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月圆也没想到没过脑子的重复了一下柳说的话就弄得沈薇薇心神不宁,柳也不愿意透露他到底看见沈爸爸会发生什么,月圆现在也只能等着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之后再决定怎么处理了。

    月圆是一个很孝顺的人,平时不会把学校里的负面情绪带回家,永远都是笑眯眯的,文雪妈妈一个人把她拉扯大也不容易,所以她从来没有和文雪妈妈顶过嘴,当然,文雪妈妈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可以说他们娘俩相处的是十分的和谐的。

    一进家门,月圆本来想着尽量调节一下自己的情绪和表情,只是心里一直挂念着沈薇薇爸爸的事情,弄得她脸上的笑容十分的僵硬,文雪妈妈把筷子拿上桌,看了一眼愣神的月圆,轻笑一声,问道:“怎么了小月圆?这是干啥呢,魂不守舍的?”月圆听到妈妈叫她立马抬起头来,看着目光慈祥的文雪妈妈,心里的郁闷化为了一种信念,月圆“嘭!”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弄得桌子上的筷子都滚了好几圈,然后像宣誓一样大声喊道:“啊!我一定会帮她解决这件事的!好!先吃饭!”说了一半还自顾自的安慰了一下自己“啥事不能解决啊?先吃饱在想”,然后冲着文雪妈妈呲了一下呀,就立马低头开始扒拉饭,文雪妈妈看了她一眼,无奈的摇摇头:“你这丫头,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倒是活的快活。”月圆头都没抬的哼哼两声没有回话。

    回到房间之后,月圆一头扎在床上,开始琢磨沈薇薇这件事。

    “柳?你能不能告诉我沈爸爸到底干什么了?”

    “或者透露一点点也行,起码让我有点头绪,有个方向可以想啊。”

    “不行!”柳真的是很坚定的回话。

    “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给我个面子!你就说行不行!”

    “不行!”

    “柳?你怎么能这样,你就帮帮我呗!”柳真是个心性坚定的人啊!哦不!是精灵……然后不管月圆怎么问怎么叫柳都没有在理过她。

    “可是薇薇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啊,万一她爸爸真的出什么事,她一定会很难受的……我真的有点后悔告诉她了……起码如果她不知道的话,也能少担心一点……”柳不说话,月圆只能自言自语。突然听到柳的一声叹息

    “你怎么那么多精力去担心别人?怎么不想想如果窥探了天机你会怎么样?”

    “我会怎么样?你又不告诉我,我哪里会知道。”月圆听到柳开始回话,但是一开口就是这种让人捉摸不透的话,她也很郁闷啊!

    “你这个笨女人!哼!本精灵才不屑跟你这种笨女人交流!”然后就又没声音了。

    “你总是说一半就不说了,知不知道很吊人胃口啊!迟早被你气死!”月圆拿起一个枕头盖在脑袋上,瓮声瓮气的说“如果我有能帮助他们的能力就好了……”想着想着,她竟然就睡过去了……果然是一点都不上心。

    “真是笨死了……”柳化为一缕绿色的光芒出现在月圆的床前,看着那个已经睡死的人,轻轻的摇了摇头,“你真的想有能力吗?可是……”睡梦中的人轻轻的呢喃了一句“我一定要变厉害啊……”柳的眼神变了变,有些犹豫又有点坚定。他并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只是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只要月圆能平安长大就行,不能让她真的入世,这样会害了她。可他听到月圆的呢喃又突然有些不忍心。

    “真的可以让她就这样平凡的长大吗……”柳化为一道绿色的光芒回到月圆的灵海中。

    第二天一大早,柳就出现在月圆的床前,仔细的盯着她,直到月圆悠悠的醒来。

    “哇!你干嘛啊!吓死个人!怎么可以这么盯着人看!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发着绿光啊!”月圆一看到那个泛着绿色光芒的一脸呆滞的精灵就想到自己看的恐怖片,虽然柳长得是非常的俊美,但也抵不过大晚上的一张泛着绿光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啊!

    “月圆,你坐起来,我有话对你说。”柳往后退了退,调整好距离之后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月圆,表情有些犹豫。

    月圆看他这么正经的样子,也默默地收敛了不正经的样子,然后做的笔直笔直的看着站在面前的柳。“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紧张?有话你就直说呗?咱俩谁跟谁啊?开口就说不用犹豫!”月圆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就差起身拍拍柳的肩膀了。

    “你真的想要帮助你那个同学吗?或者换句话说……你想变强?”其实柳看到月圆那个假装正经的样子,心里是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的,他隐约觉着这个没脑子的笨女人是没有决心的。

    “当然了!我一定要变厉害!”月圆听到柳的话心里觉着他应该是有什么大事要让她决定,立马摆出架势,一副我非常正经的样子“然后!我要挣好多好多的钱!让我妈妈过好日子!”提到这个,月圆的脸上充满了希冀。

    柳看着月圆眼中迸发出的光芒,心中微微诧异。

    “可如果这是一条没有终点的路呢?永远都不会结束……”

    “不会结束那就别结束!柳,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但是如果我的目标是变得强大,并且有能力去保护我的家人朋友的话,即使没有终点,就算是一条不归路……那也阻止不了我变强的决心!”月圆神色充满了坚定,虽然她不是一个靠谱的人,但是为了未来可期,就算困难重重,她也可以去尝试去努力。

    “好,月圆,那我告诉你怎么去帮助沈薇薇。”柳看了她那宣誓一般的模样,最后还是决定告诉她,这是她自己选的路,即使未来什么样他也猜不到,但如果她能坚持,那么我就能一直陪着她。

    柳从虚空中取出一枚戒指大小的东西,抬起月圆的手,将那个东西戴在了月圆的中指上。

    “这是须弥芥子,虽然我不知道它的来历,但是从我有意识以来,它就一直待在我身边,这里面有一个空间,可以置放一些东西,也可以放活物,它还有什么能力我也不太清楚,需要以后你自己去发现了。”

    “它就当是我送给你的入世礼物吧,我虽然不知道它的来历,但我觉得它对我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从今天开始,你就要承担一个灵童的责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