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从远处看,布玛镇安静、祥和。

    但是距离近了之后,却是安静到诡异。

    没有一丁点儿的声音。

    既没有虫鸣,也没有狗叫,本该守在镇子门口的治安员也没有。

    彼得斯当即就停下了马车。

    他一手握紧了剑柄,一手敲了敲车厢。

    咚、咚咚。

    在彼得斯敲响第一声的时候,杰森已经推开车厢门走了下来,而在更早的时候,他已经细细的闻过了周围。

    没有任何食物的气息。

    再看着安静到无比的镇子,些许不安立刻从杰森心底升起。

    这种感觉让他本能的想到了第一次站在‘月亮面具’门前,即将推开门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杰森就问道:“还有其它的选择吗?”

    “有!”

    “距离布玛镇大约20里,还有一个村落。”

    彼得斯很肯定的说道。

    “去那个村落休整。”

    杰森说完,就登上了马车。

    接着,彼得斯调转马车,就向着那个村落而去。

    而就在杰森的马车离开后,他们离去时留在地上车轮、马蹄的痕迹却消失了。

    就好似是一个无形的人,将这些都清扫了一样。

    ……

    时间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一队二十人的队伍突然出现在了布玛镇远处,他们身穿统一的红色制服,带着黑色的帽子,白色的长腿与黑色的靴子。

    所骑乘着的每一匹战马都高大、挺拔,四肢修长,奔跑起来更是迅捷无比。

    从远处到来到布玛镇仅仅是四五个呼吸。

    而且,当停下时,每一个人都是整齐划一。

    “队长,痕迹到这里消失了。”

    其中一人蹲下身在地上细细寻找后,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诡异的布玛镇。

    “呵,装神弄鬼罢了。”

    “神秘侧有太多这样的手法了。”

    “更不用说是‘猫洞’的继承人了。”

    “不过,他也就会这样的小把戏了,真正战斗的秘术,我们远比他会的多!”

    “他?”

    “不堪一击!”

    领头的那人冷笑了一声,然后,一挥手。

    顿时,整支队伍就冲了进去。

    那位信心满满的领头人也不例外。

    不过,当战马冲入到布玛镇后,马蹄的声音却消失了。

    就连镇子外留下的马蹄印记,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不单单是附近,而是他们一路行来的马蹄印记。

    似乎,他们就从未来过一般。

    又或者说……

    他们根本不存在过。

    ……

    陶尔市,废墟。

    经过了一整天的清理,终于在废墟中找到了陶尔‘暗守者’们的残余。

    没有任何完整的尸体。

    爆炸中心产生的能量,直接撕碎了他们。

    事实上,这也就是‘暗守者’们,如果是普通人,恐怕就是尸骨无存了。

    依靠着神秘侧的一些手段来确认了所有‘暗守者’的身份后,副官面容严肃的走进了临时搭建的帐篷中。

    帐篷内,一身浅色骑士服,穿着马靴,手里拿着几封密信的马洛尔男爵正在认真的阅读着。

    做为这次陶尔市突发事件的负责人,这位马洛尔男爵的年纪并不大,三十岁出头,面容成熟、俊朗,尤其是认真时,双眼更是有神。

    副官没有出声,而是静静等待着。

    直到马洛尔将所有信件都放下后,这才将报告递了上去。

    “包括克洛宁在内的所有人都全军覆没?!”

    看着这份报告,即使马洛尔男爵心底早有了准备,也依旧眉头紧锁。

    因为,他很清楚,损失了一整队‘暗守者’代表的是什么。

    不说每一个‘暗守者’本身都是极有天赋之人,且都是无数资源堆砌出来的,单单只是这些人身后所代表的势力、组织,就足以让人头痛了。

    旧时代的流派早已消失。

    但,新的势力、组织也已经建立。

    就如同他这个‘新贵族’一样。

    他们都是上次战争的获利者。

    而他更加的幸运。

    他,继承自己父亲的‘战利品’,从而成为了新贵族中的男爵。

    思考着这次任务所代表的意义。

    谋划着其中最大的利益,这位男爵缓缓开口了。

    “1,加大力度搜捕‘复兴会’的成员。”

    “2,验证‘吹笛者’是真是假。”

    “3,封锁这里的一切消息,那些逃出来的人,全部处理掉。”

    平和的口吻,说着无比残酷的事情。

    副官却是根本没有意外。

    他很清楚,自己长官的行事风格。

    “是,长官。”

    副官躬身应是后,转身离开了帐篷。

    这位男爵再次坐到了椅子中,又一次的拿起了桌上的密信。

    这些密信来自杰丹伦。

    上面有着关于彼得斯最近数年的详细记录。

    如果不是十几个目击者确凿的证词,这位男爵根本不相信‘猫洞’的继承人竟然选择做了车夫,从而派人联络杰丹伦的密探。

    而现在?

    这位男爵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看着密信上‘猫洞’继承人成为一个‘狮鹫营地’毕业生的车夫,前往‘汉斯’海港的信息,这位男爵不由一笑。

    那个‘狮鹫营地’的毕业生根本无关轻重。

    虽然是‘狮鹫营地’,但也就是杰丹伦那样的小地方,并不是歌尔赛的‘狮鹫营地’。

    他需要的是‘猫洞’继承人。

    那个被不少联邦内大人物惦记的家伙。

    他已经派出了一队亲信去抓捕对方。

    只要抓住对方,或者带回对方的尸体,就足以让他在新贵族中备受瞩目。

    说不定爵位还能再升一级。

    马洛尔子爵阁下?

    不,马洛尔子爵大人!

    真是不错的称呼。

    想到光明的前途,这位男爵翘起的嘴角,有了更大的弧度。

    但下一刻,这位男爵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他的脸色变得极其苍白。

    然后……

    噗!

    一口鲜血就这么喷了出来。

    但是,马洛尔男爵根本顾不上擦拭鲜血,他低下头就要扭动左手食指上的戒指。

    这是和他亲信们联络的戒指。

    他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一人死亡。

    可就在他手指刚要触碰到戒指的时候——

    噗噗噗!

    一连十九口鲜血,就不受控制的喷出。

    如果说之前这位男爵面色苍白的话,这个时候就是宛如死人一般的面色了。

    而且,他再也坐不稳了。

    就这么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门外执勤的卫兵听到异响,马上就冲了进来。

    下一刻——

    “快来人,男爵大人昏倒了。”

    接着!

    “快来人啊!”

    “男爵大人好像……”

    “死了!”

    顿时,营地大乱。

    而这个时候,杰森恰好的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