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圆圆!起床吃饭了”文雪妈妈轻轻的敲了敲房门,距离沈薇薇的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十天。

    “哈~”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月圆扒拉开挡在脸上的头发,“知道了妈妈”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使劲伸一个懒腰。月圆快速从床上起来,换上了校服。

    麻利的收拾好之后就坐在饭桌前,看着文雪妈妈做好的饭菜,从她懂事以来,好像没有和文雪妈妈一起吃过一顿早饭,她总是叫她起床之后就去工作了。

    “诶……我这刚开始营业……还一分钱都没赚到呢……怎样才能让别人知道我呢……”月圆一边咬着筷子一边想着。

    “慢慢来吧。”柳应和了一句。

    “不行!怎么能慢慢来?文雪妈妈那么辛苦……我都已经十三岁了……多少也能帮她减轻一点负担……”

    “你该迟到了。”

    “啊!哦哦!”月圆立刻拿起书包来开始往学校赶。

    “别忘了锁门。”

    “知道了知道了!”柳和她相处了一个月,这些丢三落四的小习惯了解的清清楚楚。

    “月圆!等你好久了!你能不能早一点出门啊!”吴严已经站在马路对面等着月圆了。他们两个从小学开始就一起上下学,而且在这种比较偏僻的郊区,学校本来就不多,而月圆和吴严一起上的学校就是一所小学和初中直升模式的学校。

    “我知道了,你就会天天催我!”月圆支起车子,听着吴严的抱怨,暴脾气的冲着吴严喊了一句。

    “我不催你咱俩天天迟到!”看着月圆骑着车子赶到马路对面,吴严也上车抓紧时间往学校赶。

    “月圆,之前我问你的那个事你还不告诉我啊!”吴严骑着车子扭头看着月圆。

    “我都说了你想知道去问沈薇薇啊,我哪知道你问的那个什么家族秘辛!”月圆听他问这个问题听的耳朵快起茧子了。吴严听说沈薇薇的妈妈死了,什么集团破产了,沈爸爸又带着沈薇薇搬家了。这一系列的事情联系起来,导致吴严这个智障充分发挥了想象力,自行脑补出一场豪门秘辛,天天围着月圆问这问那。

    “你说你天天问这问那,怎么就不关心一下她妈妈是怎么死的?啊?人家家里发生了啥事你还想知道个清楚啊,怎么不美死你”

    吴严撇了撇嘴,“谁没点好奇心啊!那你也不知道她妈妈是怎么死的,我问了你也不说啊……”吴严就自己小声嘟哝着。

    “你的生意来了……”柳适时出声,为她的发财之路是处处留心。

    月圆听到柳的话,脑子立刻开足了马力运转。

    “哼!就说你智障吧!问了一个月了都问不到点上,我知道的你就不问了!”月圆做一副很高傲的模样,把头抬得高高的,撇了一眼吴严。

    “你知道她妈妈发生什么了啊?”吴严立刻来了兴致。

    “嗯啊!我告诉你啊!这可是大秘密!”月圆把车子靠近了一点吴严的车子“我小声告诉你啊……就是被下了诅咒……然后有人帮他们解决了……但是要付出代价……所以她妈妈死了……”月圆那可是睁着眼说瞎话,不过说的也沾点边。

    “啊?什么诅咒这么厉害啊!都能害死人?”吴严这个人,有三大特点,第一就是脑洞大,第二就是怂,第三就是贼老实。

    “哼哼~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也不方便告诉你太多,但是吧……你就不想知道是谁帮他们解了诅咒吗?”月圆故作玄虚的瞟了一眼那个一听到诅咒就缩脖子的智障。

    “啊……啊?谁啊?”吴严听到诅咒这两个字那是贼害怕的,平时他妈妈就有点信这个鬼神什么的,小时候吴严又经常发高烧,吴严他妈妈就说他那是中邪啥的,这才让他对这种不符合科学的事情敬而远之。

    “就是你眼前的喽!”

    吴严看了一眼月圆,“哈哈哈!你快别给我说这个了!谁信啊!”

    月圆放下就不干了,立马来了个急刹车,吴严看她刹车也不得不停下来。

    “干嘛啊你……”吴严弱弱的问了一句。

    “你不是不信嘛!我让你看看!”月圆就要凝结灵力在手上让吴严看清楚什么叫做灵力!

    “你冷静些……”柳提醒道。这种事情可不是想说出来就能说出来的。

    “我知道……吴严没问题,一起玩了十来年了我还不了解他啊!”月圆对于柳这种不必要的担心还是不在意的。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他有要暴露的举动,我不介意直接删了他的记忆。”柳只是又提醒了一句就没再说过话。

    吴严盯着那个非常认真的女孩,看她把双手打开掌心朝上,又闭上了双眼,然后过了几秒钟,从她的手掌心中窜出一缕绿色的光芒,光芒中仿佛透着点点星辰。

    “哇……月圆……你你什么时候学的变戏法!好神奇啊!”吴严发出白痴一般的感叹。

    月圆还以为他要感叹什么,听到他说变戏法的时候真的没忍住差点暴走了。

    “喂!你这个白痴!看不见吗?看不见吗?这是我的力量!啊?”月圆朝着那个一脸白痴样的智障喊道。

    “……力量……月圆……你没开玩笑吧……”吴严哆嗦着嘴唇子看向月圆,如果说这真的是变戏法,那他非常乐意接受,但是吧……月圆既没有学过变戏法,又说什么力量,让吴严的认知被刷新了。

    “骗你做什么……就是我……看到没?就是我帮沈薇薇家解除的诅咒啊!”月圆看他这幅傻了一样的模样,忍不住骄傲的说“怎么样?以后你要是再中邪什么的,尽管找我啊!给你打八折!”

    “额……嗯……月圆,我们快迟到了……”吴严像是在转移话题一样告诉月圆快迟到了,而月圆也丝毫没有起疑心,柳就更不可能管他们这些事了。

    “哼哼~看好了吧,迟不了到!”说着月圆就把灵力释放出来,加持在两辆自行车上,然后用意识操控着灵力,让自行车疯狂的运转,车速差不多赶上电动车了。

    早晨的大马路上,只能听见吴严的一声悠长的惨叫

    “啊啊啊啊!太快了!月圆快救我!”

    然而月圆并没有理他。

    到了学校的时候,吴严的头发变成了标准的大背头,他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又理了理头发,然后把车子停好。

    “怎么样~刺不刺激!!”月圆的头发也彻底变了样,然后一脸兴奋的看着月圆吴严,她也是第一次把灵力灌注到自行车上,感觉超爽的“下次我要试试电动车!等我有钱了先买一辆!”

    吴严摇摇头,他的脸快被吹僵了,

    你随便吧!但是千万别再找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