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夕阳慢慢的落下,黑夜将近……

    月圆穿着黑色的外滩和黑色的裤子,带上了一顶黑色的帽子,快速的往学校走去。

    周五除了值班的门卫大爷,学校里几乎是没有别人。

    门卫大爷这个时间应该是在巡逻吧……

    月圆走到校门口,悄咪咪的看了一眼门卫室,里面果然没有人。

    找了一个平时逃课时翻墙的地方,这个地方是个监控的死角,月圆用熟练的手法翻墙进去,把帽檐往下压了压。

    “柳……我要开始行动了……”月圆把灵力加注在腿上,用最快的速度在学校里漫无目的的乱串。

    月圆仿佛和黑夜融为了一体,突然前面闪过手电筒的光亮,月圆灵机一动,闪到一个墙角,等着门卫大爷靠近。

    手电筒的光在空无一人的校园内来回的照着,有种鬼片的既视感,月圆其实心里有些害怕,但是还是强压住心中的恐惧感,静静地站在墙角里。

    光亮越来越近,月圆给自己打了打气,然后在腿上灌注灵力,嗖的一下从手电筒的照射下闪过去。

    “诶呦……”门卫大爷吓得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手电筒在慌乱之下滚落到了一边。

    门卫大爷手忙脚乱的去够手电筒,然后把手电筒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照射着周围。

    月圆闪到另外一个角落里,看着岁数挺大的门卫大爷被吓得这么厉害……心里不免有些心虚……不过也幸好平时和他混的好,知道他没有心脏病一类的,是个健康的老头儿。

    月圆定下心神,从这个角落里再一次的冲出去,闪到刚才呆着的地方。

    “什么玩意儿,有本事出来啊……诶……装神弄鬼的……信……信不信我报警啊……”门卫大爷看起来底气很足,但是他颤抖的声音出卖了他。

    “啊……呜……”月圆看着那个平时能把牛皮吹上天的老头儿突然变得这么搞笑,差一点就绷不住了。

    这老头平时都是一副我很厉害的样子,对迟到的学生也凶习惯了,导致他成为了一个很牛气的老头子。月圆平时迟到的时候,就会陪他在门卫室里坐会儿,听他吹会儿牛,等着下课了班干部来接她。所以渐渐的月圆就成了这个老头儿的常客。

    其实这个老头儿家里很有钱……为什么来当门卫呢,可能是家里太有钱了没事干闲的,但是月圆也能懂这应该就是有钱人家的孤独吧……

    “别装神弄鬼的!我老头子什么没见过!”老头儿抱着手电筒站起身来,看他也没想着拿出手机报个警啥的,看来是想着独当一面了。

    月圆也就是猜到了这个倔强的老头儿不会报警啥的,才敢这么来吓唬他。

    “呜……”用灵力改变了自己的声线,现在的声音听起来像一个四十岁的大叔。“……呜……”为什么只发出这一个声音?因为月圆也想不到该用什么来模仿冤魂的声音……

    灵海中的瑞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就静静地坐着,清楚的看见外面他的主子在做的白痴一样的事,啥也没提醒。

    “哎!你是不是有什么冤屈啊……要不你告诉我……我去给你找个什么和尚一类的给你解决解决?”老头儿站起来之后没见那个黑影再出现,只能听到呜呜呜的声音,像是在哭泣一样。

    月圆也是佩服这个门卫大爷的勇气,这么快就一点都不害怕了,看他现在一副中气十足的样子,好像该害怕的应该是月圆一样。

    “……呜……”月圆躲在角落里不敢出去,她只是加快速度才能让别人看不清她的身形,这要是出去了,就暴露了她身上还有些赶潮流的衣服。

    老头儿壮着胆子往月圆发出声音的方向走近了几步。

    月圆心脏随着她的脚步声越跳越快,就快要从嗓子眼里头蹦出来了。

    “啊!”也不知道这是模仿的啥,月圆发出了一种刺耳的声音,而且超级大声。

    门卫大爷吓得一激灵,往后退了两步“我不是要冒犯你……你有啥就说吧……离我这学校远一些……”

    好像听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他的学校?

    “你看你这一出现弄得人心惶惶的,我这个老头子是不害怕,可那些孩子可受不了啊……”

    “您要不然就出来吧……我见过冤魂……有什么咱们可以商量……”老头儿试探的问道。

    这句话倒是把月圆说的一愣……见过冤魂……不会是在诓她吧……

    月圆也不敢确认只好又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没有恶意,我能听懂灵魂说话。”

    月圆又是一愣,这可坏了……灵魂怎么说话啊……这让她该怎么装?

    “您方便的话就出来吧……咱们谈谈,谈好之后我送你离开这里然后去轮回,您看行吗?”其实从这个学校上了快八年的学,虽然说已经和这个老头儿混熟了,但是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老头儿这么严谨认真的说话。

    这让月圆倒是不想骗他了……

    “我……”月圆刚发出了一个字,老头儿就听出了不对劲

    “你是契约者?”看来老头儿是真的知道这些事。

    月圆只好从角落里走出来。

    门卫大爷看着那个一身黑服的人,莫名觉得眼熟。直到月圆把帽子摘下来。老头儿立刻就气急败坏的走过去捏住了月圆的耳朵。

    “诶呦……你这是干嘛啊!大爷!是我啊!轻点轻点……”月圆立刻求饶,这八年来可没少被他拧耳朵,可疼了!

    “你还知道我是你大爷啊?你这是大晚上的想吓唬谁啊?小崽子!看我怎么教训你!”老头儿把手电筒夹在另一个胳膊的胳肢窝里,然后捏着月圆的耳朵就往门卫室走去。

    ……

    老头儿把月圆丢在一边的椅子上,然后径直的走向监控的电脑那,麻溜的把今天晚上的监控视频删掉了。

    “这……”月圆看着老头儿的举动,也有些诧异,但是转念一想,老头儿既然知道什么契约者一类的,这么做应该是不想让她暴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