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月圆你听我说完……吴严妈妈告诉我,吴严在娘胎里受过伤害,所以他什么魂没有塑造好,所以实际上他天生就是有残缺的。只是……医学上查不出来……”

    “其实我本来不是很相信这种邪乎的事,毕竟吴严他还没有到十五岁,但是他小时候确实是多灾多难……所以我又不得不信……”

    “圆圆……如果是先天的缺少什么东西可以修复吗?可以的话,你问一下神仙大人。我知道你如果有办法的话一定会帮吴严的,你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

    “妈妈!你在说什么啊!你只要告诉我就一定会尽全力帮他的啊!这种事……我马上去问!妈妈我先回房间了!”月圆心里突然悬起来,不知道吴严知不知道这件事,突然好担心……

    ……

    月圆一屁股坐在床上,已经了解情况的柳默默地从灵海里飘出来……

    “长话短说,关于主魂缺失的事情我的继承记忆有限……只能有多少让你看多少了……”柳伸出食指点在月圆的眉心,“闭上眼睛。”

    月圆听话的闭上眼睛,然后感觉自己的脑海里冲入一段记忆。

    人有三魂七魄,其中三魂从母亲怀孕开始,每个月从三台星降下一灵,至三月满,婴儿的三魂就形成了,可若是三大主魂不满,就会有相应的后果。三大主魂为胎光、爽灵,幽情。吴严主要是胎光受损,所以奠定基础的胎光没有行成完好,所以他活不长。

    “不对啊?如果胎光没有行成好不应该当下就……?平常孕妇如果三个月前摔一跤就应该流产了吧?”

    怎么想也不符合常识,先天受损,怎么还能长这么大?身体完好?医院一点都检查不出来?

    “所以说……这其中有什么蹊跷……?”

    “我说了我的继承记忆有限,只有这些,你还想知道什么我就没有办法了……所以现在你能做的除了平时对他好一点,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说……我现在也算是个小半仙了吧?怎么还是什么都做不好?”月圆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有了灵力又怎么样?还不是保护不了自己的朋友?

    “……”柳没有说话,因为他帮不上忙,从他醒来之后就一直在那个偏僻的村子里呆着,继承的记忆也只有一些关于灵力的常识,甚至他自己到底是不是精灵都不清楚……

    “我现在都觉着没办法看吴严了……你说如果他不知道这件事……我如果有什么表现的话他一定会感到奇怪的……”

    “那就当你不知道好了。”柳化为一缕绿色的光芒进入月圆的灵海,月圆的灵力有限,柳现在也只能在外面呆十分钟,保持灵体是一件很费灵力的事情,所以除了必要的情况他要出来,其余的都可以用灵识交流。

    “我尽量吧。那……我先去告诉妈妈……”

    ……

    月圆把情况都给文雪妈妈说了一遍。

    “没事……我明天去告诉吴严妈妈……你别太有压力了,如果神仙大人都无能为力……诶……快去收拾收拾睡觉吧!”

    “妈妈!如果我能为他做什么,我一定会帮他的!”月圆坚定对文雪妈妈说,然后就回了房间。

    “哎……”文雪妈妈叹了口气“可怜这个孩子了……”

    ……

    第二天……

    月圆早早地起床,连文雪妈妈都没有去上班呢,月圆就已经吃好饭穿好鞋等着去学校了。

    “我不能太明显!”月圆走到门口,顿了顿,又回到屋子里……坐到沙发上,没一分钟又站起来,走到门口……又走回去……

    “圆圆,妈妈去上班了,你看你如果怕他多等你你就出去等他呗?”文雪妈妈拿起门口衣架上的挎包,打开门就要出去。

    “哎哎!等一下妈妈!我和你一起出去!”月圆做作的装装样子,掸了掸身上的校服,跟着文雪妈妈出了门。

    吴严正好从家门口出来,刚要推车子,就看见让他这十三年都没看到过的奇观!

    “月圆!你怎么这么早!太可怕了吧!那我以后是不是得更早啊!”

    “哼!”月圆傲娇的抬了抬头“你有毛病啊!起那么早干什么?等我等上瘾了啊?”心里有一丢丢的感动,但是!月圆绝对不会承认的!

    “我是男生,我等你就应该的啊!而且我还比你大,我还……”

    “好了你别说了!”再说我的眼泪就掉出来了……

    月圆没有继续感伤下去,而是给妈妈说了一句路上慢点之后就推起车子来往门外走去。

    “喂!你走不走啊?”吴严站在车子旁边不知道为什么一脸欣慰的看着月圆,看的月圆就联想到吴严死了这件事“你有毛病啊!看我干什么!!”

    “就是突然觉着你好像变了……”吴严喃喃的说了一句,然后推起车子来也往门外走去。

    路上还是像往常一样,有话就说,没话就沉默,一直到学校。

    “谢谢你啊月圆!”吴严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让人莫名其妙的话。

    “嗯?谢什么?”月圆刚放下车子,就抬起头来看着吴严,一脸疑惑。

    “啊?没事啊?咱俩今天没迟到!快走吧!”吴严放好车子,就径直的往教学楼走去。

    “哪里怪怪的……?”月圆看着吴严并不广阔的背影,甚至还有点娇弱……啊呸……瘦弱瘦弱!

    ……

    “待会记得去那间教室。”柳一进教学楼就提醒月圆。

    “我知道。”月圆走到吴严和她的座位,吴严已经做好放好了书包。

    “吴严!待会好好听课!我给你留一道灵力!然后我有事就先走了!”月圆靠近吴严,然后食指点住吴严的眉心,输入一道灵力。

    “啊?啥?你不是刚到学校吗?”吴严感觉到头脑一阵清明,然后看着月圆“不是,你怎么回事?是不是家里出事了?”

    “没有!你想什么呢?就是一点邪乎的事!说了你也不敢听……”月圆瞥了一眼吴严“不给你说了,我去看看老巫婆来了没有,我去请个假!你不许睡觉!”月圆装作很凶的样子瞪了一眼吴严,然后就走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