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那个谁?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月圆看着那个冤魂,和柳说了一会话就忘了刚才这个冤魂说过什么了。

    “啊……我……我叫杨雪瑞……”那个冤魂空荡荡的脸上只剩下一个鼻子和一张嘴,说起话来格外的惊悚。

    “那个……我忘了给你说了,哈……你睁开眼吧。”

    从那张空荡荡的脸上慢慢的浮出来两个空洞,然后慢慢的长出来没有瞳孔的眼珠子,月圆就站在杨雪瑞的面前,看着那令人……的画面,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杨雪瑞啊!是这样的,你的怨气已经被净化过,但是我只吸收了大约一半,这剩下的……”冤魂听到她说的话慢慢的抬头直视月圆的眼睛,然后等着她继续说下去“这剩下的我打算还给你,你觉得怎么样?”

    “还给我?真的?”冤魂愣了一下然后立马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当然是真的!而且这净化过的怨气已经相当的纯净,你以后就不用回怨界那种肮脏的地方了。”

    “肮脏……?其实我觉得怨界也并没有你说的那么……里面有很多善良的冤魂,他们还存有人类的意识,懂得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只是呆的时间长了,会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而已……”那个杨雪瑞是一个看起来很耿直的男人,说出来的话也都是正直人士说出来的大话。

    “你也别说什么怨界有好的冤魂什么的话……我并不了解你们怨界的事情。但是我认为,既然能被人界的人憎恶,就证明你所说的那些善良的冤魂只是极少数。”月圆心中有数。

    人界有契约者来对付这些冤魂,就已经证明了冤魂大部分都是极恶的。

    杨雪瑞低下了头,她说的没错,作为一个已经在怨界呆了两百年的冤魂,怨界的情况他也是再清楚不过了,冤魂的确是都是恶毒的,甚至极少数有良知的冤魂也会经常控制不住自己。

    “你也别失落,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努力变得更强,然后有能力去把冤魂渡化,让整个怨界不复存在!不!应该是等他们被渡化之后人类可以接受他们。”月圆也是突然心中迸发出这种想法,虽然不知道未来什么样,起码这也是一个目标。

    杨雪瑞猛的抬起头来,空洞的眼睛中仿佛是出现了希冀的光芒。

    可以和谐相处吗……?从他成为一个冤魂后,冤魂不被人界所接受已经是一种常态了。

    她竟然有这样远大的目标!如果自己也可以帮上忙的话……

    “然后……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你愿不愿和我缔结主仆契约。”关于契约,月圆并不知道有多少种。她只是从十四岁突然变成了一个契约者,什么常识都没有,全部都靠柳的提醒。柳说主仆契约那就主仆契约。

    “主仆契约?这……”冤魂明显有些犹豫。缔结了主仆契约,那就是永久的,甚至等月圆死后投胎转世契约都不会消失。而且这缔结主仆契约就如字面上的意思,要奉她为主,让她作为信仰的崇拜。

    “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但是你要想好,从你和我缔结契约的时候开始,你就可以脱离那种令人厌恶的生活,跟随着我一起吸收灵力还可以……”

    杨雪瑞听到她说的话立马开口“我!?我可以修习灵气?”冤魂身上还束缚着柳布置下的灵力,他只有头可以动。他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然后像个娇羞的小媳妇一样开口“其实……脱离怨界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也没有什么所谓……只是我听说灵力可以压制怨气……我只是真的不想再失控了……”

    “所以呢?”月圆笑着看着那个很娇羞的冤魂。

    “所以……不管什么代价,就算以后要奉你为主!就算要奉一个小姑娘为主,我也愿意!”冤魂说的信誓旦旦,苍白的脸上充满了坚定。

    “好!”

    杨雪瑞主动将怨珠凝聚出来。

    他闭着双眼,然后从眉心处慢慢的凝聚出一颗黑色的珠子。

    那颗珠子漂浮在杨雪瑞的面前,虽然他是一个很正直的人,也一直以为自己不会成为让人们厌恶的人,但是他自从入怨之后,就一直认真的修习着怨气,其实她已经懂得自己已经不会再是之前那样,所以只能在肮脏的地方努力的维持的本心。

    从他在怨界呆的两百年里,努力修习的成果,就是这一枚怨珠。

    作为一个冤魂,他已经把灵魂献祭了,所以他消失了就是消失了,不会像有灵魂的人一样,死后还可以投胎转世。所以这些怨珠就是他的全部了。

    如果有人毁了他的怨珠,他不仅不能轮回,还会灰飞烟灭。

    他敢把怨珠凝聚出来,就足以证明他已经下定决心了。

    “柳,他已经怨珠凝聚出来了,我该怎么做?”

    “你需要一滴心头血……”

    “啊?啥?”心头血?还得动刀啊!我这么瘦弱,少一滴血会要命的!!

    “你在矫情什么?你的一滴血重要还是他的怨珠重要?他都敢,你为什么不敢?”能听到她的内心想法的柳明确的知道,光安抚月圆是没有任何用的,还不如激一下。

    “矫情?我可能是个矫情的人嘛?我!切就切!”月圆作势就要起来去拿家里的水果刀。

    “切什么切……把心头血直接用灵力引出来就行!”

    “那你不早说!吓死我了!”

    月圆拍了拍平平的胸脯。

    一边站着的那个刚把怨珠凝聚出来的傻呆傻呆的杨雪瑞,就愣愣的看着月圆,等她做出行动。

    月圆用灵力作为助手,轻轻的取出自己的心头血,不知道是不是有灵力帮助,竟然一点都不疼!

    “以后出学啥的也要用灵力!不疼诶!”

    杨雪瑞傻傻的看着发神经似的说话的月圆,继续等着她做出行动。

    绿色的灵力包裹着那一滴红色的心头血,缓缓的飘到怨珠上方,然后缓缓的降落。

    随着月圆的心头血滴落在怨珠上,杨雪瑞整个冤魂都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题外话------

    希望大家继续看下去,不会断更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