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额……你就知道你不会有事就行……”沈薇薇支支吾吾的看了一眼月圆,这种神奇的不符合常理的事情,最好还是保密比较好。

    “没关系……”月圆安抚的看了一眼沈薇薇,又转头看向沈爸爸。

    “沈叔叔……是外面哪位阿姨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气运和你的交换了……”

    “阿姨?什么阿姨?外面……我刚进来的时候没有人……”沈爸爸疑惑的看着月圆。

    “哦……那可能……可能是走了吧……”月圆心往下沉了沉,突然想起来什么“沈叔叔,你快去找找哪位阿姨,她现在身上没有气运,随时都可能遇到危险。”

    “姑娘,你说的哪位阿姨,她……她不会是……是……”沈爸爸看向沈薇薇,欲言又止“不会是薇薇的妈妈吧?”

    “如果你和我想的一样的话,那个阿姨应该就是薇薇的妈妈……”月圆看着沈薇薇,月圆心里知道沈薇薇是从心里排斥这个第一次露面的妈妈,即使她甘愿为了她爸爸而献出自己的气运,但是月圆心里想:薇薇这个死心眼子,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就放下心中对那个陌生妈妈的偏见。

    沈薇薇偏过头,不去看月圆和沈爸爸的眼睛。

    “沈叔叔,你快去找找那个阿姨吧。”

    “我……我这就去!”沈爸爸是个很耿直的人,耿直的有点傻。可就是因为他是一个这样耿直的一根筋的男人,才能把自家的生意做好做大,才能养活起这个没见过妈妈的女儿。

    等沈爸爸出门之后,月圆就静静地躺在沈薇薇的怀里,忽然意识到什么,她猛地睁开眼。

    “我!我好像没事了!”

    沈薇薇听到她说话,也才意识到,刚刚月圆说话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她进门看到的样子,那就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一点虚弱的样子都没有。

    “嗯,你才意识到吗?”灵海里传来柳不咸不淡的一句话。

    “怎…怎么回事?这是……我怎么?我不是灵力枯竭就该死了吗……这个这个,太神奇了吧!”月圆在灵海里和柳交流着,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刚刚已经枯竭的灵力,现在十分充沛。

    “你现在可以借助我的力量,你每做完一件事情,你的灵力就会充沛一分,一件一件的积累,你的丹田会越来越强悍,灵力储备的就越来越多,只是你暂时没有办法将你做好的事情所造成的灵运转化成自己能够使用灵力,所以现在只能由我作为中间点来转化,但是,因为有我这个中间点,你接收到的灵力也会削弱,只有当你自己强大了,可以自己转换了,那时候才能一分不差的把灵运转化为你自己的灵力。”

    “然后就是,如果你做的事是被人拜托的,那么你完成它就会得到相应的回报,回报关乎被拜托的这件事情的大小。”

    “我不是说越大越好,就你现在的这点低微的灵力,就从小的做起就行,毕竟蚊子再小也是肉。”

    你能不能不要经常损我,你知不知道一个正常的人经常被说傻还真的能变傻呢!!!月圆只敢自己在心里偷偷的说柳的坏话,表面上装作一副我在很正经的听你说话的样子。

    “那我该怎么判断这件事有多大或者有多小呢?”

    “就照着今天你办成的这件事来说,这件事情的难度对于一个新手来说已经是属于中上了,但是随着你灵力不断增强,和这件事差不多属于同类的事情对于你来说获得的收益就会越来越小,所以没有办法去准确的评判这件事有多大多小,主要是取决于你的能力有多少。”

    “啊……这样啊。”月圆心里想着:所以你说不说有什么用吗??

    “但是今天的事情对你的灵力补给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就证明,今天做的这件事对于你来说就算一个大事。”

    “嗯嗯嗯嗯!”月圆一副我听懂的样子,郑重的点了点头。

    “你仔细感受一下,你的丹田是不是灵力非常的充裕?这就证明这件事对于你来说已经是一件非常大的事了,就这样来说,如果你做的是一件小事,那么你收到的灵力就会很少。所以你还可以从自己丹田的反馈来评判这件事的大小。”

    “好了你不要说了,我想知道的事在做之前知道这件事大不大小不小,这做完等着反馈,就算我知道他大不大小不小的又有什么用?我这还不能挑着做呗?”

    “你还想挑着做!!?”灵海里传来柳第一次这么大声的说话声。

    “你可是契约者!本就比那些平常人强大!你还不珍惜你的能力?你们人类不是说能者多劳?你一个人类还不如我这个精灵知道?”柳虽然平时有些臭屁喜欢装作高冷的样子,但是也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这不就绷不住了。

    月圆忍住笑意,他们两个一直用灵识交流,月圆看不到柳现在这幅臭屁的样子,但她只是想一下就感觉好好笑,这个平时绷着说话的小鬼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嗯嗯嗯嗯!我知道了!我不挑,谢谢您老的教导哈。”月圆我们调侃的语气回答柳。

    柳这才回过神来,回想了一下刚才自己的失态,一个字都不说,关闭了和月圆交流的灵识,月圆终于也是忍不住噗的笑出声来。

    “圆圆儿,你这是……这是怎么了……”沈薇薇抬起手来摸了摸月圆的脑袋,她刚才目睹了月圆的一切怪异行为:月圆一会点头,一会摇头,还突然大笑起来……

    沈薇薇真的有些接受不了月圆闭着眼做的这些奇怪的行为,她真的有些自责,她也没想到,请月圆帮了一个忙,竟然把她给整得有些精神病了……

    “月圆儿……你看起来虽然没有刚才那么虚弱了,但是你要振作起来啊,千万不要因为帮我就得了失心疯……”沈薇薇一下子搂紧了月圆的脑袋,把她的头捂在了自己发育良好的大胸脯子里,一只手紧张的抚摸着月圆的头发。

    “噗……薇薇你快放开我……勒死我了……我没失心疯!你快松开!”月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还没拔出来,就突然被沈薇薇勒住了,然后脸还贴在了某个很软的位置,硬生生的把她从自己的世界里给憋醒了。

    沈薇薇听到月圆说的话,赶忙松开了紧勒着月圆的双手。

    “啊……你没事啊……没事就好……哈……哈哈……”为了避免尴尬,自己干笑了几声。

    “别高兴的太早,还有事情没完成呢。”柳总是在人高兴的时候扫兴。

    “怎么了?”月圆听到刚关闭灵识的柳突然又主动给她说话,还是让人摸不到头脑的话。

    “她的妈妈……没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