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沈妈妈的灵魂体点了点头。

    “那我就开始了”

    “把灵力汇集在手上,然后输出来,将那道灵魂体包裹住。”柳一步一步的指导着月圆,月圆这两天什么事情都是第一次做“切记,不要着急”凡事都有第一次,月圆已经做的很好了。

    月圆听着柳的指导,慢慢的引导着流淌在经脉的灵力,让它们汇集在手上,当手掌上缓缓的升起一缕绿色的光芒,月圆才知道,“原来灵力也是有实体的!”月圆在心里感叹了一番,不得不说这灵力泛着绿光,晶莹剔透的,让人看了一眼就觉着很美。

    当灵力慢慢的包裹住沈妈妈的灵魂体时,月圆很清晰的看到沈妈妈的灵魂体变的透明了些。

    “柳?怎么回事?”

    “没关系,等会再说,现在把灵力作为你要做事情的助手,然后将灵魂体压缩,注入你同学的眉心。”

    “好”有了前几次的经验,月圆也可以熟练的应用灵力。她把包裹在自己灵力中的灵魂体压缩,让那道灵魂体融进自己的灵力中,直到融合成功后,灵魂体彻底成为了灵力的一部分,月圆才能用自己的意识来控制那道灵力。月圆把那道灵力化为一缕绿色的光芒,然后缓缓的送进沈薇薇的眉心。

    成功了。

    “柳,刚才沈妈妈的灵魂体明显透明了很多,怎么回事?”

    “之前给你说过了,她会在死后的三天里把身上本来的灵力散完了,而现在你用灵力把她的灵魂体包裹住了,她身上剩下的灵力就会自动被你的灵力吸收。”

    “那,沈妈妈岂不是消失的更快了。”

    “嗯,本来之前在她活着的时候你已经吸收过一次,对于一个不用灵力的活人来说,自然是没有什么影响,即使没有了,人体也会自动的吸收天地灵气,重新化为身上的灵力,只是时间会久一些,然后她的灵力还没来得及恢复就死掉了……嗯……本来就会消失的早一些……现在的话……”

    “柳!你怎么不告诉我?我也提前给她俩商量一下……这样的话……万一……万一他俩刚谈完沈妈妈就消失了怎么办……”

    “其实对于她们来说没什么大问题,本来人就看不到灵魂体……”柳让月圆这么做也是为了沈薇薇她们母女好……她就知道月圆知道了肯定又会磨磨唧唧的,倒不如先做了。反正对沈薇薇母女没有坏处。

    月圆愣了一下,柳说的没错,沈妈妈本来灵力就没多少,而且也是无意识的在人间飘荡,这样也算是早点让沈妈妈解脱。

    “……”两个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月圆就静静地看着床上躺着的沈薇薇,看她紧皱着的眉头一会舒展开一会又皱起来,着实有些好笑。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月圆坐在凳子上已经睡着了,一道绿色的光芒从沈薇薇眉心处射出,重新化为站在床边的沈妈妈,只是更透明了些。

    沈薇薇睁开眼,眼神不再是呆滞的,而是充满了温暖和笑意。

    沈薇薇看了一眼坐在凳子上的月圆,没有叫醒她,而是安静的从床上坐起来,她看不到妈妈到底在哪,但是她知道她一定还没有离开。

    “妈妈……你什么都不要想……就轻松的离开……我和爸爸会照顾好自己的……”沈薇薇眼中闪烁出一点泪光,但是她是在幸福的笑着。

    她看不到的是沈妈妈的灵魂体就漂浮在一边,仿佛随时都会消散,而且从沈薇薇的眉心处出来之后她的意识本来就应该消失,而她好像一直在坚持着,等沈薇薇的话说完,她露出一抹微笑,然后消失在了人间。

    清晨一抹刺眼的阳光从病房窗帘的缝隙中伸进来,月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直接看到的是安静的坐在病床边的沈薇薇。

    “看来是没事了。”月圆给柳说了一句,但是柳没有理她……

    月圆没有在意,只是站起来走到沈薇薇的旁边,轻轻的拍了拍她“薇薇……你没事了吧……”

    沈薇薇抬起头来看着站在身边的好朋友,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站起来把窗帘拉开,从三楼的病房里看外面的风景。“月圆儿,你说之前我怎么没有注意到,早上的风景这么美……”

    月圆没有说话,而是坐在了沈薇薇刚才的位置,静静地等她的下言。

    “现在妈妈应该已经离开了……”沈薇薇低了低头,然后又看向远方“你知道吗,她告诉我说,当初我爸爸是个愣头青,是个毛头小子,”她仿佛陷入了沉思,还笑了笑,又立刻回过神来继续说“而我的妈妈,是书香世家的姑娘……他们两个是偷偷的谈恋爱的……而且我爸爸还是个很浪漫的人……”沈薇薇说了许多沈妈妈告诉她的当年的事情。

    月圆听到她说她爸爸妈妈的事情,开始有些好奇自己的爸爸去哪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又是有什么幸福的过去呢?但是月圆又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爸爸,也从来没有听文雪妈妈提起过,她已经长大了,既然文雪妈妈不想提起,那她也就不会问。

    “但是啊……是我妈妈的爸爸……那个死老头……偏偏要让我妈妈嫁给他的什么世交,什么狗屁玩意儿?”听着沈薇薇话锋一转,就开始不停的吐槽那个世交和那个老头“然后逼的妈妈离家出走,这才有了我,但是那个世交的儿子偏偏是个纨绔的二世祖,他逼着我妈妈嫁给了他,后来知道妈妈她有过一个男人,就开始折磨她……这个王八蛋……我爸爸在外面打拼,从来都不知道妈妈在家里过得生活连狗都不如!”

    月圆看着说出这话的沈薇薇有些心疼,又联想到自己甚至连爸爸都没见过……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

    “然后有一天,那个二世祖翻出来我妈妈珍藏的旧物,翻出了爸爸的联系方式……我都不知道爸爸他这十几年来……连电话号都没有换过……”

    “他给爸爸通了电话,还约爸爸见了面,还给爸爸看了那个二世祖打骂妈妈的视频……然后才……”

    “爸爸一生都是那么的耿直……那么老实……这次却逼得他做出这么疯狂的事……”

    沈薇薇转过身来,看着月圆

    “月圆儿!谢谢你!”她实实在在的给月圆鞠了一躬。

    “其实妈妈她在交换之前就已经有了寻思的念头,她甚至还喝过安眠药,找过各种方法寻思,但是她又害怕,所以这次交换气运……只能算是让她解脱的一个契机吧……我妈妈的爸爸很早就去世了,所以我也不怨他,但是那个二世祖,活该被诅咒!”

    “月圆……如果爸爸想开的话,不再在这个地方生活……想要搬走的话……我们也一定要保持联系啊!”

    月圆看着已经想开的沈薇薇,面露微笑大声的告诉她“那必须的啊!”

    ……

    之后的一个月内……沈爸爸在那个生活了很久的地方办了一场很大的丧事,然后就搬离了那里。

    撞人的那个司机,因为是人不遵守交通规则才发生了事故,但是出了人命,所以被判了几年的刑。

    而那个二世祖,突然家族破产,又被查出来贪污,直接被抓进了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