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天明,昂城郊外。

    艾文特走在前面,杰森和阿拉斯并肩而行,艾斯特则是走在最后面。

    jj搏击馆虽然已经开始了修整,但是能够投入使用还需要一周左右,而公寓那里虽然是独门独户,但是根本不适合练习剑术。

    因此之前杰森、阿拉斯对练的郊外就成了最佳的选择。

    “不错。”

    艾文特看着这处远离了人烟,但靠近公路,却又有高大树木、茂密灌木丛遮挡的空地,忍不住的点了点头。

    空地足够的大,不要说三五人,十几个人也能够演练开。

    而有了高大树木、茂密灌木丛的遮挡,也能够放开手脚。

    “谁先来?”

    艾文特目光看向了杰森和艾斯特。

    阿拉斯已经表示自己天赋不行,只能专注一项,等到把徒手搏斗练到满意时,再选择武器的修炼。

    对此,艾文特没有任何的不满,反而是对阿拉斯这个壮硕如熊的姑娘另眼相看。

    他知道专注的重要性。

    一个人如果不专注的话,即使天赋再高,也会一事无成。

    可惜已经和那位珍妮弗女士约定了见面的时间,不然的话,这个壮姑娘也是很好的选择。

    不过,两个人都有着‘乔’的姓氏,说不定有着什么共同之处?

    艾文特忍不住的想着。

    然后,这位剑圣的思维就忍不住的扩散开来。

    艾斯特和那位珍妮弗女士一切顺利的话,生下的第一个孩子就叫‘乔乔’吧。

    艾文特一想到自己很快能够当祖父了,刚刚才在心底升起的一丝遗憾,就变成了满心的期待。

    至于‘乔乔’这个名字?

    既然是儿子和儿媳两人爱的结合,自然要继承两人的名字。

    这有什么不对?

    艾文特理所当然的想着。

    艾文特想什么,杰森、艾斯特能够猜到大概。

    对方的样子实在是太明显了。

    “我还年轻啊,不想这么早结婚……”

    “既然迟早要结婚,还不如早点结。”

    带着这样的嘀咕声,艾斯特先走了出来,艾文特则是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

    “为什么我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一种早死早超生的觉悟?”

    艾斯特叹息着。

    然后,他想到了之前的一位同事。

    “我有个同事就貌似说过这么一句话:前二十年给自己还房贷,后二十年给儿子还房贷,他当时应该就是这样的觉悟了。”

    “不错,算是一个男人的担当。”

    “他现在应该过得很不错吧?”

    艾文特点了点头问道。

    “嗯……怎么说呢,如果纸片人老婆算老婆的话,他过得很幸福。”

    艾斯特沉吟了一下后这样的说道。

    “幸福就好。”

    “虽然没有贯彻自己的想法,但是每个人都有着追求幸福的方式,只要没有伤害到他人,没有违背身为人的底线,那就是好的。”

    艾文特缓缓的说着。

    他没有过多的去评价儿子的那位同事。

    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

    同样的,每个人也应当承担每个人选择的后果。

    不要后悔。

    幸福就好。

    人生不就是这样吗?

    艾文特抬眼看着自己的儿子,他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这样,但是身为他的儿子,注定不会那么简单的过上想要的安稳日子。

    实力是必须的!

    呼!

    艾文特吐了口气,整个人的气息就是一变。

    锋锐的剑意再次出现,但没有冲天而起,而是围绕在艾文特的周围,随着艾文特的心意而动。

    轻松、且游刃有余。

    比之前更强大了!

    杰森双眼一眯。

    做为和艾文特交手过的人,杰森很清楚眼前这个脑子不太好使的老人有多强,但是当时的对方和现在相比,却是差了不止一筹。

    阿拉斯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此刻艾文特的状态。

    她记得她的小时候,她爸爸好像有一次也是这样,然后,大吼着‘我今天站起来了’,接着就被她妈妈一拳打在地上昏迷了好几天。

    想着那快乐的时光,阿拉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艾斯特却没有像杰森、阿拉斯有着额外的想法,在艾文特气息一变的时候,艾斯特就如临大敌般的下意识去摸枪。

    这是艾斯特的本能反应。

    相较于剑,他更相信枪。

    但是等摸到枪柄时,艾斯特马上反应过来,他是在学习剑术。

    立刻,艾斯特松开了摸着枪柄的手,转而握上了长剑。

    手中的长剑是‘圣殿’制式长剑,只不过将属于‘圣殿’的标志抹去了。

    “出剑吧。”

    艾文特说道,身上的气息加重了一分。

    已经手握长剑,准备拔出长剑的艾斯特顿时感觉呼吸一滞。

    他眼前的艾文特消失了。

    只剩下了一柄……‘剑’!

    一柄贯穿天地的剑。

    看着这柄巨大的剑,艾斯特不单单是感受到了那种扑面而来的锋锐感,还有一种极其强烈的渺小感,这样的渺小感让他忍不住的就想把手里的剑扔掉,然后,掉头就跑。

    心底是这样想的,艾斯特也是这样做的。

    他松开了握剑的手,制式长剑径直跌落。

    艾文特看着这一幕,眼底微微泛起了失望。

    果然一上来就这么做,实在是太严苛了吗?

    他没有责怪自己的儿子,更多的是责怪自己。

    如果不是他去追寻所谓的狗屁‘圣剑’,自己的儿子从小跟着他练习剑术的话,根本不会这么脆弱不堪。

    而‘夜枭法庭’也不会变成空壳。

    也不用用这种残酷的做法来让自己的儿子快速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强者。

    艾文特叹息着。

    他准备放弃这种残酷的训练方式,转而使用最基础的方法来教导自己的儿子。

    但就在这个时候,眼前被他气息所震慑的艾斯特,却缓缓的动了,

    没有逃跑。

    没有冲锋。

    只是缓缓的弯腰,抬手去拿刚刚扔下的长剑。

    整个过程十分的缓慢,艾斯特全身的骨头发出阵阵嘎吧、嘎吧的响声,肌肉更是急速的抽动着,汗水几乎是在刹那间就将艾斯特全身打湿了,但是艾斯特伸出的手却没有任何的颤抖,稳固如磐石,那被发梢遮挡的双眼,透露着坚定不移的目光。

    他不能够这么放弃。

    他不能弃剑而逃。

    因为……

    “我是‘剑圣’之子!”

    带着一声心底的呐喊,艾斯特缓慢移动的手掌瞬间抓住了跌落在地的制式长剑,然后——

    锵!

    一声短促的颤鸣。

    长剑出鞘。

    剑刃破空,呼声厉厉。

    剑尖直指,寒芒四射。

    就在这刹那间,艾斯特似乎觉得整个天地都不同了。

    但好像又没有什么不同。

    他疑惑的看向了收敛了气息的艾文特。

    “不错。”

    艾文特笑着看着艾斯特点了点头。

    虽然表面上只是微笑,但是在心底艾文特却是无比的兴奋、欣喜。

    不愧是我儿子!

    继承了我的天赋!

    即使是岁月蹉跎,也无法改变那应有的一切。

    而在那栋艾斯特临时租住的公寓内,被各种仪器围绕着的艾玛,则是在那刹那抽搐了一下,仪器警报声大作,医生们纷纷跑来检查,却根本没有任何的发现,仪器显示一切正常。

    “应该是正常现象。”

    那位‘九头蛇’成员说道。

    做为医术精湛的医生,对方的话自然是受到认可的。

    不过,在所有人都返回工作岗位时,这位‘九头蛇’成员,却小心记录着刚刚发生的一切,然后,将之传递给了周围的同僚。

    他无法判断刚刚发生了什么。

    需要更多的人综合信息。

    毕竟,眼前的小女孩明显受到了利爪大人、审判长大人、副首领和老大人的喜爱,他不敢一丝大意。

    消息发出后,整个‘九头蛇’就行动起来,调查着刚刚昂城发生了什么影响到了艾玛。

    对此,艾斯特完全不知道。

    他此刻背靠着大树,四肢瘫软无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记住刚刚的感觉。”

    “然后,不停的体会、不同的加深印象,直至它变成本能。”

    艾文特嘱咐着自己的儿子。

    “爸爸,刚刚那也算是剑术?”

    喘着粗气的艾斯特则是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拔剑也算剑术?

    剑术不应该是有剑招的吗?

    “当然算!”

    “而且,那是一切的起始。”

    “没有刚刚的刹那,剑术就是一种技巧,有了这个起始,剑术才能够称之为剑术。”

    艾文特神情郑重的说着。

    看着自己儿子若有所思点头的模样,艾文特转身走向了杰森。

    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他相信继承了自己天赋的艾斯特,一定能够快速强大起来。

    反而是眼前的杰森,他需要针对性的教导对方。

    和自己那仿佛一张白纸的儿子不同,眼前的杰森早有了自己的印记。

    他需要做的,就是加深对方的印记,让对方变得更强。

    当然了,在此之前,他需要知道杰森的具体实力。

    “学过剑术吗?”

    艾文特问道。

    “学过。”

    杰森很肯定的说道。

    “很好。”

    “向我出剑。”

    艾文特一点头,然后,与之前一样,锋锐的剑意直接出现。

    但不同的是,这一次锋锐的剑意不单单是出现在艾文特的身上,还笼罩在了杰森的身上。

    可杰森双眼一眯,就好像是完全感觉不到般,径直的冲向了艾文特。

    锋锐的气息出现在了杰森的身上。

    不同于艾文特单纯的锋锐,杰森的锋锐中,带着特有的一往无前的气息。

    不论是刀上火海。

    还是千军万马。

    他都不会后退。

    他都会勇往直前!

    然后……

    手中的长剑高高举起,重重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