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冲锋!

    依然是那未曾完全掌握的残缺版本冲锋。

    虽然杰森只能发不能收,但是在这个时候,杰森根本顾不上这些了,他需要的是极快离开艾舍街。

    踏踏踏!

    靴子与地面的剧烈踩踏中,杰森的身躯带着一阵狂风,几乎是瞬间就来到了街口。

    但这个时候,那操纵或者说是演奏着旋律的存在,终于回过了神。

    愤怒!

    那是一种被戏耍后,恼羞成怒的愤怒!

    可以说是真正意义彻底的愤怒,因此,当旋律再次响起的时候,比之前还要高出一分。

    冲锋中的杰森就觉得思维再次凝固。

    刚刚,杰森已经有过一次这样的遭遇。

    而再次遭遇时,他还是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甚至,要更加的糟糕一些。

    因为,被终止的‘冲锋’!

    血液从沸腾到静止,几乎是瞬间完成了从极动到极静。

    突突突,杰森的太阳穴不停的跳动,心脏更是跳动迅速,宛如马达一般,然后,达到极限后直接炸裂!

    提示出现了——

    【遭受致命攻击……】

    【消耗饱食度进行治疗……】

    【消耗3点饱食度!】

    【完成彻底治疗!】

    ……

    眼前的文字再次的闪烁起来。

    随着文字的闪烁,刚刚气血翻腾不休,心脏炸裂的杰森,再次的活了过来。

    所有的不适,在这一刻消失。

    不过,旋律依旧演奏着。

    看着还剩余2点的饱食度,感受着思维即将再次凝固后,有些抵触生吃的杰森再也顾不上这些旁枝末节了,直接张嘴就咬在了怀中的大知了上。

    一股顺滑,略带甜味的汁液直接灌进了杰森的嘴里。

    下意识的,杰森开始吞咽起来。

    似乎……

    生吃的味道,也挺好?

    而被吸取着汁液的大知了,迅速的干瘪下来。

    更多的文字在杰森眼前出现。

    【吞食梦魇虫(成熟)】

    【体力精力超额恢复!】

    【饱食度+25】

    【饱食度:27】

    【食之兴奋+1】

    【食之兴奋:3】

    ……

    没有等杰森细看,他的思维就真正的凝固。

    思维凝固,身躯僵直,杰森生命气息全无。

    又一次的死亡如约而至。

    就如同又一次的‘复活’一般。

    下一刻,杰森活了过来。

    他继续迈步向前。

    可当他脚步落下的刹那,死亡又一次降临了。

    然后,又活了过来。

    死亡与复生,不断循环反复。

    宛如一体两面的孪生双子。

    但更像是……

    一条衔尾之蛇。

    丝丝诡异,因为生与死不断的转变,开始隐隐而现

    很细微。

    杰森超过常人三倍多的感知,根本无法察觉。

    但是,演奏者察觉了。

    对方马上变得焦急。

    对方不想被盯上。

    也不想杰森逃走。

    下一刻!

    美妙的旋律变了。

    变得高亢而尖锐。

    原本还能够移动两三步才会面临死亡的杰森,在这个时候就好像是老式录像带内卡带的男主角般,一动一顿,一顿又一动。

    每一次都是死亡与复生的转换。

    杰森距离走出艾舍街只剩下一步之遥。

    但这一步,却宛如天堑般,难以跨越。

    杰森死得更快了,刚刚恢复到两位数的饱食度,开始直线下降。

    看着即将告罄的饱食度,杰森抬手伸向了装有幼生期【梦魇虫】的口袋。

    就在杰森准备补充饱食度的时候。

    那旋律停下了。

    不是消失!

    只是针对他的那部分没有了!

    再次的,旋律变得优美、动听,似乎还带着丝丝安眠的作用,杰森仅仅是略微听了一点儿,就感觉自己昏昏沉沉的想要睡去。

    重重的掐了一下手臂,杰森驱逐着睡意。

    清醒过来的杰森低头扫了一眼已经站在了艾舍街外的脚步,转身就向着城外跑去。

    他的鼻中依旧有着淡淡的香味从身后传来。

    可杰森却是没有再去寻找的意思。

    因为,他能够感觉到一种令他颤栗的存在,正在向这里投来目光。

    那种压力,杰森体会过。

    在洛德。

    在豌豆街。

    他体会过类似的压力。

    所以,他很清楚,此刻应该怎么办。

    奔跑中,扫了一眼在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就彻底归零的饱食度,杰森冰球面具下的面容,闪过了一抹心有余悸。

    但在看到达到了3的‘食之兴奋’,杰森确认为是值得的。

    更何况,饱食度还有!

    一摸装在口袋内的五只幼生期的【梦魇虫】,杰森奔跑的速度更快了。

    随后,他就看到了尸体。

    堆积在城门附近,身披灰黑色斗篷的尸体。

    一共五具。

    斗篷下的面容年纪不一,但都充斥着愕然。

    伤口只有一处:咽喉!

    切口平滑、准确,没有深一分、也没有浅一分,刚刚好割破了大动脉。

    “彼得斯吗?”

    杰森的目光对那些伤口一扫而过后,身形没有任何的停留。

    他看过彼得斯的那柄短剑,十分符合这样的伤口。

    而当他再次看到持剑站立在城门外的彼得斯时,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在彼得斯的周围,还倒着两个类似‘复兴会’装扮的人。

    更远的地方,诸多人在奔跑、逃命。

    那些都是刚刚逃过一劫的人。

    “杰森先生。”

    没有任何的多言,彼得斯拉开了车门。

    杰森径直登上了马车。

    随后——

    啪!

    在鞭子的挥舞下,马车疾驰而去。

    就在马车冲上一个山坡时,地面突然一颤。

    轰!

    沉闷的响声,宛如地震。

    然后,一道白色的光幕从天而降。

    一个模糊的吹着笛子的人出现在那光幕中,无数的人聚集在对方身边,那美妙的旋律又一次的传入了杰森、彼得斯的耳中。

    只不过,这一次,美妙的旋律虽然动听,但却没有了致命的吸引力。

    可那只是对杰森、彼得斯而言。

    对于那些聚拢在吹笛人身边的人而言,他们早已为之沉迷。

    以至于,当那身影模糊的吹笛人转身离去时,这些人不管不顾的跟了上去。

    他们在光幕上越走越远。

    身影越来越小。

    最终,消失不见。

    那光幕也越变越淡,宛如雾气即将消散。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模糊的吹笛人再次出现了。

    以无比巨大的形象。

    对方整个身躯充斥在光幕上。

    然后,

    微微低下头,注视着……杰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