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杰森!

    在那张夜枭面具下,赫然是杰森年轻却成熟的面庞。

    劳伦斯在资料中不止一次的见过这张脸。

    他可以肯定,这就是杰森!

    而被那颗束缚‘铁钉’完全束缚住的杰森,只能是用些许目光打量着劳伦斯,由于身高,这样的目光仿佛是微微下移般,就好像是杰森在俯视般看着脸上充斥着不可置信的劳伦斯。

    “不可能!”

    “怎么可能会是你?”

    “这不可能的!”

    劳伦斯大吼着。

    “有什么不可能?”

    “艾特德蒙对你的了解,比你想象中还要准确!”

    “在傍晚时分的那次袭击后,他就肯定你来到了昂城,并且和‘圣殿’有了超乎想象的亲密合作——因为,你是一个不会轻易涉险的人。”

    “一旦你这么做了……”

    “那就代表你十拿九稳了。”

    “不是一个点十拿九稳,而是所有的点,都十拿九稳。”

    “所以,他将可能发生的一切都想到了,然后,一一针对。”

    杰森缓缓的说着。

    虽然,他现在更想要一刀斩下对方的头颅。

    但身躯无法动弹的他,不得不稍微拖延一下时间。

    砰!

    劳伦斯抬手就是一枪。

    足以将常人头颅打碎的子弹,就这么镶嵌在了杰森的眉心处。

    弹头干瘪,宛如撞在了钢筋上。

    【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带来的防御特效,足以令他无视炸药级别的伤害。

    简单的说,杰森初步达成了他又粗又硬的第一阶段小目标。

    劳伦斯一愣。

    有关杰森的信息,他查阅了多次,可以说是倒背如流。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自然是不老不死。

    可里面并没有提出这种过人的防御力!

    难道是不老不死带来的能力?

    还是因为这种强大的体质,才带来了不老不死的能力?

    脑海中涌现的想法,令劳伦斯再次扣动扳机。

    砰砰砰!

    子弹击打在杰森的面部,但是依旧无用,反而是带起一阵震动,让之前镶嵌在杰森眉心、脸上的弹头纷纷跌落了。

    呼哧、呼哧。

    弹匣内的子弹全部打空了,劳伦斯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还被‘异常’影响着的他强迫自己的冷静下来。

    弱点!

    一定有弱点!

    所谓的不老不死只是相对的!

    不是绝对的!

    劳伦斯这样的告诉着自己。

    然后,开始了新的一轮尝试——

    “你的身体很强大,怪不得会直接出现在我的面前。”

    “但是,你的要害呢?”

    “例如眼睛,你的眼睛也能够抵御子弹吗?”

    劳伦斯说着,换好了弹匣,对准杰森的眼睛就是一枪。

    砰!

    啪!

    子弹直接击碎了眼球,旋转的扎入大脑。

    杰森顿时死亡。

    看着死亡的杰森,劳伦斯一笑。

    “这样才对。”

    “人,一定会有弱点!”

    “有弱点就会死!”

    “即使是号称着不死的‘面具人’,也不过是没有找到弱点罢……”

    话语还没有说完,劳伦斯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刚刚死亡的杰森活过来了。

    不单单是眼球重新出现,那个弹头还被重新生长的肉,‘顶’了出来。

    叮!

    弹头跌落在地,发出了脆响。

    这一声脆响惊醒了目瞪口呆的劳伦斯。

    但劳伦斯依旧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杰森,那目光似乎是发现了前所未有的宝藏一般。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完美!”

    “这样的力量,才是我真正的想要的!”

    “来!”

    “让我好好的欣赏它!”

    劳伦斯低声呢喃着,很明显,整个人再次被‘异常’影响到了。

    他一步步的走到了杰森面前。

    抬起枪,顶着杰森的眼球。

    然后——

    砰砰砰!

    连连扣动扳机。

    弹头一颗接着一颗射入了杰森的大脑。

    然后,死亡如期而至。

    复活也如影随形。

    劳伦斯目光灼热的看着又一次复活的杰森。

    “太好了!”

    “这就是我想要的!”

    劳伦斯脑海中已经不由自主浮现夺取杰森力量后,他不老不死的模样了。

    然后……

    他开始扒杰森的衣服。

    “面具!”

    “把我的面具给我!”

    劳伦斯嘴里嚷嚷着,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镶嵌着铁钉的地面处,出现了道道裂纹,这些裂纹龟裂开来,相互重叠。

    轰隆!

    塌陷开始了。

    铁钉消失在了碎石中,束缚着杰森的力量一下子就消失了。

    脸上带着伤疤,身材高大的迪巴拉从下面直接跳上来。

    “抱歉,有意外耽搁了。”

    带着这样的话语,昂城赏金协会的会长向着劳伦斯就冲了过来,然后,一拳打出。

    呜!

    这一拳仿佛是攻城锤般,破空声令人头皮发麻。

    可出拳的迪巴拉却没有注意到他脚下有个圆圆的石子。

    这颗石子是在刚刚楼顶坍塌时出现的。

    迪巴拉一脚踩在这个石子上,整个人脚底一滑,打出的拳头就直奔杰森而去了。

    迪巴拉猛地扭动身躯,收起了这一拳。

    但用力过猛的迪巴拉却是身躯踉跄的倒退了后几步。

    而在他的身后,就是刚刚塌陷的坑洞。

    迪巴拉直接摔了下去。

    更可怕的是,十楼的地板上,堆积着刚刚塌陷的水泥钢筋,其中数根钢筋就这么直愣愣冲上,迎接着摔落的迪巴拉。

    半空中,迪巴拉看到了这一幕,他再次强行用力。

    整个人一脚踢向了这些钢筋。

    钢筋连带着水泥翻滚向一侧,迪巴拉则借力向另外一侧。

    可迪巴拉的面颊却是一抽抽。

    他刚刚踢倒大拇指了。

    而且,恰巧的,脚上大拇指的指甲盖直接翻起。

    十指连心。

    即使是迪巴拉也无法忽视这样的疼痛。

    但是倒霉的事还没有接触,他翻滚的后面是一盏台灯。

    灯,是亮着的。

    自然是通着电。

    脚趾疼痛的迪巴拉没有站稳,下意识的一抬手就按在了这盏台灯上。

    啪!

    灯罩连带着灯泡一起粉碎。

    电光闪烁。

    刺啦!

    “呃呃呃!”

    迪巴拉全身抽搐起来。

    “小、小心点,他身上有奇怪的‘异常’!”

    超越常人的身体素质没有令迪巴拉有生命危险,但是说话却是不由自主的结巴起来。

    声音清晰的传到了楼顶。

    在楼顶塌陷的时候,就后撤的劳伦斯听到了这样的话语后,不由笑起来。

    “艾特德蒙很了解我。”

    “我是不会轻易涉险的。”

    “所以,我准备完全。”

    劳伦斯这样的说着,刚刚还警惕的神色,彻底的扔在了一边,他抬起头,昂起胸,冲着杰森吼道:“来,打我啊!”

    似乎是为了挑衅一般,他还故意向着杰森走过去,拍打着自己的脸颊。

    “幸运是站在我这边的!”

    “任何针对我的,都会遭遇厄运!”

    “迪巴拉和之前的人都是这样。”

    “你,杰森,也不例外!”

    劳伦斯昂着脖子瞪视着杰森。

    此刻的劳伦斯再次的志得意满。

    还有什么是比掌控一切更让他自得的吗?

    自然是,敌人自认为翻盘了,却发现一切都是无用功。

    他期待看到杰森脸上的不甘。

    可是杰森就这么低下头,盯着他,鼻翼微微抽动着。

    不舒服的感觉出现在他的心底。

    他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了。

    但是,他固执的认为,此刻的自己是无敌的。

    他随身携带的‘异常’道具是经过精心搭配的,是没有弱点的。

    被‘异常’影响的劳伦斯没有发现,他脖颈上带着的兔脚正在急速的颤抖着,就好像是一只正在的兔子,遭遇了猛兽后的簌簌发抖般。

    “好香啊!”

    杰森终于吐出了这句话。

    他忍耐了好久。

    数个‘食物’一直在他面前晃荡,为了整个计划,他是用极大的意志力才克制住自己,没有造成什么意外,而现在?

    终于不需要了!

    压抑许久的杰森,彻底放开了对‘饥饿’的压制。

    嗡!

    空气都开始颤抖。

    一道漆黑如墨的巨大虚影开始出现在杰森的身后。

    猩红的双眼俯视着劳伦斯,它缓缓的张开了血盆大口,发出了饥饿的咆哮声——

    吼!

    劳伦斯似乎有所察觉。

    但是,他的视野中,却没有任何异样。

    而在他身上的‘异常’开始了更加频繁的颤抖。

    那几乎被束缚的兔脚项链不住的扭动,似乎要争夺束缚,重获自由般。

    那一双手套不住的翻起,一点一点的,就要脱离劳伦斯的手掌。

    那帽子是最直接的,在风吹过的时候,很干脆的跌落在地,似乎要乘风而起。

    但最快的还是要数那风衣。

    数条四米长类似爬行动物、有着鳞片的触手就这么冒了出来,开始来回摇摆,令风衣的扣子被解开,然后,更多的手臂出现了,四条半透明纤维材质的手臂一出现就开始自行的让风衣脱离劳伦斯,而类似狮虎一般的猛兽爪子出现后,则是开始撕扯劳伦斯。

    之后出现的数条腿,更是在一出现后,就加入了战局。

    它们拼尽全力的踢打着劳伦斯。

    劳伦斯懵了!

    在这个时候,‘异常’的影响彻底的褪去了。

    不是他争夺的,而是自行远离。

    就如同是遇到了天敌一般。

    劳伦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被狮子、老虎爪子抓挠了数次的他知道,如果不想死的话,就一定要脱下这件被他当做底牌的风衣。

    没有犹豫,劳伦斯开始脱风衣。

    似乎是察觉到了劳伦斯的想法,那些手臂、爪子、触手,迅速的配合起来。

    下一刻,劳伦斯的风衣就脱了下来。

    风衣落地。

    那些手臂、爪子、触手迅速的消失。

    而这让还慢腾腾翻起脱离的手套感到了危机,它越发剧烈的挣扎。

    但最绝望的是那个被层层束缚的兔脚。

    它彻底的被钢圈串起来。

    还不止一层。

    它脱离无望了……

    但那是哪恐怖的存在就要来了!

    它,不想死!

    刺啦!

    兔脚连接着钢圈的那块,在兔脚自行的扭动中,直接撕裂了。

    兔脚脱离了钢圈的固定,跌落地面。

    “不!”

    劳伦斯大声的吼道。

    吼声中满是惊恐。

    他在使用个兔脚的时候,就知道会发生什么。

    所以,他才小心翼翼。

    但是,他从未想过兔脚会自行脱离。

    劳伦斯下意识的就去捡兔脚,但是,刚一弯腰,他就扯动了身上的伤口。

    “啊!”

    低低的痛呼声中,劳伦斯忍不住的张开了嘴。

    风,恰好吹过。

    碎小的石子不仅进入了劳伦斯的嘴里,还迷了劳伦斯的眼。

    “咳、咳!”

    劳伦斯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揉着眼睛。

    然后,他双眼出血。

    看似细碎,实则锋锐的石子,迅速的割裂了他的眼球,但是更重要的是,那落入嘴里的碎小石子进入了他的气管。

    “咳咳咳!”

    更加剧烈的咳嗽出现了。

    这样的咳嗽再次撕裂了他身上的伤口。

    鲜血直接喷涌而出。

    既向外喷涌,又向内倒灌。

    他的气管内,充斥着鲜血。

    呼吸间,劳伦斯就面容酱紫。

    片刻后,劳伦斯就抽搐了数下后,没有了气息。

    杰森眯着眼看着这一幕,他确认了对方的死亡,然后,他将对方手上的手套褪下来,捡起了地上的帽子、兔脚、风衣。

    这些‘异常’似乎是失去了身为‘异常’的特殊般,在杰森手里一动不动。

    杰森转身跳下坍塌的坑洞,他找到了那枚钉子。

    然后,他走向了套间的小吧台。

    在那里有着一个酒柜。

    虽然不知道吃帽子、手套、风衣、兔脚、钉子该怎么做,但是消毒、洗干净明显是最应该做的事情。

    找到烈酒清洗后。

    杰森嘴巴一张——

    呼!

    硕大的嘴巴一口就将面前的‘食物’吞了下去。

    【吞食大量食物(精华)!】

    【体力、精力超额程度恢复!】

    【饱食度+150!】

    【饱食度:238】

    ……

    一次现今为止,单次最大数额的饱食度出现了。

    可是没有食之兴奋。

    杰森忍不住的一皱眉。

    其它‘食物’他没有确定,但是刚刚那个兔脚,他确认应该会至少蕴含1点食之兴奋的才对。

    难道是我刚刚的狩猎太简单了?

    杰森想着,然后看向了迪巴拉和席巴。

    迪巴拉拍打着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

    席巴则是捏着一个银质铃铛走了过来。

    “对你有用。”

    没有犹豫,席巴将铃铛扔给了杰森。

    杰森同样没有犹豫,直接扔进了嘴里。

    【吞食残破管家铃!】

    【体力、精力小程度恢复!】

    【饱食度+9!】

    【饱食度:247】

    ……

    显然因为,与席巴的战斗,管家铃破损了。

    但杰森并不介意这种送到嘴边的食物。

    他一抿嘴,似是回味着味蕾上的食物味道,而一旁的迪巴拉、席巴却是走向了露台的方向。

    “no.13,昂城内暂时交给你了。”

    “我们去支援no.2。”

    带着这样的话语,两人纵身一跃,就没入了昂城的夜色中。

    杰森同样没有停留,他也选择从露台上一跃而出。

    呼、呼!

    夜风从耳边吹过,杰森的脸上浮现着前所未有的兴奋。

    食物!

    多种食物的味道,随着夜风钻入了他的鼻中!

    “前菜结束!”

    “正餐开始了!”

    “我要……饱餐一顿!”

    带着发自心底的呐喊,半空中的杰森一蹬楼体,整个人如箭一般射出,他已经看到第一道‘菜’了。

    一颗……

    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