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你做的很好。”

    月圆流满汗珠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她也是很开心能听到柳的夸奖。

    “这团气运也要包裹起来吗?”

    “嗯,包裹好收进灵海里,那个巫师的诅咒已经生成了,如果没有一个气运去支持那个诅咒,那么那个诅咒就会失去控制,所以你还要再来一次,将那个女人的气运给那个巫师送过去。”

    “可是我,还能行吗?”

    “你可以的,就算不行,不是还有我吗?”

    听到柳信誓旦旦的话,月圆的心稍微落了落。

    “就像刚才召唤你同学爸爸的气运那样,集中精力,再次找到那个巫师所在的地方。”

    月圆将所剩无几的灵力再一次聚集,意识体再一次穿梭在那个快进了几十倍的世界里,这次有目的,不在像上次那样漫无目的的在这个世界里寻找,而是按照上一次的方向直接找到了那个巫师所在的房间。

    从巫师抽出沈薇薇爸爸气运的时刻算起,到月圆再一次找到巫师的房间,整个过程超不过两分钟,那个巫师正在想办法怎样再去寻找一团气运来安抚那诅咒之力,很显然,虽然只过了不到两分钟,但是那诅咒之力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

    诅咒已经生成了,被施咒的人也已经受到诅咒的影响了,但是施咒的代价是一团气运,已经施下的诅咒不能收回,所以只能想办法再寻找一团气运来弥补诅咒的空缺。

    那个巫师扮相的男人已经急坏了,他应该是害怕如果不能及时弥补上这个空缺,那可能诅咒不受控制,虽然第一个遭难的人不一定就会是他,但是一旦诅咒实施完成而空缺没有补上,那他很有可能会遭到反噬。就好比是现实中借高利贷还另一个高利贷一样,这个还上了你就不可能说我反悔了我不还了,而另外一边已经出现了更大的空缺,如果不补上,那结果会更加的危险,所以说做什么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月圆在那个房间里放出了那位阿姨的气运,然后灵力不支,就立刻退了出去,所以没看到那个巫师扮相的男人像看到救星一样把那个闪着黑点的气运光团收起来,然后立刻开始做法,把那团闪着黑点的气运光团送进了他做的法阵。那个巫师虽然是着急,但他也是注意到了两个气运光团的不同,他的脸上露出一抹不正常的微笑。

    他走到沈薇薇爸爸的旁边,拍了拍他,告诉他可以回家了。

    沈薇薇的爸爸睁开眼睛,他并没有感受到失去气运之后和之前有什么区别,甚至他只是觉着自己睡了一会儿,他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头让自己刚站起身来的脑袋清醒一点,他对着那个巫师鞠了一躬,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那我就先走了,谢谢您。”

    “好。”巫师直接答应,爽快的有点不对劲。

    但是正在想事情的沈薇薇的爸爸怎么会注意到这些,他只是低着头然后走出了那个房间。

    出了大门,沈薇薇的爸爸抬起头来看着蓝蓝的天空,脸上浮现出黯然的神色,但他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拿出车钥匙,开车往家里驶去。

    月圆将哪位阿姨的气运光团送过去之后灵力透支,彻底瘫在了地上。

    “柳,我现在好难受,是不是快死了……”

    “不会的,你等一会……坚持一下。”柳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弄得月圆的心一直提着。

    “你说这话一点用都没有,我坚持!我坚持有什么用?坚持一下我就不会死了吗?”月圆抱怨着,可是柳却一句话都没有回她。

    月圆就只能一直瘫在地上,她用矿泉水画的符阵也已经快蒸发完了,她已经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这样,在灵力透支的情况下,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很短的梦,她漂浮在空中,看到了一个月牙形状的地方,那个地方夹在两座大山中间,位置很奇怪,像是硬生生把大山从中间劈开了一样,她就那么飘着,没有目的的在空中一直飘一直飘,而那块月牙形状的地方却一直都在她的脚下。

    她就飘着……飘着……

    “月圆儿!月圆儿!你没事吧,醒醒!你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月圆儿?”月圆一睁开眼就看到沈薇薇半扶着她,一脸担心的看着她。

    “没……我没事……你不用……不用担心……”月圆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仿佛是要死去了一样。

    “月圆儿,圆圆儿,你别吓我呀,我不知道你帮我之后会成了这样啊!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打120你坚持一下!”沈薇薇快急哭了,她在外面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从那个女人出来之后开始等,而月圆却迟迟不出来,沈薇薇就偷偷的打开了一点门缝,可她再往里看的时候却只看到月如圆躺在地上,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她都急死了,就慢慢的拖起月圆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一直掐她的人中,没想到真的有效,月圆竟然醒了。

    “你……你傻啊……你应该先打120再给我掐人中啊……而且如果真的有人发病了……你也不能随便动他啊……我这……我这算是命大……”月圆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她是回了一口气,但是绝对不是因为沈薇薇错误的方法。

    “醒了,那就再等一会儿……”柳轻轻的说,他的声音仿佛是羽毛般轻盈。

    月圆没有理他,而是对沈薇薇说“你快……别打120,我……没啥事,不用管我了,你让我……再睡一会儿。”月圆只是心里有点好奇为什么会做那个奇怪的梦,她想着继续睡会不会接上那个梦。

    这时候,沈薇薇的爸爸回来了。

    他看向抱着月圆的沈薇薇,嘴唇哆嗦着。

    “薇薇,我可能是见你的最后一面了。”他一开口就是非常丧气的话。

    “不!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相信我!”沈薇薇看向她爸爸的眼神充满了坚定。

    “你不懂,我和恶魔做了交易,可能一会儿我出门就被车撞死了。”

    “不会的”沈薇薇对着他爸爸笑了笑“她已经帮我解开了你身上的诅咒。”沈薇薇用视线示意她爸爸看向怀里的月圆。

    “这不是你同学吗?你别乱说了,那是诅咒,不会说解就解的……等等!你怎么知道是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