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杰森一声跑,塔尼尔想也不想,跟着就跑。

    邦迪、芬奇等反应稍微慢了一拍,但也不会犹豫。

    数次危险的经历,早已让他们相信杰森。

    但周围神秘侧的人士们,却没有。

    他们看着奔跑的杰森一行,面带犹豫。

    不过,其中一些谨慎的,也选择了后撤。

    而就在这个时候!

    骨碌碌!

    一颗又一颗的圆形物,从豌豆街狭窄的街道上,翻滚下来。

    感知敏锐的神秘侧人士一眼就看清楚了那是什么。

    头颅!

    全都是头颅!

    刚刚冲进去的‘雇佣军’的头颅!

    他们全军覆没了?

    当即,这些感知敏锐的神秘侧人士脸色就是一变,转身就走。

    剩下的神秘侧人士虽然看不太清,但扑面而来的血腥味,也让他们有所猜测。

    这一次,他们没有犹豫了。

    可,

    有些太晚了。

    一道无形的力量掠过了这里。

    所有人都僵直在了原地。

    低低的、莫名的、无法理解的呓语开始出现在他们耳边。

    每一个人都面带恐惧。

    嘎吱吱。

    他们的骨骼发出不堪重负的响声。

    肌肉一点一点的扭曲。

    一根根宛如蚯蚓般的血管出现在脸颊上。

    哈!

    哈!

    这些人的嘴中开始发出意味不明的响声。

    其中包括……

    塔尼尔、邦迪、芬奇等人。

    他们是跑了。

    但还差了一步。

    处于这道力量的边缘的他们依旧被影响到了。

    杰森的一只脚已经迈出了这道力量的影响范围,但是剩下的身躯却在这股力量的笼罩之中。

    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

    一股阴冷、滑腻,宛如蛇一般的东西正在他后脖颈上徘徊。

    一股冰寒、锋锐,宛如刀子一般的东西正在不停的摩挲着他的后心。

    宛如蛇一般的东西徘徊一圈。

    宛如刀子一般的东西,就会轻轻摩挲一下后心。

    而每一次后,杰森就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僵直一分。

    更重要的是……

    他发现自己迈出去的那只脚正在不听指挥的缓缓收回!

    “si ot yn!”

    【防护邪恶】的图复语在杰森嘴中响起。

    体力还未彻底恢复的杰森,立刻遭受了反噬。

    但这个时候的杰森,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了。

    遭受反噬。

    还是面对死亡。

    是一个不需要思考的选择题。

    属于【防护邪恶】的特殊力场包裹着杰森的身躯,但下一刻,杰森的呼吸就是一滞,鲜血开始从鼻中流出。

    杰森不惊反喜。

    因为,那股阴冷停顿了一下。

    他僵直的身躯,再次恢复了。

    虽然胸口宛如被大锤狠狠砸了一下,疼痛无比。

    虽然特殊力场仅仅存在刹那就消失了。

    但,

    有效!

    “si ot yn!”

    又是一次【防护邪恶】!

    如果说刚刚的一次的反噬是被大锤砸的话。

    这一次就是直接被锋锐的刀剑刺入了胸腔,搅烂了五脏六腑。

    杰森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死亡即将降临。

    可他不在乎。

    因为——

    【遭受致命攻击……】

    【消耗饱食度进行治疗……】

    【消耗3点饱食度!】

    【完成彻底治疗!】

    ……

    “果然!”

    “反噬达到致命伤害时,也能够获得治疗!”

    看着眼前的文字,杰森嘴里的图复语再次响起。

    “si ot yn!”

    代表着【防护邪恶】的特殊力场再一次出现,杰森则是又一次体会到了被切割内脏的痛苦。

    致命的伤势可以治疗。

    但体力可以没有恢复。

    不由自主的,杰森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念头:

    肉干!

    我以后一定要攒肉干!

    心中的念头没有让杰森的动作有一丁点的放慢。

    “si ot yn!”

    “si ot yn!”

    【防护邪恶】的特殊力场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了他的身躯上。

    量变可以达到质变。

    接连不断的特殊力场,或许无法和这股极为强大的力量正面抗衡。

    但抵御这股力量的边缘却是足够了!

    杰森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围拢在身边的阴冷力量有了些许的滞涩。

    身躯都快扭曲到麻花的塔尼尔也感知到了。

    这位鹿学院的年轻教师一把拽住最近的芬奇,向前一扑,两个人翻滚着向前。

    邦迪看到了,马上抓住最近的一个警探,也是前扑翻滚。

    有了例子,剩余的警探、警员们有样学样。

    一秒?

    或者两秒?

    谁也没有计算。

    只知道,很短暂。

    但对这些处于边缘的人来说却足够了。

    他们一个个的脱出了死亡的边缘。

    劫后余生的众人面面相觑后,同时看向了身后。

    每一个人都心有余悸

    然后,每一个人都感激的看向了杰森。

    杰森背影笔直的站立在他们身前,就好似一面结实的城墙,替他们阻挡着任何危险般,回忆着刚刚的一幕,警探、警员们心中一热。

    特别是那些年轻人。

    他们年轻满是热血的心,立刻被感染了。

    一个个握紧了拳头,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

    唯有塔尼尔发现了些许不同。

    好友攥着宽刃短柄砍刀的手,都冒出了青筋。

    而且……

    身躯还微微颤抖。

    下意识的,塔尼尔就上前了一步。

    这位鹿学院的年轻教师刚准备说什么,一股莫大的压力凭空而生。

    扑通!

    塔尼尔直接跪在那了。

    他的意识是清醒的。

    但就是控制不了身躯。

    或者说……

    他的潜意识告诉他,跪着比较好,跪着才是安全的。

    塔尼尔眨了眨眼。

    立刻遵从内心跪得笔直。

    不过,眼角的余光却是一直看向好友。

    发生了什么,塔尼尔不知道。

    但塔尼尔肯定,这一定和好友有关。

    从塔尼尔的角度,能够看到好友额头、面颊上全是汗水,身形一直摇摇欲坠,却始终不倒。

    这是在对抗这股压力吗?

    不愧是我的好友!

    我也不能够这么从心!

    难得受到了激励的塔尼尔不由自主的想着,下意识的就想站起来。

    不过,下一刻,当压力变大了一分后——

    砰!

    塔尼尔不仅跪得越发笔直了,还一头磕在了地上。

    这一头磕得极重,塔尼尔不仅眼冒金星,还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

    而且,由于角度。

    鼻涕……

    开始逆流而下,即将糊在他的眼睛上。

    虽然是自己的鼻涕,但塔尼尔也觉得恶心啊!

    就在这个时候,站立不动的杰森,突然伸手掌抓住了塔尼尔的衣领,向后退去。

    顿时,塔尼尔一扬身。

    逆流而下的鼻涕,划过一道弧线……

    糊在了他的嘴上

    “呸、呸呸!”

    塔尼尔连呸不止。

    然后,就看向了杰森,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杰森却抢先开口了。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