塔克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懂得事理。”

    艾斯特笑着说道。

    这并不是安慰,而是他真心实意的想法。

    斯塔克已经开始帮助他处理一些‘夜枭法庭’的事物了,‘九头蛇’、‘兄弟会’中,斯塔克也在一年前就开始担任顾问的角色。

    艾斯特无法确定帕西是否知道。

    但他可不会主动告知帕西。

    这样的事情,还是斯塔克自己主动说的好,他说出来的话,那就可不单单是一次简短的说教了。

    只是暗地里,艾斯特还是忍不住感叹时间的流逝。

    当初那么小小的家伙,现在竟然能够帮助他处理事情了。

    而他们?

    也都在不知不觉的变化着。

    不过,所有人加起来的变化,都不如阿拉斯一人大。

    阿拉斯,他所见过最为天赋强大的人。

    十年前,对方的拳头就变得无坚不摧。

    五年前,对方的拳头令艾文特赞叹不已。

    一年前,对方的拳头已经能够震荡虚空。

    而就在刚刚,更是一拳打碎了虚空。

    这样的实力,令艾斯特赞叹不已。

    因为,他到现在,都无法达到阿拉斯十年前的程度。

    而也正因为阿拉斯的存在,‘夜枭法庭’才会变得稳如泰山。

    没有人能够接住艾文特的一剑。

    也没有人能够挡住阿拉斯的一拳。

    当两人同时出现在战场的时候,任何敌人都会被消灭。

    这并不是什么夸张的说辞。

    而是事实!

    被无数敌人、‘异常’验证的事实。

    “希望一切顺利。”

    艾斯特心底低低祈祷着。

    身为阿拉斯的朋友,阿拉斯的强大,令他们感到心安,但是同样的,他们也希望阿拉斯幸福。

    而那个让阿拉斯幸福的家伙,就在那扇‘门’后。

    艾斯特忍不住的看向了那扇‘门’。

    十五年的时光,让这扇门变得,越发的摇摇欲坠。

    特别是刚刚在开门后,又挨了阿拉斯一拳余波后,这扇双开门已经变成了,稍微一碰就彻底散架的程度。

    而到了现在?

    咔、咔!

    马上粉碎的异响不断的传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里。

    然后,他们看到了墙壁上出现了熟悉的龟裂纹路。

    刚刚阿拉斯一拳破虚空后,也有着类似的纹路。

    啪!

    脆响中,高大、强壮的阿拉斯走了回来。

    她赤着脚,但身材却要比在场任何一人都要高大,即使是奎托斯、罗根都要略逊一筹。

    尤其是身上的气息,更是让其如山如岳。

    即使知道这是自己的好友、亲人,在场所有的人都是气息一滞。

    足足一秒钟后,人们适应了这样的气息后,目光开始扫视阿拉斯周围。

    他们在寻找杰森的身影。

    可,只有阿拉斯一人。

    “抱歉,杰森先我一步离开了那里。”

    “他应该是去了其他的世界。”

    阿拉斯愧疚的说道。

    她感觉自己让众人失望了。

    当然了,更多的是那只失落。

    她,想杰森了。

    “没关系的阿拉斯。”

    “这次没有找到。”

    “下次一定可以的。”

    艾斯特安慰着阿拉斯,周围人也纷纷走过来,尤其是帕西、丹弗斯,更是踮起脚尖,搂着阿拉斯的胳膊肘悄声安慰着。

    “没事的。”

    “阿拉斯,杰森是不老不死的。”

    “他一定会回来的。”

    “嗯,他一定会回来的。”

    两位女士不住的说着。

    阿拉斯却摇了摇头。

    “杰森会回来。”

    “但不代表我只要等待就好。”

    “我要去寻找杰森。”

    阿拉斯掷地有声的说道。

    “可你刚刚已经……”

    “你要?!”

    丹弗斯没有回过神,下意识的说道,但是话语才刚刚出口,就被帕西打断了。

    这位已经成为母亲的女士瞪大了双眼看着阿拉斯。

    显然,她猜到了什么。

    不单单是帕西猜到了什么。

    艾特德蒙、艾斯特也猜到了。

    远处的斯塔克的脸上也露出了担忧。

    看着身旁两个兄长皱眉不解的模样,斯塔克压低了声音,说道:“阿拉斯婶婶要继续寻找杰森叔叔,而且,这一次不再是通过这扇‘门’,而是直接去。”

    “不同于这扇‘门’后的空间,整个天地的空间要比这扇‘门’后的空间坚硬、复杂的多。”

    “最重要的是,没有了这扇‘门’做为坐标的话,阿拉斯婶婶很可能会‘迷失’在外……永远也回不来。”

    听到弟弟的解释,奎托斯、罗根身躯一颤。

    “阿拉斯婶婶。”

    罗根更是忍不住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被阿拉斯摆手阻止了。

    “放心吧。”

    “我只是去寻找杰森。”

    “找到杰森后,我们就会回来!”

    阿拉斯露出一个豪迈的笑容后,没有再多等,就这么的向着外面走去。

    众人则是跟在阿拉斯的身后。

    从地下来到了地上,再从地上建筑进入到了顶楼。

    “各位,我去去就回。”

    阿拉斯这样说道。

    话语声中,大份吹动着众人的衣襟。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知道阿拉斯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但是并不知道阿拉斯会这么的果断,

    然后,没有等众人再开口,阿拉斯就从顶楼一跃而起。

    这一跃就是百米的高度。

    阿拉斯凌空而立,她抬起头看着漆黑的天空。

    下一刻——

    阿拉斯消失了!

    不!

    不是消失!

    而是速度太快,快到了超出常人的视野!

    本来是夜晚的天空,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亮,一个硕大的、金红色的‘天’字陡然出现在了这被照耀的宛如白昼一般的夜空中。

    咔、咔咔!

    砰!

    整片天空碎裂了。

    一道高大、强壮的身影一跃而出。

    这一跃,跨过了凡与神的界限。

    这一跃,让那些只能待在‘外面’的存在,喜悦不止。

    “又是美味!”

    “太好了!”

    这样恶意的声音不绝于耳。

    但马上的,就是一阵拳脚交加的闷响,刚刚发出恶意声音的家伙们,一个个被痛揍着。

    但是,更多的,更强的出现了。

    昂城郊外,一直眯着眼好似睡着的艾文特,突然睁开了双眼。

    一身睡衣的他缓步走出了农场的房间。

    他随手捡起了门口的一根稻草,这是之前将稻谷放入谷仓时,落下来的。

    然后,他对着天空一挥。

    “都滚蛋。”

    “别吓着我的孙子们。”

    艾文特低声说道。

    虚空外,那些向着阿拉斯冲来的强大存在们,径直被一分为二,拦腰而断。

    阿拉斯笑着一转身,冲艾文特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谢了。”

    阿拉斯说道。

    “去吧、去吧。”

    “去把杰森带回来。”

    “然后……生一大堆宝宝,我帮你们带。”

    艾文特摆了摆手,随手将稻草一扔,就走回了房间。

    快天亮了,他得给孙子们做早餐了。

    一定要丰盛且营养均衡才行。

    毕竟,七个孙子都是再长身体的时候。

    咔、咔咔!

    破碎的虚空正在一点一点的复原。

    “阿拉斯,一路顺风!”

    “你要早点回来啊!”

    站在楼顶的众人高声喊道,挥舞着手臂,他们在为阿拉斯送行。

    阿拉斯点了点头后,转身就要离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

    呜!

    狂风大作。

    一道充斥着光辉的身影,犹如一颗逆行的流星从地面飞起,向着天空而去。

    她,撞击在了一侧的虚空。

    本就不稳的虚空,再次破碎了一片。

    她,穿过了虚空,张开了六对光翼。

    “你以为我会一直输给你?”

    “我一定会先找到杰森的!”

    库雅看着阿拉斯问道。

    然后,不等阿拉斯回答,她光翼一收,整个身躯迅速的膨胀起来。

    仅仅是两个呼吸后,一道充斥天空的巨大身影出现了。

    九颗头颅如山岳般大小,好似湖泊般的十八只眼睛扫视着虚空。

    这样的形态,更适合她找到杰森。

    扭动着身躯,库雅直接扑向了虚空,但其中的一颗头颅却是转过头,向着虚空下的昂城某处颔首示意。

    谢谢,西科特。

    谢谢,雷修斯。

    谢谢,哈罗……不,父亲。

    谢谢你。

    带着这样的感激,库雅一头扎入了虚空,迅速的消失在了黑暗中。

    昂城,西科特、雷修斯用力挥舞着手臂。

    “爱情?”

    “真是美好。”

    头发全白的西科特感叹着。

    “我也好想拥有天天的恋爱。”

    雷修斯低声叹息着。

    而哈罗则是红着眼眶,下一刻,就低声抽泣着。

    他还是没有敢说出自己是库雅父亲的事实。

    “库雅,你一定要早去早回啊。”

    “爸爸会想你的。”

    哈罗说着说着,就再也忍不住,大声哭泣起来。

    就如同他的妻子离开他那天一样。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都喝了‘不老泉’,时间对我们的影响微乎其微。”

    “来,走。”

    “我带你去个新开的俱乐部。”

    “在那里你一定会忘记这种离别的悲伤。”

    “我是金卡会员,能够带两个人。”

    西科特一边安慰着哈罗,一边看向了雷修斯。

    雷修斯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不。”

    “我还是认为纸片人老婆更好。”

    雷修斯固执己见,然后,径直向着自己租住的公寓走去。

    他决定要把现有的所有游戏都完通关。

    在那之前,他不会再踏出公寓门一步。

    “雷修斯会孤独终老吧?”

    西科特忍不住的说道。

    “有我们在。”

    “不会的。”

    哈罗耸了耸肩,说完就径直向着一个方向而去。

    俱乐部?

    他不会去的。

    他现在只想回家。

    “改变主意了,就来找我!”

    “你知道我在哪。”

    西科特高声喊道,抬头看向了东边。

    那里,太阳即将出现。

    夜晚过去了。

    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至少,对昂城、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是这样的。

    而杰森?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离去后发生了什么,被残余疼痛折磨的他,正咬着牙死死的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