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独步大千

鹿食萍 作品

    乍闻旁边还有人,并且吐露的话语……

    陆青萍露出惊容。

    这是什么人?

    这次事件中还有别的轮回者?

    他立即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身着天蓝色长袍,头戴方巾的中年文士,正面露淡笑看着他。

    这不知是善是恶的目光,反而让陆青萍在极度危险的环境下,再度表现出了非凡的镇定。

    他深深呼吸:“敢问是哪位前辈?”

    中年文士淡笑道:“吾姓孙,你可称我孙先生。别这么警惕,轮回者不可自相残杀是轮回殿的第一条禁令,我即便比你强很多,也不能对你出手,大可放下戒心。”

    陆青萍看见此人,一身气质俨然,当真是腹有诗书气自华,使人一眼看见他便知道他是一位饱学鸿儒般的人物。

    虽然的确有这么条禁令,但他却并非完全放下戒心,而是看对方的气质,答非所问道:“原来是儒门前辈。”

    孙先生却早在刚才暗中看见了陆青萍手上的令牌,笑道:“陆青萍,倒是耳熟……”

    他已经猜出了陆青萍的身份。

    陆青萍没有介意,小心问道:“前辈是南隋的读书人吗?”

    孙先生淡笑道:“有幸在香山书院治学……”

    陆青萍心中微松,是南隋的总比北唐的好。

    而中年文士见到这次与他一起进入这个事件的少年,居然是那位武夫的儿子,不由得想起了十几年前那位粗鲁至极的男人在香山书院文庙中做的荒唐事。

    香山书院正是儒门三大书院之一,位于南隋境内。

    陆青萍却在心里暗思,居然这次事件中还有另外一位强大的轮回者,不过转念一想就想通了。

    五星级的事件专门用来给他一个武道筑基境的人来试炼,却是太奢侈了,有这位看起来实力极高的儒门先生进入,倒也合理。

    这时。

    “你的任务是什么?”

    中年文士直接开口。

    闻言,陆青萍却是默口不言。

    孙先生摇头笑了笑:“倒是警惕,不过,你应该不会是与我相对立的任务,看来我们二人这次都是站在玄天升龙道这边的,只是想看看你的任务是否能对我有什么帮助,你若不愿说,也就算了。”

    陆青萍一想,虽然始终对这陌生的强大轮回者心存警惕,但也觉得他说的不错。

    若是自己是与这人对立的任务,那轮回殿就不是让自己来试炼,而是让自己送死。

    给他一个武道筑基境的与这位深不可测的儒门先生相对立的任务,那三个主线任务的困难程度都黯然失色了。

    孙先生看了一眼陆青萍道:“你才经历轮回事件没多久,这次任务的事件背景你应该清楚,虽然同是轮回者,我也与你父亲相识,但轮回之中,一切皆靠自己,尤其是个人事件,是轮回殿专门为考验个人,我即便想帮你,也会适得其反,从而刺激轮回殿变相加重对你的任务难度。”

    陆青萍也早就清楚个人事件的意义,自然没想这美事,只是问道:“多谢前辈提醒,晚辈省的。”

    “刚才前辈说自己也是玄天升龙道一边的?”

    孙先生淡笑一声:“给了我一个客卿的身份,要我尽力阻止玄天升龙道被灭。”

    这短短的一句话。

    陆青萍心中狠很一抽。

    他才番觉得自己的任务已经难到了一定程度,现在听到这位孙先生的任务,终于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惨。

    这位,居然要阻止玄天升龙道的覆灭?

    要知道这次事件中可是佛道两大圣地出手镇压,连厉神秀那等引领一个时代的盖世奇人,最后都……

    这位儒门先生,这次是死亡任务吧!

    果然,在这位先生的眉宇之间,陆青萍看到了淡淡的萧索和愁绪,显然这位他自己也清楚……

    “话尽于此,你我都自求多福吧,我先去山上拜见那位龙道主。”孙先生洒然一笑,看向了山巅的旭日金顶,嘴角喃喃:“倒是神往此人已久了……”

    他话语落下,陆青萍眼前便是一个恍惚,对面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陆青萍见状也没有耽搁时间。

    “先上弄清楚真武大醮的时间是哪天,还要好好搜罗下对自己有利的线索,希望不是今天就是真武大醮……”

    他自语一声,沿着已经走过一次的道路,往山上而去。

    佛道的镇压,是从真武大醮后才找到了由头开始,所以必须弄清楚,真武大醮还有多久开始。

    这点很重要。

    能告诉自己还有多少准备的时间。

    …………

    烟雨蒙蒙。

    雾霭升腾,笼罩了群山。

    陆青萍的裤脚靴子都被山露打湿,然而,就在他行进在半山腰的时候,忽然在山腰的某一处,看见了一个朦胧的紫色人影,被雾气笼罩,但可以知道是个女子的轮廓。

    也就在陆青萍看见了那女子身影的同时,那女子也同时察觉到,听语气有些惊慌:

    “谁?”

    陆青萍闻言心中一动,自己现在是玄天升龙道弟子身份,在镇压还没开始前,就算遇到了佛、道两家的势力,应该也不至于出问题,否则就是他们先失去了大义。

    所以他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看见陆青萍的身影靠近,那女子更加慌乱。

    陆青萍隐隐约约看见她似乎在一株古树下手忙脚乱的拨弄着些什么。

    等到走近之后,赫然看清了,那是一株很奇特的古树,陆青萍有些眼熟,但他第一时间注意到的则是那个女子。

    这树下女子卓一袭紫衣,容貌清丽,看起来十八九岁左右,却浑身透着灵气,尤其是双眸之间,好似精灵般无瑕。

    紫衣女子看见了陆青萍之后,却是重重舒了一口气,迈着小步过来,气哼哼的在陆青萍身上排了一把,“原来是你这个小鬼,干什么装神弄鬼的吓师姐?”

    陆青萍微微一愣,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弟子身份,然后眼角隐晦的瞥见了女子腰间的身份令牌。

    赫然三个字,令他心头一动。

    苏秀秀。

    这位紫衣女子,就是自己第三个任务要保住性命的人?

    这么巧。

    陆青萍立即融入了现在的身份当中,作好奇的歪过头去看女子背后的那株树下,随口笑道:“什么叫我吓师姐你,还说我鬼鬼祟祟,我看师姐你才是对吧,这是在树下干什么?”

    “不许看!”苏秀秀立即脸色微红,大声道。

    陆青萍点到即止,摊了摊手,道:“不看就不看呗,只是真武大醮要到了,师姐你不在山上好好练功,以备应对武比,居然还在山下玩。”

    他在旁敲侧击,想得到真武大醮的时间。

    苏秀秀闻言更是皱了皱鼻子,歪过头去:“练功练功,你们就知道练功,你是这样,大师兄是这样,连那个死木头也是这样,真武大醮只有三天了,平时练得已经够了,临时抱佛脚,三天能练出什么花儿来?”

    原来还有三天。

    “好了,不许看了,我们上山了。”

    苏秀秀说着,用身子挡住了陆青萍仍瞥向古树的目光。

    随后她牵起了陆青萍的手,好似要快点将陆青萍从这里离开,生怕被陆青萍发现树下的“秘密”。

    陆青萍对这女子丝毫不在意男女有别的大方动作有些惊异。

    玄天升龙道的弟子都是这样的性格吗?

    二人上山,陆青萍又旁敲侧击的试图了解一些玄天升龙道更多的信息。

    或许是因为轮回殿给自己的身份原因,苏秀秀根本就不疑有他,加上陆青萍的打听方式很隐晦,不露痕迹,很快就被陆青萍把想要了解的东西,清楚了七七八八。

    眼见着快要到玄武峰之巅。

    陆青萍想起了山腰那株树是什么树了。

    他转头带有笑意的看向苏秀秀,道:“师姐,我刚想起来,那株树的名字是叫相思树吧。”

    苏秀秀一下子转过头来,瞪大眼睛,红唇微张,然后眼中迅速闪过“慌乱”,脸更是悄然变红……

    “你这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