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塞西尔死了。

    死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整个人犹如气球一般膨胀,然后——

    砰!

    就那么炸裂开来。

    血肉飞洒,溅满了整个香肠街。

    而在塞西尔死亡前,刚刚从汉尼拔的诊所离开。

    坐在老式汽车的后排,杰森、爱德华听着小班西的讲述,杰森的表情很是玩味,而爱德华的表情瞬间变得凝重。

    又是汉尼拔!

    再一次的,这位心理医生的身影出现在了爱德华的视野中。

    “这家伙不会是什么变态杀人狂魔吧?”

    开车的小班西猜测着。

    “应该不会。”

    “他有着相当的身份、地位。”

    “而且,运作的慈善基金也是真正的在做着好事。”

    爱德华摇了摇头,但是语气却不是那么肯定。

    他可没有忘记小戴维德。

    对方同样出身不凡,拥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身份、地位。

    但是对方做了什么?

    称之为混蛋都不为过。

    然后,下意识的,这位特别行动组的组长,就看向了保持沉默的杰森。

    “杰森,你有什么想法吗?”

    杰森数次惊艳的表现,早已折服了爱德华。

    他很乐意听听杰森的意见。

    “你说……”

    “这位汉尼拔医生会不会和‘幽灵小队’有关?”

    杰森说着。

    之前达达丝购买所谓的‘龙蛋’时,汉尼拔出现了。

    这样的出现,杰森并不认为是巧合。

    毕竟,杰森不相信汉尼拔那样的人会主动去菜市场,对方给他的感觉更像是自己开垦一块地,自给自足的那种。

    如果不是巧合,汉尼拔是特意去的。

    那自然是是和‘幽灵小队’相关的。

    那些东西就是‘幽灵小队’交给汉尼拔的。

    还有!

    更重要的是……

    那些东西会是‘食物’吗?

    杰森联想着,然后,唾液开始忍不住的分泌旺盛起来。

    爱德华则是听了杰森的话语后,陷入了沉思。

    以迈卡的性格,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拥有汉尼拔这样一位既有着人脉,又有着金钱的合作者,对方绝对是十分乐意的。

    只是……

    汉尼拔为什么选择和迈卡合作?

    迈卡又有什么令汉尼拔这样的人所期望的东西?

    或者,汉尼拔希望借用迈卡的手除去一些人?

    爱德华想着想着,眉头就紧皱起来。

    “加速,快点。”

    爱德华一拍驾驶座。

    “明白。”

    小班西一点头,立刻,将油门踩到了底。

    顿时,飞驰的车子,越发的快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当杰森三人赶到香肠街的时候,依旧是傍晚时分了。

    夕阳西下。

    如血般的阳光,散在了街道上。

    香肠街早已经被戒严。

    几十个警员在街道上奔波。

    他们在捡去塞西尔的尸体碎肉。

    被阻挡在外的记者们,则是纷纷盯着这里,时不时的就按动一下快门。

    他们虽然无法进入,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工作。

    一张张照片,一份份记录不停的传回了报社。

    而在小班西驾驶的车出现时,立刻吸引了这些记者的目光,在看到杰森推门下车时,闪光灯立刻不停的闪烁。

    对于杰森,他们可不陌生了。

    对抗武装分子的英雄。

    艾美达餐厅凶案的侦破者。

    这样的事件,足以让他们熟悉杰森。

    而现在,杰森出现在这里,立刻就让这些记者宛如是闻到血腥味的鲨鱼,疯狂的向着杰森涌来。

    “杰森先生,您是来侦破塞西尔局长被谋杀的案件吗?”

    “杰森先生,对于戴维德议员遇刺,您有什么看法?”

    “杰森先生,听说您已经任职警局特别行动小组的顾问?”

    ……

    涌来的记者,一个接着一个询问着杰森。

    那话语就好像是机关枪一样,哒哒的不停。

    铭记【城市认可度】的杰森,就这么站的笔直,仍由这些记者拍照。

    当闪光灯停歇后,他才开口一一回答道:

    “我刚来现场,还无法确定塞西尔局长的案件。”

    “我对戴维德议员的遇刺,表示遗憾。”

    “你们的消息很灵通,我现在是特别行动组的顾问。”

    杰森的配合令这些记者越发的兴奋了。

    除去在记者发布会上,他们很少会遇到这样配合的人。

    大部分的人,要不是避而不谈,要不就是粗暴的推开镜头。

    “您对眼前的案件怎么看?”

    “您知道塞西尔局长为什么会爆炸吗?”

    “这是一种新式武器吗?”

    “还是巫术?”

    “您认为‘神秘’真的存在吗?”

    记者们纷纷抢问着。

    而杰森始终保持着淡然的模样。

    他再一次的等待这些记者的问话停歇。

    “把奇怪和神秘混为一谈是错误的,最最平常的犯罪往往却是最神秘莫测的,因为它没有奇特之处作为推理判断的依据。”

    “而且……”

    “真想只有一个!”

    说完,杰森不再给这些记者开口的机会,径直向前走去。

    微微散发出的猎食者气息,令这些记者下意识的让开了一条道路。

    看着那走过的宽厚、高大的背影,这些记者再次按动了快门。

    闪光灯又一次的闪烁起来。

    而老道的记者则是看向了杰森来时乘坐的车子。

    看着车胎上不属于城区的泥土,这些老道的记者立刻对着身边的助手,低声说道:“去查查看,杰森先生是从哪里来的。”

    这些助手纷纷点头。

    然后,快速的行动起来。

    记者的嗅觉,有的时候并不会弱于警探。

    只不过,思考的方向并不同罢了。

    杰森走在前面。

    爱德华与杰森并肩而行,小班西跟在后面。

    “杰森你竟然能够应付那群家伙!”

    爱德华很是佩服的说道。

    身后的,小班西也是这样。

    “他们问话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是在被审问一样。”

    “明明我什么都没做。”

    “他们却早已给出了答案。”

    “似乎就是我做的一样。”

    “真是……可怕。”

    小班西似乎是有着更深的体会,脸上浮现着一抹心有余悸的神情。

    “坦然是你唯一的应对方式。”

    杰森这样说着,停下了脚步。

    眼前是一栋典型的两层半建筑,既有着花园,也有着露台,墙壁色彩明亮,窗户干净。

    在入口,黑色铁栅栏的左侧墙柱上挂着一个小小的牌子:《汉尼拔心理诊所》。

    此刻的门并没有关闭。

    不单单是院门,房门也是开启着。

    两个警员正在走廊处,询问着汉尼拔。

    不同于上次见面时的西装革履,此时的汉尼拔穿着浅绿色条纹衫,腰间系着一个纯白的围裙,在应付警员的询问时,看到了出现在门口的杰森。

    顿时,这位心理医生露出了一个满是惊喜的笑容。

    “晚上好,杰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