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人生咨询!

    当一个面容普通、身材普通的中年人,突然对你‘喵’的一声,你会怎么办?

    1,视而不见。

    2,怒目相视。

    3,欣喜若狂。

    ……

    杰森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宽刃短柄砍刀,他以莫大的意志力才强忍住没有将手中的刀挥出。

    但是,胸口却是一阵阵的发闷。

    头有点晕。

    胃里有点恶心。

    嘴里还想吃点酸的。

    亡者丹妮斯则是直接窜到了杰森的身后,露出双眼惊恐的看着彼得斯,一副看到变态的模样,嘴里还在不停的嘀咕着:“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吗?太可怕了!”

    彼得斯身形一僵。

    随即对丹妮斯怒目而视。

    但马上的,中年车夫就收回了看向废柴亡者的目光,而是专注与杰森。

    看着面无表情的杰森。

    彼得斯心底一阵失望。

    是我猜错了吗?

    是啊。

    早就应该消逝的,又怎么会存在?

    现在还有谁记得这些?

    中年车夫自嘲的一笑后,冲着杰森郑重的说道:“抱歉,因为一些误会,刚刚失礼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确认对方身上没有任何诡异或惊喜的变化后,杰森点了点头。

    “马上。”

    杰森说着,就开始将锅内的汤汁倒入牛皮袋。

    而直到这个时候,杰森才突然记起。

    他,忘做肉干了!

    一定是时间太急!

    我一时心急才遗忘的!

    而且……

    不是还有汤汁吗?

    杰森立刻告知着自己,倒汤的手越发的稳健了,没有一点遗漏在外。

    “你要这些汤汁干什么?”

    丹妮斯好奇的问道。

    “这是‘圣水’。”

    “驱魔仪式必不可少的。”

    杰森认真的说道。

    亡者少女面容一僵,然后就露出一副‘我读书少你就想骗我’的神情。

    杰森没有再解释。

    直到马车再次出发,杰森都保持着沉默,而丹妮斯也变得静悄悄的,不再说话。

    因为,卡尔镇到了。

    在夜幕下,亮着灯光的建筑,星星点点,宛如是指路的明灯。

    镇门口有着治安员巡逻,在彼得斯出示了‘德林车行’和自己的证件后,获得了通行许可。

    “如果要住店,可以去翡翠旅……”

    “算了。”

    “那里发生了些事情,你们如果住宿的话,可以去借宿。”

    领头的治安官就如同往日一般介绍着镇子上的旅店,可是话语才出口了一半,就想到了什么的治安官,只能是微微摇头。

    而杰森敏锐的注意到丹妮斯在听到‘翡翠’一词时,身形颤抖。

    是家吗?

    杰森猜测着。

    丹妮斯则是深呼吸了数次后,对着车夫说道。

    “请直行,然后第一个路口右拐,20米后靠边停。”

    彼得斯没有回答。

    马车则按照着丹妮斯所说的方向前进着。

    哒、哒哒。

    车轮与碎石路面的碰撞,发出了特有的脆响。

    当响声消失的时候,马车已经停在了翡翠旅店的门口。

    这是一栋三层建筑,门前有着一片草坪,虽然进入了秋天,草坪早已泛黄,但是在主人精心的打理下,却并不显得荒芜,反而是有一种生机深潜,蓄势勃发的感觉。

    丹妮斯坐在马车里,呆呆的看着草坪,看着远处的旅店。

    草坪是它打理的。

    原本它还期望春天看到草坪再次发芽的模样。

    而现在?

    它也要埋进土里了。

    要不将这片草坪移植到我的坟头?

    亡者少女尽量用自己的方式让自己变得开心一点。

    但……

    无用。

    它看着远处熟悉的旅店,眼中有着渴望,但更多的却是……胆怯。

    “你说……”

    “我适合回去吗?”

    丹妮斯问着杰森。

    声音不自觉的带着颤抖。

    杰森看着丹妮斯,没有开口。

    他不习惯给别人建议。

    也不认为自己有资格给别人建议。

    毕竟,每个人的选择,都需要每个人承担后果。

    在杰森的注视下,丹妮斯低下头,然后,拼尽全力的想要露出一个微笑。

    可惜……

    那笑容实在是难看。

    “我知道了!”

    “亡者就要有亡者的觉悟,我……”

    丹妮斯顶着那个难看的笑容,想要表达自己的立场,而这个时候,旅店的门开了,一个中年穿着布裙的女人走了出来。

    借着灯光,杰森能够看到对方与丹妮斯三分相似的容貌。

    对方双眼泛红,面带悲切。

    来到马车面前时,露出了和丹妮斯一模一样难看的笑容。

    “很抱歉。”

    “家里有一些事情。”

    “我们暂时不营业了。”

    对方这样的说着,就表示歉意的一欠身。

    看着眼前的母亲,丹妮斯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把就推开了车门。

    “妈……”

    它呼喊着,就要冲下去。

    但在这个时候,它突然记起了自己亡者的身份。

    它的母亲见到这样的它会是什么反应?

    胆怯又一次出现了。

    可车门已经推开。

    它的母亲抬头就能够看到它。

    它拼尽全力的想要躲藏。

    然后……

    它发现它的身躯变得虚无了。

    常人无法注视到的虚无。

    但杰森注意到了,超过常人两倍多的感知,足以让杰森注意到丹妮斯的异样。

    “隐身?”

    “不!”

    “好像是类似隐身又像是躲藏的能力。”

    杰森注视着丹妮斯静止后,变得若隐若现的模样,但马上的,他就不得不转移注意力了。

    因为,丹妮斯的母亲抬起头正看向他。

    “你刚才……”

    “我是丹妮斯的朋友。”

    “我看到了报纸。”

    “我来祭奠吊唁。”

    杰森打断了丹妮斯母亲的话语,一本正经的说道。

    “丹妮斯的朋友?!”

    丹妮斯的母亲惊讶的看着已经从马车中走下来的杰森。

    身材高大、健壮,面容坚毅、成熟,衣着得体,她很难相信自己的傻女儿会有这样的朋友。

    “请跟我来。”

    丹妮斯的母亲说道。

    然后,径直带路。

    旅馆内,已经布置出了一个灵堂,一位年纪与丹妮斯母亲相反的男人正端坐在灵堂内,在他的身边有着两个少年。

    眉宇间的相似,应该是丹妮斯的父亲和兄弟。

    看到走进来的杰森,一家人很惊讶,尤其是在听到杰森是丹妮斯的朋友,前来吊唁后,那位父亲更是很直接的说道:“我那个好吃懒做、不求上进、整天熬夜、不会早起、三餐颠倒、笨手笨脚的女儿竟然会有你这样稳重、正直、可靠的朋友,真是她的荣幸。”

    对于这样直接的话语,杰森认为说的……

    很对!

    所以,坦然接受。

    然后,就在杰森准备完成吊唁流程时——

    咚!

    咚!

    咚!

    一下又一下的敲击声突然响起。

    那声音是来自……

    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