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一个灵童的责任?

    月圆抬起头来一脸疑惑的看着柳。

    “既然你已经决心要变强,那就不能只是借助我的力量去做一些算命的小事了。”

    柳紧紧的盯着月圆的眼镜,也希望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的决心。

    “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努力的提升自己的灵力,你要做很多你不愿意去做的事情。”

    “甚至杀人……”

    月圆的神色有一点改变,她不知道柳所说的杀人是什么意思,甚至不是很理解,为什么提升灵力要杀人?

    柳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月圆。

    “从今天起,你要做你力所能及的事情,你要为祈愿的人实现他们的愿望,你还要帮人化解灾难,你还要去化解怨气……总之,未来的你,一定不是你能想象到的样子。”

    “好,我知道了,那你现在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月圆也只是惊讶了一会儿,然后就神色淡然的看向柳。

    柳对于她的平静微微讶异。

    “从现在起,我和你的契约正式生效。”

    “吾之名,柳,愿与汝缔结契约……”

    悟空中传出古老的声音,从柳的身上迸发出强烈的绿色的光芒,柳的双眼紧闭着,他的样子发生了变化,他的皮肤像纸一样白净的几乎透明,头发变成了葱翠的绿色,身上穿着奶白色的长袍,一双裸露出来的脚漂浮在半空中,整个身体被绿色的光芒环绕着,他看起来是那样的神圣。

    月圆有一瞬间的呆滞,她确实被惊艳到了。

    柳紧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绿色的瞳孔显露出来,在他睁眼的一瞬间,仿佛有一道金色的光芒闪过,月圆以为自己的眼花了,所以并没有在意。

    她看着面前这个漂浮在空中的小男孩,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如果是人的模样,应该和她差不多大。

    “月圆,伸出你左手的无名指。”

    柳第一次发出这么古老的声音,月圆像入迷了一样,鬼使神差的伸出了左手。

    柳缓缓的靠近月圆,用手捧起月圆的左手,轻轻的捏住她左手的无名指。

    “此为通心指,连接着你的心脏。”

    “今日你与我缔结契约,便一世都不可反悔了。”

    柳静静地看着月圆。

    “好!”

    月圆没有迟疑的直接回答他的话,她有一种直觉,柳是绝对不会害她的。

    柳把自己的手放在眉心处,闭上双眼,从眉心处逼出一滴精血,哪滴精血是碧绿色的,静静地漂浮在柳的掌心。

    柳拿起她的无名指印在那滴碧绿色的精血上。

    月圆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声音

    “契约完成

    主灵:柳

    能力:透”

    “这是……对我有什么用?”月圆脑子里还是想不清楚契约有什么用。

    “从现在开始,你和我就是一体了,我的能力你可以用,但是你的灵气能不能支撑的住,就不知道了。”柳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那薇薇……是不是我现在可以帮她了?”月圆脸上带着笑容。

    “嗯……你现在可以用灵力去透视她爸爸的未来。”

    “好!”

    “那个……我该怎么弄?”

    “……注意力集中在丹田,调动灵海中的灵力”

    月圆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可以感受到丹田和灵力的存在。

    “太神奇了吧!竟然真的有丹田!”

    柳看了她一眼,撇了撇嘴

    “白痴”

    “没事,今天我心情好,随便你骂哈哈哈!然后呢然后呢?怎么看未来?”

    “想清楚你要透视的人是谁,然后调动灵力去透视未来”

    月圆脑海里想着沈爸爸,然后一点一点的从丹田里抽取灵力,灵力一丝丝的涌进她的脑海,她仿佛置身于时光机中,又仿佛在瞬移一样,她看到一幕幕影像从她身边闪过,她第一次使用这个能力,脑子像是要炸了一样,根本承受不住。

    “好了!月圆!快停下!”

    月圆却仿佛听不见一样,沉浸在透视中,她那本就稀少的灵力越来越枯竭,柳立刻拉住她得手给她输送灵力。

    “月圆!月圆!停下!听到没有!”

    月圆脑海里的影像终于停止了,她看到沈爸爸在和一个穿着怪异的男人交谈,两人说了很久,直到沈爸爸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稻草编制成的小人,然后给了那个男人一张写着不知道谁的生辰八字的纸条,然后神色坚定的看着那个男人,鞠了一躬,就拿起公文包走了。月圆猛的睁开眼,狠狠地喘着气。

    她感觉丹田处一阵阵的抽痛。

    “下次再这样,我不会在帮你了。”柳神色淡然的看着月圆“虽然你第一次使用就可以成功,但是如果你以后都这样不知分寸的话,我不介意陪你一起死。”

    “我……我知道了……我下次一定掌握好分寸。”月圆有些心虚的看着柳,她承认刚才看到影像的时候有些冲动了,但是就差一点就能看到的未来,她可不会甘心就这么放弃,所以才不顾灵力枯竭的危险一直看下去。

    “柳,我看到了,沈爸爸似乎在做什么不好的交易。那个男人,很像巫师……”

    “没错,你同学的爸爸是在用自己的气运做交易,他在诅咒什么人,几乎用上了自己未来的所有气运,所以弄不好,交易完成之后,他会突遭横祸,或者破产,或者发生一系列会让他去死的事情。”

    “这……我现在去阻止来得及吗?”

    “应该是来不及了,你现在能看到的未来离现在应该也就不到一个小时,也就是说,你看到的场景是从现在开始一个小时之内会发生的事情。”

    “那怎么办……那我即使看到了,也无能为力?”

    “让你的同学给他爸爸打电话吧,可能会有一点用,如果这样也阻止不了,那就只能等发生之后再去想办法了。”

    “嗯,我先给薇薇打电话告诉她。”

    月圆立马着急的给沈薇薇打电话,在电话没通之前就一直在组织着语言,究竟要怎么说才能既不透露柳的存在,又能让她的话有说服力,等她的话组织的差不多了,电话却一直没有通。月圆快急死了,如果一直打不通,那怎么去阻止沈爸爸。她连续打了七八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月圆真的是有些慌了。

    “怎么办?我去她家找她!”月圆立刻穿上鞋往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