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独步大千

鹿食萍 作品

    沙尘滚滚。

    两匹骏马,在塞外奔驰。

    三波人马。

    不管是逃跑的,亦或者被追杀的,眸光之中,全都是焦急之色。

    陆青萍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

    自从一路杀出长安城,到了这里,已经是数次险象环生,终于冲出了大唐最后一道关卡,前方就是两国边境,平坦无阻。

    可自云梦关内追出的那杨修仍是如附骨之疽般,死咬着他们不放。

    更令人心惊的是,杨修的修为已经是武道筑基境第三层练脏的境界,到达这一步,武夫修行会有一个巨大的蜕变,脏腑焕然一新,是由皮肉、筋骨转向更为关键的脏腑的深一步修炼。

    如果不解决杨修的话,他们是无论如何都逃不回大隋边境的。

    那一路护送他们二人至此的死士,十八人已经剩下四人,老宗师也已快到了残烛燃尽的时候。

    剩下的冲回大隋,唯有靠他们二人自己了。

    或者说,就靠他了。

    他摸了摸腰间的黑刀。

    之前的那个想法。

    或许,必须大胆一试了。

    不然被追上来只有死。

    “小瓶子。”

    赵青羊还在担心少年背部的伤势,后面的人已经追上来了。

    陆青萍摇了摇头,示意无事。

    赵青羊目光闪了闪,看向前方。

    她内心打定主意:“我一会儿去拖住那小将,让小瓶子先走。”

    少女心思下定,就不再去看陆青萍,她清楚自己一直以来都不太会撒谎。

    一有什么,会瞬间被小瓶子看出来。

    所以以前在长安城的时候,两个人玩藏东西,总能够被小瓶子看她的神色,然后机灵的找出来。

    “没想到,到最后一点路了,居然还不能和小瓶子一起回去。”

    小女在马上低着头,心中失落:“也无所谓了,反正当初本就是被洛阳城那个人送过来的,因为他们的软弱,连累的小瓶子的父亲,也得把小瓶子交出去。”

    “我那个洛阳城的家,已经不是我的家了,那个大地上权势最大的男人之一,他也有了新的妻儿,我就算回去对他来说,也没什么重要的。”

    “小瓶子不一样,他家只有他一个,我要让他回去。”

    侧头回看追来十几骑兵,少女眸光坚定。

    只等着那骑兵追上来,自己就去拖住那练脏境界的小将。

    以小瓶子的聪明,应该知道趁机跑,只会死一个。

    两个都留下,两个全都死。

    毕竟,他总是那么聪明的,会做出最理智正确的决定。

    几波人已经冲出了云梦关几十里。

    前方是一马平川的茫茫塞北。

    苍茫辽阔,大气恢宏的山河。

    夕阳如残血艳丽。

    轰。

    飞石爆射,狂风大起,是不断追着杨修骑兵的老宗师和尉迟峰。

    老宗师眸光已经晦暗,没有多少光芒了,只凭一股子意志,支撑着,要最后为那两个少年人,毙杀杨修,让他们从容离开。

    然而,他一身的纯阳大宗师气血,在坚持了如此久的时间里,终于如掌中的沙,丝丝流逝去了。

    云梦关前后,这已经是过去了半个时辰。

    老人先是不惜反噬,将十几万斤的石门,轰成石粉,而后又和尉迟峰生死大战,

    终于到这一刻,油尽灯枯了。

    而尉迟峰,也差不多。

    他以宗师修为,强碰三阳圆满的大宗师,只求让杨修顺利毙杀少年二人,也是一路不惜代价,忘却了自己生死。

    在最后一个时刻。

    老人须发皆张,浑身衣衫逆冲而下,若龙啸一声。

    这是最后一丝的回光返照。

    临死前,他至少,要将尉迟峰带走。

    喝!

    空气震荡,绵延出一圈圈的波纹。

    气爆一声。

    老人最后一刻,若天神临凡,开山裂海般的一掌拍向了尉迟峰。

    尉迟峰已经眼睛浮肿,浑身血污。

    这一掌下。

    他周围尘土激荡十数丈。

    老人最后一掌下,强大的压力,让他猛咳一声,怒吼咆哮,屈怒的跪倒在了戈壁滩上。

    这一掌落下。

    却意外停在了尉迟峰额头三寸的位置。

    这一刻。

    夕阳如血。

    两双目光同时看向了前方尽头。

    那是……

    一骑白马,回身而来。

    那位十四岁的少年,就在刚才,调转马头,毅然杀了回来。

    杀向了后方的杨修和十几骑兵。

    远方的老人和尉迟峰,都无言了。

    两双空洞的眼神,似乎已经了无生气,做不出任何一丝情绪波动。

    似乎已然死了。

    两道尸体看向冲向十几骑的孤身一少年。

    他只有一人。

    却冲向了以筑基三层练脏为首的杨修,以及他所带领的十几骑兵。

    “小瓶子!!”

    大漠上。

    少女急声大叫,有种崩溃的感觉。

    怎么都没有想到,小瓶子居然会在刚才那一瞬,在她考虑等后方骑兵追上来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首先调头杀了回去。

    目的为何,已经不言而喻。

    杨修看着冲向自己的那白衣少年,却是目色狂喜,第一瞬就明白了少年的心理。

    “想为那小公主争取时间,牺牲自己,换来那小公主离开,可惜,可惜啊,这世间注定了有情有义之人,总无圆满下场。”

    杨修眸中惊喜之后,换上暗沉和稳定。

    他后一句话的原因,便是……

    在白衣少年杀回来的后方。

    那小公主不仅没有趁这个机会向着南隋而逃,而是毫不犹豫的调头转身,同时朝他这里杀来。

    有情有义之人,总是愚蠢而又可笑。

    他更加面色冷肃,拍马疾冲,杀向大胆折回的少年。

    这一刻。

    陆青萍的眸中,唯有前方的那一锦袍小将。

    他握紧了手中的刀,心内喃喃自语: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保护她,即使是死了,仍还想保护她……”

    “十年来,她就是你的亲人。”

    “那么,在这个时候,希望你助我斩出比铁骨境更巅峰的一刀!”

    “让我们顺利,回到大隋。”

    “与我一起体会刀意,与那时一样……”

    …………

    尘浪滚滚!

    铁骑疾驰。

    一骑飞奔而来。

    “小瓶子,我求你,你快回来!”

    少女颤声哭道,在后面满是祈求。

    “死吧!”

    锦衣青年杨修,眼中厉芒一闪,从马上一跃而出,宛若腾渊而起的一头蛟龙,脚下的骏马,被他一踏之下,呜咽瘫软在地,他则一枪刺出。

    这一枪。

    练脏境的力量。

    背负着府将的命令。

    杨修眼中血色迸溅。

    前方是,同样腾身而来的少年。

    一把黑刀。

    刀闪,黑线夺目而出。

    “果然有些……”

    杨修见到少年以铜皮境,挥出了铁骨境的一刀,刚闪过“果然有些本事,难怪敢回来阻拦他”的念头,谁知,念头刚闪一半。

    火花四溅。

    “铮”一声。

    刀枪齐鸣。

    少年一击便受创。

    那一瞬,杨修与白衣少年四目相对。

    他看见的是一双澄亮的眼睛。

    诡异的是那眼睛里头,除了眼前的少年,似乎还住着一个人。

    并且,给杨修的感觉是,在他注意到这奇异的眼睛后。

    那另外一个人,在这一瞬之间,忽然消失了。

    一个残念彻底的消失。

    换来的是,一把刀!

    ……

    ps:继续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