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独步大千

鹿食萍 作品

    城南。

    茅屋树下。

    老和尚设法将林晚阳的师门情义都斩断了,这一断,等若断了林晚阳的根基,就算有再深的执念,也无法立住了。

    只要再过七日,苦玄便能完全断去林晚阳这无根浮萍般的执念了。

    可是。

    就在这一刻。

    就在遥隔此地百里外,城中青石场上陆青萍与卓鸿飞一战,施展出了“真武大力神通”的一瞬同时。

    树下入定般的林晚阳忽然睁开了双眼。

    这是一双猩红双眼,无情残酷……

    并在他睁眼的同时,体内的血液受到不远百里外“真武大力神通”的同样气息牵引,开始沸腾,即便老和尚的法相镇压,也真压不住这股神魔之力本身的暴虐窜动。

    苦玄老僧瞬间失神,旋即被这天大变故震怒的浑身颤抖:

    “老衲两月苦功,被一朝尽毁……”

    “是谁?”

    怒目金刚发狮子吼,震动荒原数十里,尘浪滚滚,那颗老树,顷刻爆毁成木屑氛飞。

    下一瞬,他立即枯手一点面前血眼爆睁的林晚阳眉心,强大的佛力若四海之水般源源不绝的自苦玄老僧掌指间倾泻而出。

    “嘭”

    林晚阳的身体顿时承受不了这样的恐怖修为之镇压,连同意识身体瞬间栽倒在地,昏死过去。

    然而,他即便身体意识都被苦玄老僧瞬间封印,可是体内流动的血液,却仍旧窜动。

    “真武大力神通早已失传,怎么会……”

    苦玄老僧面现震怒,随即,他手掌快速翻飞,在林晚阳的身上连点,攫摄出几滴鲜血,在面前呈现了一面血光镜。

    镜面有波纹荡漾,画面中赫然是均州城青石场内陆青萍施展“真武大力神通”的一幕。

    老僧见状,几乎被气得当场吐血。

    “竖子小儿!找死!”

    他顿时消失在了树下,腾然往均州城而去。

    树上的黄蛟巨大兽目瞳孔中,也流露出巨大的震惑,“那个人类小子,居然身负真武大力神通的传承,还有这么巧的事。”

    这……

    眼见着苦玄要将林晚阳悔恨杀亲友的一桩执念度化掉的时候,被那百里外青年施展同样的一桩“神通”,完全破坏了苦玄两个月的苦功。

    要是别的神通还罢了。

    偏偏就是如此巧合。

    是让林晚阳以之入魔的“真武入魔大力神通”,是让他入魔后杀死了生死兄弟的魔功。

    是这门会在血液中流淌真意的旷世奇功。

    在如此巧合的时候,让林晚阳的血液内神魔之力,立时共鸣,引动他癫狂的执念,冲破了苦玄的佛光。

    树下。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青年头顶,原本已经飘飞消失的发丝,居然开始重新生长出了青茬。

    蛟龙兽目闪烁,长尾一甩,将林晚阳隐藏下去,旋即也庞大身躯游动,朝着均州城内而去。

    “你这恶僧又要开杀戒了,老子真是苦命,被那老秃驴降服后,要跟你这恶和尚在山下做尽坏事恶事。”

    蛟龙腾空,心也叹息。

    “谁让这是老子的命,有人当光鲜亮丽的面子,就得有你我这样蠢货恶人,当臭名昭著的里子,为寺里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恶僧。

    …………

    “苦玄……恶僧……”

    均州城邮驿外。

    收到了师门回信后的宋微雨,花容大变,震撼的看着信中内容。

    “早年因为行恶杀人,破诸戒太多,很久之前就被金刚寺逐出门外的恶僧苦玄,一怒既杀人,身旁伴随一恶蛟为伴,居然……”

    她半点不敢停留,急忙赶向青石场,要将小师弟和陆青萍带走,离开均州城,然后等待师门长辈下山处置。

    这一刻,宋微雨的心宛若被剑穿心,饱受煎熬。

    大师兄是落在了臭名昭著的一对妖兽恶僧手中,但她却不能轻举妄动,以自己的修为去想做什么只能是送死。

    所以,她目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师兄落入那恶僧手中,不明白他究竟怀有什么样的心理。

    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将小东和陆兄弟带走。

    现在明白了恶僧的身份,那昨日里的接触,便一点都不简单,绝对不能再让两个少年涉入险境。

    …………

    也就在宋微雨急忙赶往青石场,准备带两个少年出城,不能久留这里的时候。

    城外。

    黑压压的骑兵队伍,纪律鲜明,原地扎营。

    春秋时期,曾让各国胆战心惊的北地狼骑。

    因灭国一战而名传天下的勇武之军,虎狼之骑。

    而能被陆起亲自带出的两千骑,又岂是一般狼骑,这两千骑是精锐中的精锐,全都是武者。

    领这两千玄甲骑的是陆起麾下亲将,也是他的义子——卢战龙。

    卢战龙与左右副将在城外扎营。

    “将军,你说这世子殿下,到底是咋想的,放着好好地王府不回,非一个人去闯荡江湖……”北方汉子石霸先叹息。

    这也是一位从春秋时期,就跟着陆起一路打过来的老兵了,现任军中最有威望的卢战龙副将职。

    卢战龙面色沉静,有一股儒将之风,令声道:“此事乃镇国公家事,休得妄提,这并非你我可言之事。”

    陆起位极人臣,先后有两个封号。

    春秋乱战时,陆起自隋而出,领兵二十万,东征西讨,战功彪炳,先皇封之位“镇国公”。

    “封王”则是灭蜀一国之后,由当今陛下所封,号为“武成王”。

    所以陆起先后有“镇国公”、“武成王”的封号,民间没那么多讲究和礼仪,直接将两个爵位胡乱拼凑成一块,称陆起为“镇国武成王”。

    而作为早先追随陆起的卢战龙等人,却仍习惯称呼陆起第一个封号“镇国公”。

    石霸先自知失言,尴尬地咳嗽了两声,不敢再多说。

    卢战龙虽然口中呵斥,心中却对于这个问题有所叹息。

    “应是对他父亲心怀怨怼吧。”

    一个四五岁就被自己亲生父亲送去他国为质的孩子。

    在别人可以依偎在父母膝下,享受家庭温暖的时候,他却只能和小公主数十万例外的冰冷庭院中,孤独的望着异国明月,如此,十年不见亲人。

    现在殿下逃出了北唐。

    试问他会怎样看待这个在三四岁时候,就将自己抛弃了的父亲。

    以己度人,现在世子殿下不愿意回王府,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卢战龙眸光复杂。

    站在一个小兵的角度,他绝对认同镇国公的做法,以牺牲了自己亲子为代价,换来了两国边境和平十年,让多少将士免去了一战,没有在十年前化成无数尸骨血肉,堆砌在蜀地天险,并活到了现在。

    站在南隋百姓的角度,同样也要感激大义当先送出亲子的镇国武成王,才让天下免去了战火,百姓十年来安居乐业。

    不管在什么时代,一旦打起仗来,苦都是百姓。

    一旦隋唐交战,因战事影响伤亡的百姓,将是数以百万,甚至千万计的人亡命。

    不管隋唐哪国被灭,都是百姓在受难。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宁为太平犬,莫为乱世人。

    不打仗,才是百姓最希望的。

    这十年没有战火太平盛世,就是镇国武成王牺牲了自己的儿子为百姓们换来的。

    作为士兵和百姓,人们全都感激赞同陆起的大义之举。

    他们全都是这十年太平的受益者,士兵不用去打仗,百姓不用担心乱世到来,家破人亡。

    镇国公作为父亲,用自己儿子为百姓,为士兵,为南隋换来了宝贵的太平,换来了国力腾盛的十年时间。

    可,若是卢战龙站在一个儿子的角度……

    一个三四岁的幼童,正渴望父母亲情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别国为质。

    并没有人问过他的意见,就用他换了所谓的和平。

    卢战龙自问,将自己放在小殿下的角度,恐怕也是一样怨怼镇国公吧。

    但,他眸光常沉静。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镇国公唯一的儿子,是未来镇北军的唯一继承人,有些命运,是生来就捆绑在你身上的逃不掉,必须由你,也唯有你能承担,这便是生在王公贵族家的责任。”

    卢战龙眸光闪烁。

    前提是,先要找到那个只有十四岁的少年殿下。

    才能说后话。

    “均州牧王元鼎这些天了,还没有传来消息,恐怕在均州也,唉,人究竟是在……”

    忽然。

    他愣住了。

    因为卢战龙站在城外不远处,偶然瞥到了城门口通行的一队车马。

    “那……”

    他忽然神情一震,上前几步仔细去看那车上的几行字。

    只见那队车马,上挂着“永胜赌坊”的商号,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马车顶上的两个条幅。

    “均州青年刀冠之号,究竟花落谁家?”

    “陆青对决卓鸿飞!”

    看见了那显眼的两个字,卢战龙当即一个激灵,“陆……青……”

    陆青?

    陆青萍?

    只差一个字。

    下一刻。

    一声震动城门的大喝,

    “那队车马,给我站住!!”

    在卢战龙大喝之下,瞬间,城外两千玄甲骑兵,发出金戈相撞的铿锵之声,瞬间集结,无边磅礴的杀意,宛若两千头上古凶兽,同一时间朝着城门口压去。

    两千骑兵瞬间往城门而来。

    “噗通……”

    城门口的守城官兵当即被这恐怖一幕吓得腿软。

    那队车马上的赌坊中人,看见两千玄甲骑兵朝他而来,并为首的儒雅大将,更是对他大喝。

    这个人当即骇的灵魂都在颤栗,当即泣声跪倒,不停磕头:“将军饶命,将军饶命……”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独步大千》,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