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独步大千

鹿食萍 作品

    什么三宗武比,真武大醮,都是虚的。

    两教蓄谋二十年,来这里展开再无法放任血腥镇压才是最本质的东西。

    唯一区别的是,逼着陆青萍杀死了龙虎弟子的这个人,有些人不能当,便只能另外的人当。

    张家天师位世袭罔替,数万年规矩不变,张幼麟必是下代天师,怎能染上不顾同门性命的名誉污点。

    罗太真这一刻迅速决断后,毫不犹豫的眼泛杀机的朝着陆青萍连踏而来。

    呼呼。

    空气被撕裂!

    但他人影却不快不慢,不着急一击解决陆青萍,旨在逼着陆青萍先下杀手。

    然后自己再杀陆青萍,从而顺利引起两宗矛盾,挑明战火!

    陆青萍也根本不是毫无所知的玄天升龙道弟子,可以说他比谁都清楚这次事件的关键在哪里。

    轮回殿事件介绍都说了,佛道两圣地以真武大醮上玄天升龙道大弟子宋玄英失手错杀金刚寺真传弟子玄慈为由,正式师出有名镇压玄天升龙道。

    显然,自己为了完成第三个任务,保护苏秀秀,扯入了这场意外混局,有可能让血色镇压的借口,从自己这里就开始了!

    但见着罗太真杀来的陆青萍,一手按住了刚才始终没有出鞘的刀柄,眼泛凶光,心中恶狠狠道:

    “本就是轮回事件死亡任务,已经给我确立好了阵营,度过佛道镇压的血色七日,既然本就定好了这个任务考验,迟早都要被佛道追杀,若真因我开始,那就先杀两个垫背又如何!”

    呼呼呼!

    罗太真的天人玄官气势恐怖的四散出来,院内道道灵气翻涌,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场域,朝着陆青萍压去。

    陆青萍业已做好了备战准备,同时脚间用力,让下方两人发出凄惨嚎叫,随时都能揉碎两块豆腐般的脑袋。

    罗太真眼中闪烁阴郁光芒,一点点给陆青萍施加压力前去。

    龙虎山弟子都大惊失色,不敢置信的看着大师兄无视同门性命。

    “大师兄,你……”

    这时。

    也就在陆青萍即将重脚踩下,大战之前,先拉上两个垫背的电光火石一瞬!

    一声怒吼!

    “都给老夫住手!”

    一个威武霸气的沧桑怒吼从天际传来,而后是滚滚天音如雷,降临当场。

    雄厚法力若风卷残云,霎时间就将前脚还冷若天神得到罗太真震得面色大变,倒飞出去。

    紧随其后的是那老者的怒吼:

    “你们龙虎山想干什么,在我家山门,欺负我玄天升龙道弟子?”

    苏秀秀听见声音,当即喜形于色,大叫一声:“传功长老!”

    同一时间,龙虎山一众道士惊然变色,全都被那降临而来的老者之霸道神威,逼迫的不断后退。

    是玄天升龙道传功长老!

    罗太真面色肃然一变。

    这一刻,三大真传弟子立即站在了一处,勉力抵抗。

    玄天升龙道居然来人了。

    “唉……”

    随即,他们目光交汇,心中一叹,知道事不可为了。

    眼见着谋划就要成功,却意外来人,强势镇住了局面,显然无法进行下去了。

    来的不只是传功长老,还有张君宝以及两位青年男子。

    一个头戴高冠,身形高瘦,却有股深沉凌厉之风,正是玄天升龙道大弟子宋玄英。

    还有二师兄穆云昭,他是个书生般的人,平日里待人温和,但这时候看见这一幕场景,也是不由得对着龙虎山一众道士蹙眉。

    张君宝一路赶来,全是担忧之色,但到这里之后,却见苏秀秀全身上下没什么事,不由得心中放松。

    她对着张君宝笑了声后,转而对着其他几个人道:“都是陆师弟保护了我呢,你们不知道,原来陆师弟年纪虽小,却这么厉害,一个人就挑了龙虎山三个武道筑基,还有四五个一拥而上的道士,可算是狠狠地给死木头你出了口气!”

    闻言,传功长老闫芳在怒瞪着龙虎山一众道士之余,不由震愕的转头看向了陆青萍。

    他是看到了陆青萍脚下的两位龙虎山内门弟子和这满院狼藉的样子,可怎么都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小弟子一人所为。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天再度传来一声淡淡声音,高渺出尘,若世外神人。

    “闫芳道友,这是想对我龙虎山弟子做什么?”

    说话之间,高天之上降下了一团庆云,其上站着五六个男女道长。

    闫芳冷笑一喝:“我做什么,问你的弟子在做什么吧!”

    正说着,不远处还有另外一朵金色祥云而来,其上站着七八位身着袈裟的和尚。

    “阿弥陀佛,我们才听到君宝小友的通报,便同时赶来,两位道友先收了针对,还是先问清楚这里究竟发生了何事为好。”

    是金刚寺的大僧和一众真传弟子来了。

    陆青萍见状,知道事情终究没有往最坏的情况发展。

    既然玄天升龙道的门内长辈来了,那他也就不必自己增加副本难度了,便一抬腿,将脚下两人放了出去。

    “小辈,你竟敢……岂有此理!“

    龙虎山的一位女冠道人,霎时面色发寒,怒喝一声。

    她却是才见到了自家两大内门天才,竟然被陆青萍把头踩在脚下。

    就当她气势轰然爆发,传功长老闫芳赫然一马当先的站在了陆青萍面前,一副伟岸身躯为陆青萍挡住了一切。

    老者见到同样的一幕,为这小弟子的所作所为震撼欣喜还来不及,感叹自家出了一个天才,以前却不为人知,那里可能让龙虎山女道伤到陆青萍一星半点。

    但他面上却故意严厉叱问:“秀秀,青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你们与龙虎山贵客一众搅得此地天翻地覆?”

    这一问倒好。

    苏秀秀漫天的委屈和愤懑终于可以对自家大人倾泻而出,从张君宝被龙虎山一众人以指点之名打伤,然后到她气怒不过来明月峰讨说法,至龙虎山弟子先是卑鄙出言指点,破坏公平决斗,再到陆青萍为护她挺身而出,以一挑二。

    再然后宁符和赵当两个武道筑基一齐上都奈何不了只有练脏期的少年,龙虎山便不要脸的一拥而上,乃至最后甚至连那三个天人玄关的真传弟子都准备出手对付陆青萍。

    “多亏传功长老你们及时来到,不然我和陆师弟真要被这群无耻牛鼻子欺负到死了!”

    苏秀秀便说便气得胸膛起伏。

    闫芳听罢,内心更加赞赏陆青萍的天赋和战力。

    居然那伙小牛鼻子一拥而上,都没能把这小弟子怎么样。

    这样的战力和年纪,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闻言,那龙虎山道士中有一位道士,转头沉声问向一众青年道士,道:

    “当真如此?”

    这来的几位道士,其实都是龙虎山的几位长老,在方才三宗在另一殿中谈论修行,然后被张君宝闯入才一并来的。

    张幼麟三人见长辈发问,与道士眸光相对。

    然后,三人躬身认错,语气诚恳道:“是弟子们所做,但弟子知错了。”

    这位中年道士名叫刘爻,他隐晦的和三个真传弟子交换了眼神。

    他自然清楚刚才一切是在干什么。

    只是现在已经失败了,便不要再纠缠。

    下次再寻机会,免得玄天升龙道提前警惕,打草惊蛇,放跑了一些传人。

    刘爻见三人知错,便转身对着闫芳,宽厚笑道:

    “闫道友,刚才的事情经过我们都听到了,确实是我们龙虎山弟子做得不对,年轻人难免好斗争强,是龙虎山把他们娇惯的过了,但我们这些长辈却不能够像他们一样孩子气,由此也大打出手吧,所以,这里贫道代他们先向诸位赔礼了,门中弟子年少骄纵,望勿见谅。”

    这刘姓道士说着,竟然真的委身对着闫芳施了一礼,而后笑着转头,对着张幼麟道:

    “太真、幼麟、丹灵,你们三个也不懂事,若是想比较武功,咱们三宗早都商量好了,真武大醮时候有武比,居然还私下里欺负别宗道友,哪有道门中人的清净?还不快向那位君宝小友道歉?”

    这时候。

    张幼麟、罗太真、陈丹灵三个人,居然真的站了出来,乖乖的向着张君宝施了一礼。

    “对不住,张师弟,是我们太过分了。”

    张君宝赶紧摇头,但心中却极其别扭,他对这些人前后反应之巨大差别,难以明白。

    唯有陆青萍心底里在冒凉气。

    这一幕落在他眼里,却是感觉脊髓都在发寒。

    眼见事不能继,就迅速的收手,并且在还没撕破脸的时候,放下颜面,主动赔礼。

    龙虎山是何等骄傲的道门圣地,这时候居然能表现出这副样子,才能让陆青萍觉得恐怖。

    尤其是那三大真传弟子。

    不管是做放肆骄纵的挑战张君宝,还是在陆青萍擒住两人后的狠心果决,亦还是现在这一刻的放下身段,诚恳赔礼。

    能屈能伸。

    从始至终,就只为了一个目的,要灭玄天升龙道满门。

    这前后的诸多举动,都是为了这一个目的服务。

    该挑事,伺机找出手名头的时候,他们阴辣果决,见事不可为,需再择机会时,他们又能潜伏缩首,乖乖道歉。

    这才是真正铁了心要灭掉玄天升龙道的做派。

    就像一条毒蛇,先将毒牙暗藏了下来,以寻找下一个更好的机会,毒辣出手,一击毙命。

    不发作时,为了让你麻痹大意,甚至能放下最看重的脸面。

    而当他们一旦真正对玄天升龙道下杀手,那就是斩草除根式灭门,半点不会仁慈怜悯。

    这一切的压抑,都是在为下一次彻地勃发屠灭升龙道满门之杀机的酝酿。

    然而,似苏秀秀这般弟子们,还不为所知,只是傻傻的看着龙虎山一改前番做派的道歉,被搞得有些迷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