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独步大千

鹿食萍 作品

    “这就是大龙湖了。”

    一百多人队伍,行至了一片大湖之前,放马饮泉,暂时休息。

    “武当山便在大龙湖之北,据传此座大湖昔年曾有一头龙在湖中沉睡,是玄天升龙道主厉神秀的好友,不过后来龙死人死……”薛生白捋着发白胡须,发出慨叹,道:“可惜老头子那个时候,还要差十几年才能生出来,没能有幸经历那位龙道主厉神秀的时代。”

    “那是一个惊采绝艳的人物,虽然现在典籍记载极少,但老夫却有幸听到过一鳞半爪,未能生与逢时,引为人生憾恨啊。”

    陆青萍听见老人在这里感叹那位龙道主的风华,心中不由想起了“真武大力神通”,以及小白痴在白莲峰上和自己说过的关于玄天升龙道的历史。

    两百年多前的江湖上,一个名为厉神秀的男人横空出世,在乱世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他被称之为武道双绝,以一人之身,创出了四门纵然是在三教圣地当中,也要称得上为绝代神功的传承,既是:三阴戮妖刀、真武大力神通、北斗升龙拳,玄阳破虚决。

    更是在最后意图一统佛道理念,才遭到了佛道打压。

    试问,若非是玄天升龙道确有能够威胁到阎浮大地上佛道理念的能力的话,又怎么会遭遇到佛道打压。

    如此细想,更让人对那厉神秀神往佩服之极,堪称一时代之绝世风华。

    如果把江湖武林,每百年分作一个时代的话。

    那么最近五百年的江湖武林中,毫无例外五百年前叶家的叶红雪,盖压了的一个时代的武林人榜,在招意境界上修成“发在意先”这种第四步招意,他冠绝了一个时代。

    叶红雪之后,又有佛道两家的领袖人物独步武林,便是如今菩提寺的坐镇神仙菩提达摩,以及这一代的龙虎张天师张灵运。

    这三个人分别占尽了三个百年武林的风流。

    三人之后,就出现了这大龙湖发迹的厉神秀,一人建立起一门道宗,创出四门盖世绝学,真武大力神通第四层比肩神魔,更传说他有望创出第五层,通往真正的仙佛之境。

    可惜,他被佛道镇压,玄天升龙道彻地绝迹世间,便连那四大镇宗绝学,都残破难寻了。

    也由此诞生了在玄天升龙道原址上出现的道门新一脉“武当山”。

    最后这一百年,并出两人,武林争锋,仿佛宿敌,便是一百年前同为武道止境的齐龙虎和大魔神。

    齐龙虎据传是天下第一人齐王孙的某位徒弟的血脉,大魔神则来历未知。

    二人争斗了百年,独步世间,最后于苗疆之地,最后一战,双双失去踪迹。

    最后就来到了现在的武林,现在的武林江湖中,虽然也有陆起、叶太白这样前代中人,但却有种百家争鸣的璀璨感,并没有出现前几百年之间,一人独步一个武林。

    一人,就是一个时代的情况。

    或许是那个人还没有出现,或许,就是目前所展现出的这样,这一百年的武林,是百花齐放的百年。

    大龙湖湖光清澈,宛若一块巨大的蓝钻,波光粼粼,叫人心旷神怡。

    它与天空交相辉映,几朵白云成为了湖天点缀,让这里生机满满。

    陆青萍看着不远处马车上,照顾着林晚阳的姐弟二人。

    这位林道长经过两月以来的调养,再加上薛生白的在旁辅助,已经逐渐能够掌握自己的心智了,却仍旧还欠缺了一点点,不过薛生白说,这青年道长若是能跨过这一重魔念,将在道行上进一大步。

    这是一关极难的考验,却也是一桩机遇。

    就在这个时候,薛生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手中出现一枚玉牌。

    一道宛若月华般的光芒一闪,顿时,他手中出现两样事物。

    一颗鸡蛋大小的金色不规则事物,以及一块玉简。

    薛生白微笑走过来,道:“世子,孙真人那边将那苦玄恶僧的脑海中金刚寺功法都拷问了出来,并将世子殿下最需要的换血境《洗髓经》传送了过来。”

    陆青萍将玉简收了过来,吐槽道:“我现在最需要的是《太乙雷音》才是。”

    他练骨大成后,就进入了练脏一境。

    这一境最适合筑基的神功,是道门终南福地的太乙雷音,据传可借助天地雷声修炼,与脏腑呼吸之声产生共鸣,从而锻炼到和很难修炼到的人之内脏。

    洗髓经,是换血圆满才能修行的。

    “世子不必着急,王爷那边会尽快给你寻找的。”薛生白笑着安慰道。

    陆青萍却是叹了一口气,道:“可是有人要我三个月就得突破武道筑基境,不然,到时候就算叶沧海高我一个境界,他也不会是以大欺小,算是给我以机会了。”

    薛生白却是冷哼道:“叶家太猖狂了,世子何必怕他,等游历完武当,咱们便回北境,晾他叶太白再狂妄,也不敢来北境做什么,武道止境的确已近神魔,但三国时期就有过一位步入了神魔之境的神将,被诸葛丞相用计困住,以二十万大军围杀而死。”

    陆青萍闻言,轻声笑道:“我倒是不怎么怕,只是不想丢人而已,给我三个月就三个月,三个月后,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输给一个小娘们。”

    虽然现在还没有太乙雷音,但是算算时间,再过三天,就要再次进入轮回殿了。

    以自己现在手上的这些积蓄底蕴,在轮回殿那里换来自己急需的练脏境《太乙雷音》,不过是举手之劳。

    不过,进入轮回殿之前,倒是要提前好好安排一下,免得引起骚乱。

    这时。

    “那个东西是?”

    陆青萍注意到了老人手里的另一样东西。

    薛生白也笑着看向了手上之物,道:“这东西就有意思了,世子猜怎样?”

    面对少年求疑的目光,薛生白哈哈笑道:“就连孙真人也感到不可思议,这竟是那恶僧被烧化之后,烧出的舍利子!”

    陆青萍闻言大感惊疑,瞠目结舌:“那恶僧居然……居然能烧出舍利子?”

    舍利子!

    这是什么东西,就算是七八岁小儿恐怕都知道,是通常有佛门高僧坐化之后,所烧出的金色事物,蕴含浓郁佛性,是僧者生前的佛法慈悲之映照。

    据传观音寺曾有一位僧人,名曰慧可,也是观音寺的第六代主持,死后整个尸体都是金身舍利,佛法精湛到了恐怖的境界。

    而那恶僧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居然会能烧出舍利子?

    “所以,就连孙慈真人都觉得很是稀奇,如此稀罕的佛物,它的佛性不假,所以送来给世子殿下伴身,以滋养神魂。”

    蕴含佛性的舍利子,有安神定心,助人入定的效果。

    陆青萍看着这恶僧烧出来的舍利子,有些感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恶僧……

    等等。

    他心中一闪,似乎地球上的某个故事中,也有一位恶僧杀人放火,天生一片杀人心,却是最后听潮而圆,见信而寂,佛觉圆满。

    他伸手将那舍利子准备拿过来。

    握住了舍利子后的他,忽然面色微变,立即握住了舍利子,不动声色道:“那我试试用他来入定功,看看有没有效果。”

    语落,他转身就回到了马车中。

    薛生白感叹小世子风风火火,现在这股迫不及待,才终于有了点少年人的急躁。

    他却不知道,陆青萍盘坐在马车之后,脑子里瞬间出现了许多信息。

    那是……一个恶僧的一生!

    以及,一个关于武当山和金刚寺的天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