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这么多职业……

    “那您知道猎魂是做什么的吗?”听说校长就是猎魂者,虽然说月圆现在还是一名小小的灵童,但是一般来说成为灵徒之后就必须要选择一个主职来获取灵力了。提前科普一下也没有坏处。

    “猎魂,顾名思义就是猎取魂这一类的东西。关于魂这一类,有冤魂也有灵魂,普通的猎魂者会去猎取冤魂来换取自己的酬劳。”

    “酬劳?从哪里获取酬劳?”没想到还可以获得酬劳。

    “酬劳……可以这么解释,是在人界游荡的契约者可以接受任务的地方接受任务,然后完成他就可以获得相应的报酬。”老头儿很奇怪的看了一眼月圆,没想到她这个契约灵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以你现在这等级,估计连金楼都进不去。”

    “金楼?是可以接取任务的地方吗?”这个名字听起来可谓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对,经常会有炼丹师会需要怨气来炼丹,这怨气是炼丹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其实也就是把怨气转化成灵气来给契约者产生好处。炼丹师一般来说都很弱,他们主要就是修习丹道,所以不会去努力修习灵力,只要有能支持他们炼丹的灵力就够了。”

    “因为他们本身很弱,但是炼制得丹药又很有用,而且等级高的炼丹师也并不多,成丹率也不高,所以丹药很稀少,这也就导致很多强者愿意跟随丹师。但是有些刚入门的炼丹师没有跟随者,也没有强大的灵力,那就只能靠发布任务获取冤魂来提取怨气。”

    “当然,金楼也有很多特别难完成的任务,其中也包括什么猎杀一类的,两个契约者之间有矛盾又不敢直接正面对决的,有时候也会偷偷的发布任务。”

    “金楼……那可是一个什么任务都接的地方,因为在金楼发布任务是要花钱的,只要有钱,就能发布,金楼可不管是什么肮脏龌龊的任务,只要有钱就行。”

    ……月圆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这么残酷的地方……她还真不敢去……太怂!

    “你现在还太弱,即使想接任务来获取报酬金楼都不会让你进去的。”老头儿起来拍了拍月圆的肩膀。

    “你说你这么小一个姑娘,怎么就成了契约者?莫不是祖上传下来的?”成为契约者,要么是大家族从祖上传下来的契约灵,这种契约灵已经和家族产生关系,互利互赢,要和每一代的传人缔结契约。要么就是长大后这个人特别优秀,而且能有非常大的运气和机遇。更有甚者是死过一次,然后才能缔结契约。

    月圆这种,才十四岁的年纪,已经成为了一个契约者,说她有什么大机遇老头儿是有点不信,毕竟这八年来一直都在这个偏僻的郊区里也没出过远门。但是她家里一穷二白,说是大家族也没人相信啊!

    “啊……我也忘了怎么契约的了……”月圆也没有要隐瞒什么,她确实不知道,毕竟她没有四岁前的记忆,而柳又说之前一直都在她的身边,所以契约什么时候缔结的,月圆还真不清楚……

    “……”老头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继续说“我看你的契约灵好像不太中用的样子……以后你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我建议你还是多去问问校长吧……”

    月圆嘴角没控制的一抽,忍住即将上扬的嘴角,其实内心已经笑抽过去了。

    柳也听到了……他忍住想冲出来的冲动,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和普通人一般见识,不和普通人一般见识……

    “校长我从上学开始就没有见过他几面诶……您活了三百年……那他活了几百年了?”

    “他?那小子也不过才三十多岁!你这姑娘想象力倒是丰富啊哈哈哈”老头儿想起平时总是一副酷酷的样子的校长,不由得想笑……

    “啊?这样啊……那您说他平时都不见人,也不在学校,那您是怎么找他的?”

    “自然是有我们的办法。”老头儿举起了左手,“我和那小子有通讯的仪器,这还是他用他的灵力构建起的一个小灵器。他之前做过炼器师,但是天赋不够,才做了这个最普通的猎魂。而我手上戴的就是他所做的为数不多的几个灵器之一,他命名为——传音,我们就是靠这个传讯的。”

    “话说回来……你怕是连灵器是啥都不知道吧……”老头儿也想起那个连职业都不知道的契约灵,也就知道了这个契约灵怕是什么都没告诉月圆。

    “额……嗯……不知道……”灵海中的柳都有点脸红了,虽然说那个什么金楼他没听说过,但是这些职业一类的他竟然都没有告诉月圆……有点太不称职了……

    “炼器啊……也是需要怨气的,但是这个职业对于契约者来说要求比较高,要有很好的自身条件,比如说灵力要非常充足,精神力也要非常高,不然灵力没办法支撑灵器所需要的灵力,精神力没办法支撑到灵器成型,那就一定完成不了。”

    “所以一般的契约者都是在自身已经很强大的情况下才会去修习炼器,那样的话就可以自己炼制适合自己的灵器。”

    “一般来说,我的印象中的炼器师都至少已经是快到灵师境界了。”

    “哇……那么厉害……那炼器师应该比炼丹师更为稀少吧?”月圆听着听着嘴巴就不自觉的张开了……这炼器师不仅自身强大,还能炼制灵器,那不是没人敢惹了?

    “那倒不是……这两种各有利弊,所以权衡的说两者都很稀少。”

    “这样啊……如果以后我的灵力不强的话,我应该修习那一个主职呢?”

    “你?额嗯……其实从你出现到现在为止,我都有在观察你……但是到现在我都没有看出你的属性,或者说你的契约灵所带的属性……比如说金木水火土这一类的……”

    灵海中的柳又囧了,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属性的……更别说告诉月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