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独步大千

鹿食萍 作品

    一个身形孤冷的男子。

    一把名为“叶红雪”的刀。

    脑海中。

    陆青萍凝视着这个身形。

    《神刀术》的刀法知识以及各种发力技巧,也可算得上江湖第一顶的杀生法门。

    毕竟曾经的武道筑基榜杀力第一的绝学,岂非虚传。

    但真正厉害的永远不是武功,而是人。

    所以《神刀术》尽管厉害,却还是要具有叶红雪刀意的“神刀术”,才能够称得上杀力第一。

    陆青萍没什么龙傲天的心态,认定自己一拿到神刀术之后,就能立马野鸡变凤凰,从这神刀术的基础上领悟出一种不逊色于叶红雪的刀意,成为可与叶红雪驰名的人。

    所以,他将姿态放的很低。

    只是想要临摹叶红雪的刀意一点点,并顺利的将叶红雪的刀意加在刀中施展而出。

    所谓的“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说的的确没错,可他现在马上就要进行生死大战了,还会在乎是不是领悟了叶红雪的刀意,会堵住自己的前路?

    性命都没了,哪来的前路?

    或许未来自己有天大的幸运,能走出一条自己的路,那也得先活下来再说。

    没有命,哪儿来的梦想和大道?

    陆青萍已经在这林间盘坐了小一个时辰了。

    心神观想着脑海中的那把“刀”。

    隐隐约约,他感觉到自己触碰到了什么,但是始终就是距离那一点味道,差了一丝距离。

    忽地。

    一道声音。

    “小瓶子,该出发了。”

    一道清脆的声音猛地惊醒了他。

    观想最重要之时,忽然被这一道声音打扰。

    这意外不仅没有让他退出观想。

    反而,在这少女清脆如玉珠般声音的影响下,内心里一个声音低低呢喃:“公主!”

    前身的残念,又一次出现作祟了。

    然而,这一次不仅没有影响他,反而,在那一瞬间,因为前身残念的出现,导致陆青萍自身精神力发生了极为活跃的变化。

    一刹那。

    人。

    刀。

    一睁眼。

    刀闪而过。

    一道黑线。

    少女愣愣的看着陆青萍旁边的那一人合抱的大树,“轰隆”一声倒塌。

    切口平滑如玉。

    她嘴巴微微张大,显示出了十足的惊讶,样子很是可爱。

    这时候,陆青萍回过神来,也是微微发怔的看着手中的刀,以及那倒塌下去的大树。

    刀意!!

    出现了!

    这时候,他的肩膀被一只轻柔小手拍了一下,声音带着惊奇道:“小瓶子,不错嘛……”

    陆青萍呵呵笑道:“托你的福。”

    少女看了一眼脚下的树,然后白了一眼陆青萍,道:“虽然感觉你莫名奇妙的夸我,但我还是挺受用的,嘻嘻。”

    说到最后她忍不住高兴笑了。

    果然是有点傻。

    少女旋即看了眼大树,意识到可不能让小瓶子太得意,便哼哼一声:“虽然你刀术提升很快,但也就勉勉强强赶上我的程度而已,可不要太骄傲了。”

    说着,她手上已经出现了一把剑。

    哗!

    陆青萍只见眼前银光一闪。

    顿时,脚下被砍倒的大树,再次被一分为两截,切口与他造成的那一击一样平滑。

    少女傲娇的站在陆青萍不远处,用剑指着她那一剑的位置:“看见了吧,你距离我可还是有一些距离的。”

    陆青萍摸着鼻子没有说话,眼中带着笑意点头。

    但实则心里却已经是对自己那一刀无比满意了。

    的确,小公主的一剑也做到了和他一模一样的事情。

    但是。

    要分清楚,小公主现在可是练骨如铁的铁骨阶段,已经在打磨筋骨的力气了。

    而他才只是在锻炼皮肉的铜皮阶段。

    这说明什么。

    他已经进入了可以越级作战的层次,达到了那些世家宗族们尽心培养的天才弟子行列。

    铜皮境就有了铁骨境的杀力。

    这就是五百年前筑基榜上杀力第一的神刀。

    这就是叶红雪的刀意!

    “不是要出发了吗,走吧。”

    陆青萍对小公主回头道。

    小公主看见那截大树,也是稍后想到了关键,白了一眼陆青萍,道:“刀术再厉害,还不是我的小瓶子,别忘了,你始终比我要小一岁的。”

    她说完这句话,似乎抓住了某样很重要的优势,然后又居高临下看着陆青萍。

    陆青萍这才发现,原来小公主的身高居然是要比自己高出一寸多的,再配上小公主这一刻那似乎打了场胜仗一般得意洋洋的神情。

    也才记起,原来他今年才十四岁,少女则是十五岁。

    他内心腹诽:“这种少女又御姐的错乱感是怎么回事。”

    少女在身高和年龄上找回优势,就嘻嘻笑着过来抓住陆青萍的手,“走啦。”

    不过陆青萍总算不是真正的少年心态。

    他下意识的被少女拉着走,内心却是回味着刚才那一刀,确定那一刀的感觉已经被自己印在了心里,怎么都不会忘掉。

    终于领悟到了一丝叶红雪的刀意。

    而其原因,就是刚才陆青萍对小公主说的那句话。

    托少女的福。

    刚才的情况下,他之所以能够抓住那一丝契机,正是因为少女的到来,那道清脆的声音不仅响在了陆青萍心里,还唤醒了前身弥留在身体里的残念。

    两股精神波动一起动荡,正好让陆青萍弥补上了差一丝的东西,够到了刀意的边。

    而后触碰到了一丝叶红雪的刀意,挥出了那铁骨境的一刀。

    这也让陆青萍又一次解开一个关于自身的记忆残破问题。

    那就是,前身并没有完全和自己融合为一体。

    他还有一部分很深的执念,留在这具身体里。

    散不去,化不掉。

    那个执念,就是身边的……这个人。

    陆青萍看向了拉着自己手的向前奔跑的明媚少女。

    感受到陆青萍的目光。

    少女回眸一笑。

    眸子清澈,若林间清泉。

    …………

    傍晚。

    “今夜便可抵达云梦关。”

    某座山腰上,老宗师向华阳看向了南边,那五百里外的一座雄关。

    云梦关。

    是大唐南下伐隋的第一要塞,也是未来大隋有希望北上将要遇上的第一雄关。

    三国时期。

    此地曾是魏蜀交界之处。

    当年蜀国大将姜望携七万大军才攻破此关。

   &nb 你现在所看的《独步大千》 第六章 刀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独步大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