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声音有些尖锐,显得刺耳。

    杰森扭过头,就看到了一个带着两个随从的女生。

    女生穿着圣芒戈学院的校服,面容一般,颧骨高耸,三角眼,这个时候正死死的盯着泰笛,而对方身后的两个随从,则是人高马大,即使穿着西服也无法遮掩那种虬结的肌肉,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生人勿进的气息。

    很明显,这两个随从是充当着保镖的职能。

    而且,十分合格。

    至少,杰森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两人拥有着超出普通人的凌厉气息。

    同样的,两个保镖也能察觉到杰森的不凡。

    两人紧紧盯着杰森。

    杰森那种淡然的打量,令两人压力倍增。

    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将手放在了腰间。

    “你们要干什么?”

    爱德华抱着肩膀走了过来,直接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

    两个保镖看到爱德华手中的警官证,脸色再次一变。

    两人互视了一眼,将手放下后,其中一人上前一步,低声示意着前面面容刻薄的女生。

    面容刻薄的女生先是一皱眉。

    不过,随即就恢复了那种不屑。

    “既然您是爱德华副局长?”

    “那你就是那个报纸上说的杰森了?”

    “不知道杰森老师擅长什么,怎么成为学生会指导老师的?”

    面容刻薄的女生从女学生会长身上收回了愤恨的目光,转头看向了杰森。

    杰森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其中淡淡的恨意。

    而他是第一次见到对方。

    毫无疑问,对方是将对女学生会长的愤恨,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至于为什么?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

    争斗或因为利益,或因为理念不同而起。

    又或者两者皆有。

    并不因环境因素而改变,也不会因为人的数量而改变,这样的争斗持之不渝的出现在任何人为复数的环境中。

    眼前的女生和女学生会长有着争斗。

    他?

    自然是被牵连进来

    女糕点师小跑到身边,低声解释起来:

    “她是安德玛家的小女儿,曾经和泰笛竞选学生会长,然后,以极大的票数落选,接着,她就时不时的来找泰笛的麻烦。”

    “小心一点,这个人很阴险。”

    女糕点师提醒着杰森。

    杰森很不想要介入两个小女生的争斗。

    但是,他已经是学生会的指导老师了。

    这样的介入自然是免不了的。

    辞去职务?

    加餐!

    吃不到由圣芒戈学院烹饪老师做得加餐怎么办?

    还有薪水!

    他需要用薪水来支付女糕点师房租和偶尔的饭钱。

    因此,杰森点头后,就看着这个面容刻薄的女生,回答道:“格斗、射击、马术和烹饪。”

    这是之前杰森向着你女学生会长说明自己擅长的。

    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改变。

    “哦?”

    “我还以为是破案呐。”

    “毕竟,您因为破案能力上过报纸,而其他的?”

    “我并不知道。”

    面容刻薄的安德玛嘴里的话语有着尊称,但是语气却是越发的刻薄,她这样的话语,令学生会成员们纷纷皱起了眉头。

    “安德玛,这里是学生会的训练场地。”

    “请你离开。”

    女学生会长呵斥着,没有留任何的情面。

    她们已经争斗了数次,根本用不着留所谓的情面。

    “离开?”

    “我当然会离开。”

    “不过,在离开前,我需要确定你是否有滥用职权。”

    说着,面容刻薄的安德玛一指杰森。

    “他,我怀疑他成为学生会指导老师的能力!”

    “除非他证明他能胜任他所说的格斗、射击、马术和烹饪。”

    “不然……”

    “我会选择直接向院长提出异议。”

    安德玛寸步不让。

    “我泰笛行事何须向你证明?”

    “想去院长那里提出异议,你去就好了。”

    “我相信我的叔叔会给与我公正的对待。”

    女学生会长回答道。

    “就算你的叔叔是院长又怎么样?”

    “圣芒戈学院有董事会,我安德玛家也有一席之地。”

    安德玛仿佛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就变得气急败坏起来。

    “安德玛一直认为她竞选输给泰笛,是因为泰笛的叔叔是圣芒戈的院长——可是她从没有想过她那种盛气凌人的模样,怎么可能会有人选她。”

    女糕点师低声说着。

    而这个时候,安德玛仿佛是失去了理智一般。

    直接脱下了自己的手套,狠狠的砸在了女学生会长的面前。

    “决斗!”

    “我要和你决斗!”

    安德玛咆哮着。

    “呵。”

    “新德城法规,禁止决斗。”

    泰笛轻笑了一声。

    “懦夫!”

    安德玛恶狠狠的盯着泰笛,然后,似乎是发泄一般,冲着杰森吼道:“你也一样,依靠她获得了教师的资格,一辈子也别想获得圣芒戈真正的认可,你将永远看着别人在1号、15号和30号获得奖励,而你只能是被人指指点点。”

    说完,安德玛转身就准备离开。

    “等等。”

    “你说的1号、15号和30号获得得奖励是加餐吗?”

    杰森突然开口道。

    “加餐?”

    “那只是微不足道的,真正的是……”

    “你想要我怎么证明?”

    安德玛还想要说些什么,直接就被杰森打断了。

    这位面容刻薄的女生一愣,随后就笑了起来。

    “我不需要你印证格斗、射击、马术和烹饪四项。”

    “你只需要印证其中的一项就可以。”

    “如果有胆子的话,就去第二竞技场吧!”

    安德玛这一次没有再停留,转身就走。

    杰森扭头看向了女学生会长。

    “第二竞技场在哪?”

    “在老校区。”

    “不过,杰森老师……”

    “带路。”

    杰森打断了女学生会长的话语,很干脆的说道。

    一次印证而已。

    哪有加餐重要。

    看着坚定的杰森,女学生会长皱了皱眉,最终,选择了妥协。

    她示意杰森跟她来。

    女糕点师、爱德华自然跟上。

    那些学生会的成员也全都跟了上来。

    他们穿过了马场,向着圣芒戈学院的深处而去。

    大约走了20分钟,穿过一片松林后,一个硕大的深坑出现了。

    “这里就是第二竞技场。”

    女学生会长说道。

    杰森看向这个所谓的‘第二竞技场’,眼前的这个深坑不像是专门修建的,倒像是经过了某种改造、休整。

    因为,在深坑的底部,杰森看到了残余的只有长在湖底的水草。

    虽然干涸了。

    但杰森可以确认,那确实是水草。

    “以前是湖吗?”

    “将湖水排干,然后建成了所谓的‘第二竞技场’?”

    “可以排干湖水,为什么不重新建造一个?”

    杰森想道。

    以当前副本世界的科技程度,想要排干这么大的一个湖泊内的水,可不是什么小工程。

    需要的花费更是庞大。

    有着这样的花费,远不如重新建造。

    一边思考着,杰森一边继续打量周围。

    不同于之前的植被茂密,这里没有一丁点儿植物,四周都是用黄土夯实的地面,十分的简陋。

    一行人来时的方向是第二竞技场的正上方,能够清晰的看到下方的情景。

    四方石铺成的地面,结实牢固,一个硕大的、罩着黑色布匹的笼子放在竞技场的正中央。

    嘶吼声从笼子里响起。

    之前安德玛家的刻薄小姐带着一名随从正站竞技场的另外一边。

    在看到走来的杰森后,对方马上说道:

    “你要选印证哪一项?”

    “不论你印证哪一项,都和下面的东西有关。”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放弃。”

    一抹恶意的笑容出现在对方的脸上。

    随后,对方挥了挥手。

    站在竞技场内的另外一名随从马上扯下了黑色的布。

    顿时,更大的嘶吼声伴随着惊呼声响起。

    “熊!”

    “是熊!”

    “安德玛你太过分了!”

    “人怎么打得过熊?”

    学生会成员纷纷出声指责安德玛。

    这位刻薄的小姐却是冷笑出声。

    “人打不过熊?”

    “那只能证明他太弱了!”

    “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成为学生会的指导老师?”

    “而且……”

    “我又没说是赤手空拳?”

    “杰森老师不是擅长射击吗?”

    “他可以用枪的!”

    安德玛说着再次冷哼了一声。

    这样的态度令学生会成员大为恼怒。

    即使是好脾气的女糕点师也是一皱眉。

    爱德华更是怒视对方。

    他很清楚,普通小口径的枪对于熊来说,并不是致命的,反而会激怒熊,面对一头受伤到发狂的熊,任何人恐怕都会被撕碎!

    尤其是眼前的熊。

    体型硕大。

    即使是关在牢笼中也没有一点收敛,相反,越发的狂暴。

    “杰森,你……”

    爱德华下意识的提醒着好友。

    但是,一转身才发现,刚刚还在身边的好友,早就不在了。

    “看下边!”

    一个学生会的学生惊呼道。

    众人看去。

    只见杰森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下面的竞技场内。

    那个随从见到杰森出现,就扭头看向了自己服务的对象。

    安德玛家的小女儿脸上浮现了一抹残忍,毫不犹豫的一挥手。

    立刻,那个随从就向上的通道跑去。

    他的手中拽着一根绳子。

    当他跑进通道,关上门的刹那,一拽绳子。

    哐当!

    锁住笼子的插销,就这么的被拽落在地。

    吼!

    笼中的黑熊撞开了没有插销的栅栏,直接冲出了囚笼。

    重获自由的它,本能的它发出了咆哮。

    然后,就要下意识的冲向杰森。

    只是,当它距离稍近,抬起头时,它就看到了一双饥饿的、满是压迫感的眼睛……

    莫名的,它心中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