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月圆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家里有事吗?”月圆背着书包冲进教室,吴严立刻就抓住她问东问西。

    月圆冷静了一下,她实在是不想回来!看了一眼旁边一脸白痴样的吴严,叹了一口气“吴严……以后放了学咱就赶快回家,别在学校逗留,知道没?”

    “我知道啊,我还着急回家看电视呢……不过……怎么了?”

    “学校里有不干净的东西,你不会想看到的……”月圆看着吴严,就他那小破胆子,让他看见冤魂,估计分分钟晕过去。

    “我当然不看你说的那什么玩意儿……当然了”吴严挺了挺胸脯“劳资这么阳刚正直的一个人……就算是孤魂野鬼看见我那也是他们先跑!”

    “懒得理你!”

    月圆趴在桌子上,准备睡觉……

    “月圆!听课!”柳突然间开口,把月圆吓了一跳。

    “你干嘛啊……我这听了也不会啊……你别逼我了……我这不是听不听课的问题,是脑子不好用!!”月圆解释完把头换了个方向继续准备睡觉。

    突然脑子里“滋溜”一下,月圆脑子变得超级精神,愣是没有一点困意了……

    “柳……你干嘛啊……就算这样我也听不懂啊……”

    “听的懂。”

    月圆只能是把身子直起来,一个手杵着脑袋,看着讲台上的化学老师手舞足蹈的表演着……竟然不知不觉的就被吸引住了……一节课下来也记住了一点东西。

    作为中国好邻居,下节课的数学,月圆很好心的把吴严叫了起来,见他那副昏昏欲睡的模样,月圆就给他打了一道灵力。这可是最好的辅助,连那个比月圆还懒的吴严都能听课了。

    “这道灵力只是让你们可以心无旁骛的做一件事而已,你并不是听不懂,你只是没办法静下心来去做一件事,只是浮躁……”

    “我觉着你说的也在理……那以后你给我输送灵力,我带领着吴严学习!怎么样?”月圆现在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竟然对学习产生了兴趣!

    “你自己也可以,我给你说过很多遍了,把灵力作为辅助你去做事的东西,你可以操控它做很多事情。”

    “哦~”

    “月圆月圆!我竟然听懂了那几个公式啊……怎么回事啊……我要变成好学生了吗?哈哈哈我吴严也有今天哈哈哈!”

    “以后我督促你学习……咱俩一起考一个最好的高中!然后一起上最好的大学!”

    吴严听了她说的话眼神暗了暗,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信誓旦旦的看着月圆的眼睛“那必须的!”

    “晚上去我家吃饭吧,叫上你妈妈。”

    “怎么了?你家今晚有什么大活动?”相对于只有两个人的家庭,是体会不到三个人的热闹的,而且文雪妈妈也不是太爱热闹的人,她一直都是个文静的温柔的女人。

    “嗯……今天晚上给我妈妈庆生,你妈妈不是和我妈妈关系也很好吗?我觉着我妈已经邀请了你妈妈了,我就顺便给你说一声,你也记着提醒你妈妈。”

    “好嘞!”

    ……

    下午的课还是像往常一样,不过这个班里多了两个听课的人而已。

    “月圆!记得来啊!”吴严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扭过头去朝着月圆喊道。

    “我知道啦!”

    月圆打开院子的门,没有锁着,文雪妈妈已经回家了。

    “妈妈!吴严说今晚去他家吃晚饭!”月圆一边换拖鞋一边低着头喊着。

    “我知道……一会咱俩一起过去。”文雪妈妈从厨房里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我抓紧时间做了一个小蛋糕,待会一起拿过去吧。”

    “哇!妈妈你竟然做甜品了?我可是好久没有吃到过了。”月圆结果文雪妈妈手里的盒子,文雪妈妈做的甜品特别好吃,只是早上没时间做,中午又不在家吃,晚上也是凑合一下就行,所以不会经常做。

    “好啦!快去把校服换了咱们就过去!”文雪妈妈摸了摸月圆的头。

    ……

    “来啦!快!快进来!文雪你这是做了甜品呐?”吴严的妈妈是一个特别开朗的女人,他家的乐趣总是特别多。

    “嗯,今天下班早,想着你生日怎么也得准备点礼物,你不是爱吃我做的蛋糕吗?”月圆把手上捧着的蛋糕放在桌子上,除了这一个蛋糕还有慢慢一大桌子菜。

    “阿姨!这也太丰盛了吧”月圆是一点都不认生,直接坐在餐桌前,从小就经常来吴严家蹭饭的月圆和他们家的人混的特别熟。

    “好啦,都来吃饭吧!看小月圆都饿了。”吴严妈妈掺着文雪妈妈的手臂领她坐上座位,然后招呼着倒上饮料和酒。

    “小敏又长了一岁!诶……老啦老啦。”文雪妈妈拿起饮料杯和吴严妈妈碰了一个,也是忍不住想感叹一下,从月圆来到这个小地方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年,两个小豆丁都长大了不少。

    “是呢……”吴严妈妈眼睛暗了暗……她心里有个过不去的坎,但是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这件事憋在她心里十四年了,从来没有告诉过吴严,也不敢告诉。

    人岁数越大,越容易感叹人生,想要放下又不敢放下,想要解脱又不敢解脱。

    吴严妈妈现在想找个人倾诉一下,但是这件事实在是太重要了,不然不至于憋在心里十几年从来没有说出来过,连吴严爸爸都不知道。

    文雪妈妈看她不太高兴,但是也没有问什么。吴严妈妈很快调整好接着活跃着气氛。

    饭后先消消食,然后在吃文雪妈妈准备的蛋糕。

    吴严妈妈拉着文雪妈妈的手要带她去房间里说着悄悄话“待会你们不撑得慌了,就吃蛋糕吧,记得给我留一块!我找文雪说会悄悄话你们都不许进来啊!也不能偷听!”

    “知道啦知道啦!”几个人围坐在茶几旁,看着电视磕着瓜子,也没人会去偷听两个中年妇女的悄悄话。

    吴严妈妈把文雪妈妈拉进房间,把门反锁了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看你吃饭的时候就有些不对劲,要说什么?还这么谨慎?”文雪妈妈有些好笑,这个吴严妈妈平时都是一副乐观开朗的样子,很少见她面露愁色。

    “文雪……有些话憋在我心里很久了,一直没有找人说过……”吴严妈妈很犹豫的开口。

    “其实……和你相处了十几年了,我觉着你这个人真的很不错……所以今天我真的想把那个事情说出来……因为我心里真的太难受了……”

    “小敏,你尽管说,今天说了,明天我就当什么都没听到,你放心。”文雪妈妈看着吴严妈妈那副伤心的模样,一起相处了十几年,怎么说都已经像一对老姐妹一样了。

    “其实……严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