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从高处俯瞰,可以看见两座耸入云间的大山,若你很仔细的看的话,你就会发现原来两座大山之间似乎夹着一个月牙形状的村落,你是不是认为这样交通不便与世隔绝的地方怎么会有村落?按理来说这地方不该有人居住,到那就是月圆的故乡——月牙村。

    村口那一棵参天的大柳树,仿佛已经活了数百年之久,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艰难的站在大柳树前,老头看起来已经有八九十岁,佝偻着身子仿佛能把拐杖压断,那拐杖是用大柳树的树枝做的,把手那里已经被老头摸得变成了紫黑色,油亮油亮的。老头两只手叠在一起柱在拐杖上,看那身体状况应该是迎风倒,而且是倒了之后再也站不起来的那种。他两只眼睛混沌的像没有瞳孔一样。他就这样呆呆的看了那棵大柳树很久很久,然后只是一声叹息,便一晃一晃的向村里走去……

    四岁的月圆每天都过得很自在,这个不大的村子里只有十几户人家,上下不过百口人,村里没有走出去的人,有那么几亩地供着全村人的口粮。

    老头晃回家已经天黑了,他叫来了全村的青壮年,一起坐在了平常讨论大事的屋子里,气氛很严肃,月圆往屋子里探着头偷看,那个精明的老头一眼就发现了他:“月圆儿!你给我老实呆着去!大人说事呢你搁这上个什么混!阿婆阿婆!快领走她!”

    阿婆从另一个屋子里蹒跚着出来,哄着月圆回去了阿婆的房间

    “小月圆儿,你是不是又皮了,你瞅瞅你出的汗……过来阿婆给你擦一擦”阿婆是个极为慈祥的人。

    月圆乖乖的走过去,阿婆一把把她抱到膝盖上,温柔的用充满了老茧的手擦去月圆脸上的汗,然后用手搂着小小的月圆,“小月圆……今后咱们这里就不太平啦……诶……阿婆一定会送你出去的……我的乖乖……”阿婆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月圆的后背,四岁的月圆从来不会多想,就在这温柔的抚摸下睡着了。第二天月圆是被外面的敲锣打鼓的声音吵醒的……她睁开朦胧的睡眼,发现屋子里除了她已经没有人了,她从大石头炕上爬下来走到门口,看到陆陆续续的村里人再往村口走,他们都神色匆忙,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她很想去拉住一个人问一下,可她不会说话。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只能匆忙的跟上大人的脚步,着急忙慌的走到了村口。这时的村口已经充满了人,几乎全村的人都围在了村口的大柳树周围,中间站着一个身上穿着麻绳涂着颜料的老人,拄着那根发紫的拐杖,村里所有的青壮年也都如此,将老人围在中间。

    月圆站在人群外,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寻找着阿婆,却怎么也找不到,正在她愣神的时候,忽然听到老头的大嗓门

    “请您原谅啊!请您原谅!”

    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突然很整齐的跪在了地上,大声的喊着“求您原谅……求您原谅……”整齐的人群中只能看到月圆一个人还在傻傻的站着,月圆只看到大柳树上闪过一道光,接着便没有了意识。

    朦胧中,似是听到了阿婆和老头的对话

    “送出去吧,有大造化……”阿婆像是做了一个大决定一样。

    “可她还小,我怕……”老头声音又沧桑了不少,感觉老头老的特别快。

    “怕什么!……都已经这样了,倒不如送出去,起码不用像我们这样!”阿婆第一次这么大声说话,从月圆懂事起,阿婆就一直是慈祥的,温柔的。

    “您说的也对……诶……但愿她能有好造化吧……”

    “那一会儿我就送她出去,你还跟着去看一眼文雪吗?”阿婆提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罢了罢了,我没什么好见的,我如今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还有什么好见的……”老头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样,虚弱的像要死了一样。

    “好……小月圆,以后就靠你自己了……好了……你就什么都不要记得了……月圆……就去找你母亲好好生活吧……”阿婆声音很轻柔,四岁的小月圆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一个漂亮的仙女悬浮在半空中,似是在苦恼些什么,然后她下了决定一般挥了一下手臂,眼前的大山就硬生生的从中间分裂开,隔出那么一块月牙形的空地,然后她落在空地上,拿出了一个放着光芒的种子,小心的埋在了土里,然后从虚空中出现了一颗泛着奶白色光芒的蛋,那颗蛋就消失在了种子的上方。仙女很留恋的看了一眼种子的位置,然后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了。

    岁月流逝,不知道过去了几百年,那棵大柳树长成了参天大树,树干有十个人都围不上,一道奶白色的光芒闪过,从大柳树上方盘旋了片刻,光芒笼罩在大柳树上,一颗参天大树瞬间变成了小树苗,那道光芒比之前强烈了些许。便又消失了……又是几百年过去,光芒再次出现,大柳树又一次变成了小树苗,如此往返了不知道多少次,终于,这个宁静安逸的地方闯进来了一个浑身是伤的男人。

    那个男人就躺在大柳树下,躺了有一夜,第二天才龇牙咧嘴的醒过来,他扶着额头,脸上青青紫紫的全是伤痕,很迷茫的看了一眼周围,勉强的站起身来,刚要走出第一步,就听见清澈的嗓音说

    “喂!你不许动!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能让你这种人随便走!!”是一道奶声奶气的小男声。

    “额……我无意冒犯!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在山上滚落下来的……一时找不到出口……我这就走……”那个男人很迷茫的说,他不知道那道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只是觉着这么孤寂的地方不应该有这种小孩子,那么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小孩他不是人……

    “我让你走你才能走!”小孩子傲娇的语气让那个男人有些心慌,他真的怕这是个什么妖怪……

    “别……别啊……我还有两岁的孩子要养,我妻子还在家等着我呢!我不能留在这……您放过我吧”男子哭丧着一张脸对着虚空说。

    “哼……我就不让你离开这里你能怎么样!?”

    “我!你要是不让我走!我就一头撞死在这!”男的一副慷慨赴死样子。

    “别……会把我这里弄脏的……这样吧……你还会回来的……这个地方你谁都不要说……过不了多久……这个地方就是你的保命之所。”小男孩的声音从虚空中传出来。

    “您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会是保命?……这……”男的心里一慌,感觉是有不好的事要发生。

    “好了!赶紧走吧!看你能闯进来,就能出去……别耽误我的时间了……”说着说着就没声音了……

    男子怀着疑惑没有方向的随便走着,却是走着走着就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片森林,就是他滚落的那片树林,而刚刚出现的大柳树仿佛从来没有出现一样……男子只得怀着疑惑往家走去……

    月圆悠悠转醒……映入眼帘的是磨着腻子的墙面,身上盖着的是轻柔的棉被……一种空虚的感觉从脑海中袭来。似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又像是什么都发生了……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却一点都想不起来……

    “小月圆儿……你可算醒了……可吓死妈妈了……”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走到床前,端着一杯水喂月圆喝下

    “妈妈?……你是我的妈妈?”月圆脑子里什么都没剩下,对眼前的景物和人一概没有印象。

    “妈妈知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以后就从新开始,好好生活!虽然只有咱们娘俩,但我会照顾好你的!相信我”女人放下水杯,将月圆轻轻环住,用手摸了摸月圆略显毛糙的头发。

    “我叫月圆吗?那你呢?”月圆靠在女人怀里轻轻的开口。

    “我叫文雪,是你的妈妈……”

    ------题外话------

    我就想说,这个小说比较新颖哈!不是那种老套路,就是玄幻鬼神爱情亲情友情啥的都包括……可以放心阅读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