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回家吧。”傻子才会想怎么把冤魂吃掉!连吸收都理解不了……智障!

    “哦!哦……那我今天就不用回班听课了?”月圆试探的问。

    柳最近的态度就是逼着她学习,让她可以考进更好的城市,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

    “柳,我现在是把他放出来还是怎么样?”

    “放出来,记得灵力一定要包裹住,不然你离他太近会被怨气侵入体内,一旦怨气入体,你就会高烧不退,不及时排除可能会死。”

    “嗯,知道了。”月圆坐在自己的床上,闭上眼睛聚精会神的用灵力引导着被灵力包裹的冤魂,从灵海里放出来的冤魂形象很好笑……就像是用绿色的水晶泥包住了一只黑色的虫子一样,真会看起来就像一个绿色的蚕蛹。

    “噗哈哈哈哈哈哈!这什么鬼?我记得在学校包裹好的冤魂可不是这样的,哈哈哈”月圆看着那个只露出眼镜的绿色蚕蛹,莫名的笑死个人。

    “那就是看来他怨气不是太深,可以被你的灵力所吸收,你看他的周围的黑气已经几乎没有了。”

    “哦~是这么回事?”月圆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那个冤魂,眼睛里不经意间闪过一缕红色的光芒。

    柳在灵海里感受到了一丝异常,立刻从灵海里出来。

    柳直直的看着月圆的脸

    “月圆,你刚才怎么了?”

    “我?我怎么了?没事啊。”月圆有些莫名其妙,干嘛突然盯着她看,这么一张俊脸在眼前还挺让人害羞的……

    柳的眼角一抽……有时候还真想听不到她心里的小九九……这么正经的问她,她竟然还能想到俊不俊这个事……他这是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契约者啊!

    “啊,柳你怎么了?”月圆看着愣神的柳眼角抽了一下,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毕竟这么一张完美无瑕的脸突然抽一下眼角让人反差挺大的……

    “我!我还是进去吧!”眼不见为净!柳化为一缕绿色的光芒进入月圆的灵海。

    “怎么了嘛……”月圆有些搞不懂这精灵是什么想法?说盯着人看就盯着人看,说不看就不看……哼……我长这么好看你看不看!

    “……”

    柳内心:我能把这种奇怪的联系取消吗?

    “这位先生……哦不……这位冤魂……你能和我交流吗?”月圆笑眯眯的看着那个冤魂。

    “他可以听懂你说的话,但是他愿不愿意回答就看他了……毕竟他之前也是人。”柳提醒道。

    “好!”月圆收敛起自己的表情,直勾勾的看着那个蚕蛹。

    “喂!你为什么总是在育人中学的美术教室呆着?”

    “把他包裹在嘴上的灵力解开啊,你是不是……”傻啊!

    “哦对……哈哈……”月圆收起包裹在冤魂嘴上的灵力。

    “嗯?”月圆解开后看着那个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的冤魂。

    “我……我不知道……”冤魂颤巍巍的开口。

    “什么?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谁知道?”对于冤魂的回答,月圆十分!不满意!

    “我真的不知道!我这两天莫名其妙的就出现在那间教室,我……”

    “莫名其妙的出现?我怎么觉着你说的一点都不靠谱?亏你以前还是个人类,啊?一点都不为人类做贡献啊?让你说个原因你都不知道?”月圆当真是拿出了班主任那个老太婆的气势,一句接一句的逼问着。

    “我真的不知道啊……”那个冤魂弱弱的开口,她的怨气已经被月圆的灵力蚕食的没有多少了,平时他还能怨气外漏秀一下自己的水平,现在想漏都漏不出来了。

    “可是……”月圆刚要说话,柳就开口了“我觉得这件事有蹊跷,你换个方式问他。”

    月圆用灵识嗯了一声,然后继续看着那个冤魂。

    “哈哈!好啦,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啊?是本地人吗?”月圆立刻变出一副哥俩好的样子,翘起来了二郎腿,笑眯眯的看着不敢造次的冤魂。

    “我……我叫杨学瑞,之前……在我印象里应该是这个地方的……”

    “听你的名字还挺文艺的,你怎么就想不开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怨界?”月圆一点一点的从选过的嘴里套话。

    “我之前……”冤魂抬起眼来看着月圆,又立刻垂下去“之前是个教书先生……之前你说的育人中学还没有那些个操场,花园什么的,就只是一座年纪大点平房……然后我在那里边教学生们画画……”

    “所以你就出现在美术教室?”月圆听到了一些线索,当即就发问。

    “不不……我虽然认识那个学校,但是我没教多长时间就离开了……”

    “为什么离开?”

    “那里有一个很虚荣的校长,他总是利用别人的功劳,还经常逼着我们这些拿着微薄工资的小老师去应酬那些有钱的商人,我可是老师啊!应该清廉正直,做学生的榜样!我实在是受不了就走了。”

    “看来你还是个好人啊!”月圆一脸崇拜的看着那个冤魂。

    “你清醒些!一个那么正直的人怎么会把自己出卖给怨界?”柳实在是受不了这个满脑子都是和平正义的小孩子。

    嗯!柳说的很对!

    月圆突然收起那副崇拜的样子,用犀利的眼神看着冤魂。

    “呵!你可别逗我!你一个冤魂竟然往这里给我讨论什么清廉正直?真是会开玩笑!”月圆交换了一下腿,被压的那条腿有些麻了……

    “不是的!是那个校长逼我的!我当初那么正直!怎么会想入怨?是他!是一个有钱的老女人给那个黑心校长说要……要……要养我!然后那个校长竟然……”

    “竟然什么?”月圆竟然被他勾起了兴致。

    “竟然给我下药……可我已经有了未婚妻!我怎么能?……后来我死都不从,那个老女人就把我未婚妻给……找人……奸污了……我……我……”那个冤魂空洞的眼睛中没有泪水,但是却能看出来他真的很悲伤。

    “我真的是气不过……我很愤怒!真的很愤怒!我……”那个冤魂说话还是一副老书生的样子,一板一眼的,显得特别呆。

    “我就找了一个很厉害的巫师……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