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秘密?

    ‘星空传唱之名’?

    老泰笛的话语,令杰森下意识的想道。

    事实上,就如同由杰森猜测的那样,下一刻,这位晨曦.普鲁斯家族的族长就张嘴说道:“我找到了‘星空传唱之名’的重要线索。”

    “这个线索的出现,证明了‘星空传唱之名’是真的存在着的。”

    “里面所拥有的‘超脱’秘密也是真实的。”

    “只要您成为晨曦.普鲁斯家族的重要盟友,我乐意和您分享。”

    说着,老泰笛就看向了杰森,他面容郑重,口吻正式,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发出了邀请。

    “您愿意吗?”

    “不愿意。”

    杰森很干脆的回答道。

    “既然您答应……什么,您说什么?”

    老泰笛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话语出口了一半,才反应了过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杰森。

    “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

    “那是‘星空传唱之名’!”

    “里面有着‘超脱’的秘密!”

    老泰笛的声音忍不住的拔高,另一旁的女糕点师为之侧目。

    杰森则是淡淡的回答道:

    “知道。”

    “知道,您还……”

    情绪激动的老泰笛声音再次拔高,但随即意识到自己失态的这位家主,马上深呼吸了数次,直到情绪平稳下来后,这才目带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我更习惯我们现在的合作关系。”

    “相互各取所需。”

    “盟友?这个关系,有些太过沉重了。”

    杰森半真半假的说道。

    老泰笛看着杰森完全看不出情绪的面容,最终,面色有些难看的摇了摇头。

    “是吗?”

    “看来是我唐突了。”

    “稍后我会将给与您的报酬送到‘看门狗糕点屋’。”

    说完,这位晨曦.普鲁斯家族的族长没有再久留,带着人直接上车离去。

    目送着对方离去,女糕点师莫名的有点高兴。

    绝对不是因为杰森拒绝了老泰笛,从而会和泰笛拉开距离。

    她,就是单纯的为杰森的睿智而感到高兴。

    ‘星空传唱之名’在晨曦.普鲁斯家族中流传了三百年之久,那么多年过去了,经历了这么多代人都没有找到,为什么老泰笛找到了?

    并不是她怀疑老泰笛的能力!

    而是太过巧合了!

    在‘白银联邦’以‘星空传唱之名’为饵,引得‘幽灵小队’出现在新德城,和‘晨曦.普鲁斯家族’暗战连连后,‘晨曦.普鲁斯家族’竟然找到了‘星空传唱之名’的重要线索?

    这怎么看,也都像是‘白银联邦’在布局。

    只是……

    “‘白银联邦’怎么做到的?”

    女糕点师忍不住的轻声自语着。

    “很简单。”

    “利用人心。”

    “人的贪婪,就是最好的攻破点,哪怕明知道是假的,但面对传闻时,谁又能忍住不去参与呢?”

    杰森回答着。

    然后,他话语一顿,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而且,老泰笛成为‘晨曦.普鲁斯家族’族长,真的就没有人反对吗?”

    “你是说……”

    女糕点师悚然一惊。

    “我什么都没说,都是你自己猜到的。”

    杰森说着,就向着草坪一侧走去。

    在那里,爱德华带着小班西和一帮下属赶到了。

    “比预计中的要晚不少。”

    杰森对着爱德华说道。

    顿时,爱德华就幽怨的看着杰森。

    “刚刚街头的爆炸案,是你让吉榭尔报的案吧?”

    “你也知道死了几个人吧?”

    “那些人的身份还是军人,你也知道吧?”

    “所以,我能够在这个时间赶来,已经是拼尽全力了!”

    爱德华嘴里说着,直接冲进了老兵站点。

    小班西则是落后了一步。

    “刚刚‘白银联邦’的军部高层打电话臭骂了队长一顿,认为队长办事不利,他们准备要重新派‘钦差大臣’来新德城。”

    小班西悄悄的说道。

    不过,这样的悄悄话,声音明显有点高了,刚刚冲进站点的爱德华听得一清二楚。

    “班西,如果你不想晚上去刷整个警局的马桶,就给我把嘴闭上,来保护现场。”

    爱德华略显愤怒的声音从房间中响起。

    小班西一吐舌头,马上跑了进去。

    ‘钦差大臣’?

    杰森一皱眉。

    “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布局,要直接插手了吗?”

    “不对。”

    “是时机到了!”

    杰森想到了刚刚老泰笛找到‘星空传唱之名’的重要线索,眉头不由舒展开来。

    他扭过头,发现女糕点师的脸上也带着一丝恍然。

    显然,女糕点师也猜到了。

    不需要更多的解释,就一同找到答案的默契,令两人在对视一秒后,就相视一笑。

    “新德城好像越来越危险了。”

    “杰森,要不我们去旅游吧?”

    “南方很暖和,大海也很漂亮。”

    “海风吹来时,冰镇的椰汁一定很好喝!”

    女糕点师说着,就提议道。

    咕咚。

    杰森吞咽了一口口水。

    但是,理智还在的杰森马上摇了摇头。

    “有些事情,不是躲避,就能够真正避开的。”

    杰森这样的感叹着。

    他最初在‘不夜城’的时候,也是十分崇尚躲避的。

    可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就发现越是躲避,事情就越是糟糕。

    甚至,到了最后,会发展成损失超出最初的十倍之多。

    更加形象点,就是:明明只是躺在床上,举个收音机听着,结果手滑了,收音机朝脸部砸来,你身形敏捷的一翻,躲开了收音机砸脸,可你整个人却从床上滚落。

    而且……

    床,还是双层的。

    你,恰好睡上铺。

    因此,即使女糕点师的提议很是诱人,但是杰森却不会答应。

    不单单是他不愿意躲避。

    还因为此刻他的城市认可度,才刚刚55%。

    报纸上的新闻,经过了两天的发酵,杰森的城市认可度再次攀升。

    但是速度已经逐渐的放缓了。

    人,本就是善忘的。

    他们一直追求新奇、刺激。

    只有源源不断的出现崭新的东西,才能够满足他们的好奇心。

    对此,杰森知道的很清楚。

    所以,他从未放弃侦破各种疑难案件。

    可是随着‘女性连续失踪案’、‘夜幕下的开膛手’和‘吊死者回响’案件侦破后,报纸上的刊载的案件一下子变得稀少起来。

    无疑,新德城并不是‘不夜城’。

    虽然偶尔会有一些混乱,但并不是一直混乱着。

    而这对杰森就是一种另类的考验了。

    思考了片刻后,杰森冲着还在现场勘查的爱德华、小班西打了声招呼,就向着公共马车走去。

    女糕点师马上就追了上去。

    “杰森,我们去哪?”

    女糕点师问道。

    “回‘看门狗糕点屋’。”

    杰森回答道。

    “可是那里现在一定会被记者们围着。”

    “如果被他们看到的话……”

    “等等,我懂了!”

    女糕点师说着,突然右手握拳,锤击了一下左手掌心。

    杰森脚步一顿,扭头看向了女糕点师。

    他有些好奇女糕点师又懂了什么。

    “舆论!”

    “杰森你是想要借助舆论,来让自己……不对,应该是让我更安全。”

    “你可以保护好自己。”

    “而我不行。”

    “所以,你才要返回糕点屋,且带着我去见那些记者。”

    女糕点师说着说着脸色就微微泛红。

    而在她的心底一抹声音再次出现。

    这就是我看上的男人!

    强大、聪明、勇敢!

    ‘我看上的男人’?!

    莫名的心语令本来只是脸颊微红的女糕点师,顿时,变得面色通红,整个人更是变得左右摇摆,脚步踉跄起来。

    “怎么了?”

    杰森一把扶住女糕点师。

    “没、没事。”

    “我就是有点上头。”

    “然后,有点晕。”

    女糕点师说着就抢先一步登上了马车。

    她现在有点不敢面对杰森。

    当然了,更不可能说实话。

    那是她的秘密。

    要说也要等到一个恰当的时候。

    要有蜡烛,得有琴声,还要有食物,最好是她亲手坐的。

    在女糕点师的幻想中,杰森也登上了马车,扫了一眼明显沉浸在自身幻想中的女糕点是,杰森没有打断对方。

    幻想就幻想吧,至少不拆家,不是吗?

    “豌豆角街,‘看门狗糕点屋’。”

    杰森报出了地址。

    “好的。”

    车夫马上一抖缰绳。

    公共马车平稳如初的返回了新德城市中心,拐过了街心公园后,直接进入到了豌豆角街。

    只是在街道尽头,就能够看到一群人蹲守在‘看门狗糕点屋’门前。

    “阁下,需要过去吗?”

    车夫有些犹豫。

    他就是个车夫,今天经历的够多了,不想再出现什么意外。

    “不用,这里就好。”

    杰森掏出了1块3的车费后,拉起女糕点师就走下了马车。

    不得不佩服那些记者的职业素养,就在杰森从马车走下来的下一刻,这些记者们就发现了杰森。

    顿时,一群人举着相机,拿着纸笔就冲了过来。

    咔嚓、咔嚓!

    闪光灯的闪烁中,女糕点师被惊醒了。

    她愕然的发现已经到家门口了。

    同样的,记者们也早已关注到了女糕点师。

    相较于回答时,滴水不漏的杰森,他们更希望这个被杰森牵着手的女子说些什么。

    所以——

    “请问您和杰森阁下是什么关系?”

    “请问您是杰森阁下的女友吗?”

    “请问您和杰森阁下已经同居了吗?”

    一个接着一个问题抛过来,女糕点师当即懵逼了。

    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

    下意识的,女糕点师看向了杰森。

    接触到女糕点师的目光后,杰森改变了最初停下采访的打算,他拽着女糕点师,脚步不停的向前。

    挤出人群,对杰森来说真的很简单。

    一点‘猎食者’气息,就足以让人群散开。

    在记者们骇然的退让中,杰森拽着女糕点师进入了糕点屋。

    砰!

    当房门关上的适合,女糕点师这才长出了口气。

    “真是可怕……”

    女糕点师说着,但是一开口,她就发现,杰森的目光却是看向了柜台一侧。

    顺着杰森的目光,女糕点师一扭头。

    顿时,一道有些肥硕的身躯印入了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