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校长……我想知道……那个灵者猎人的事……”月圆特别小声的嘟哝了一句。

    “你只需要用的时候用你的灵力开启它就可以了……额……你刚才有说话吗?”校长好像是听到了蚊子嗡嗡的声音,又好像是有人小声的嗡嗡着说话呢。

    “额……我……”月圆也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问一下,她现在的灵力实在是低微,这种事情她知道了也做不了什么。

    “有什么话就说,你不需要和我客气,你和我之间的差距就仅仅是灵力的高低而已,而且我这个人也还是很有人性的!”校长做出一副笑脸盈盈的样子,但是一个很凶的人突然这个样子,反倒让月圆极其的害怕……而且他这个意思也就是说有很多灵力高的契约者没有人性……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给自己壮了壮胆子,面对这个灵力比她高,还是她的校长的男人,说不紧张是骗人的。

    “校长,其实我是想问关系灵者猎人的事情,虽然我知道现在我等级很低,但是我不想某一天莫名其妙的就被猎人给杀了。”越说到后面越有底气,月圆都敢抬头直视校长了。

    “这个没关乎等级高低的……是谁给你说等级低就不能知道灵者猎人的存在了?这又不是什么机密……哈哈哈。”

    月圆被他说的怔住了,确实没人告诉过她这是什么大事,也没人说她不能知道啊!闹了个大笑话……

    月圆想到这个之后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和校长对视了!月圆慌忙的低下头。

    “哈哈哈!你这丫头,我说了不用紧张,虽然说灵力高的契约者通常都很瞧不上灵力低的契约者,但是咱们这个地区契约者很少,我作为这个地区等级最高的契约者,清楚的知道……额……咱们这里就只有六个契约者……你是第七个……”

    ……什么玩意儿?这还分地区的?我是第七个?偶买噶~这也太刺激了吧……

    “我们之间都有传讯的方式,今天给你见面,可能下午或者明天他们也会过来,咱们来个迎新的会议!”

    “啊?这样好吗?他们会不会离着这里很远啊?会不会很麻烦?”其实月圆心里有些矛盾……又想着拒绝,又想着见见那些契约者……

    “不会不会!你这么小就别乱操心了……他们可是契约者,最低的都到了灵生了,灵力充沛着呢!而且我也说了,就算灵力枯竭了也必须给我赶过来!”

    ……突然变得好凶啊……

    “诶呀……吓到你了吧……”校长立刻换了一副嘴脸,扶着月圆让她坐到一边的椅子上“来来来你坐着,咱俩坐着说!”

    月圆有些拘谨,平时的大大咧咧的样子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坐下,我就告诉你灵者猎人的事。”校长笑眯眯的威胁着月圆,巧的是月圆就吃这一套。

    把椅子拉过来,月圆工工整整的坐下,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校长。

    “咳……所谓灵者猎人呢……顾名思义就是通过猎取契约者为生的一类……额……也不能说是人……也不能说是契约者……你就记住他们是一种很邪恶的东西。他们猎取了契约者,通常是剖出他们的灵海,然后归纳到自己身上,并且会剖开丹田挖走契约者的灵丹并且吸收……”

    “有些强大的契约者灵丹内包含着巨大的灵力,如果灵者猎人吸收不完就会把灵丹放到死去的契约者身上来炼制傀儡……”校长语气很沉重“这是一种非常邪恶的手法,所以经常会有契约者为了死后可以清净,就直接自爆了……”

    太残忍了……为什么要夺取别人的灵丹?自己不能修习吗?

    只能说月圆还小,对于这个世界的残酷一无所知。

    “其实这个灵者猎人……起初就是契约者……只不过是走了歪路。”

    “契约者?难不成这是哪个契约者钻研出来的?而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看来这中间还有个故事……

    “是上一任的魔主的一个部下,在魔主被消灭之后想出来的方法……魔主和她的那个部下都是契约者,只是魔性太强……堕入了魔道。”

    那个部下怨恨契约者,怨恨灵者!凭什么魔道就不能被世人所接受?凭什么那些自诩正道的灵者们就是正道?你们自以为消灭了魔主就天下无敌了?那个部下用自己毕生的心血来钻研这猎人之路,终于发现了方法。

    他只在那些想要投机取巧的契约者身上使用这种方法,让它们自相残杀……这种方法后来广为流传,被许多想要提升等级的人利用,后来还爆发过一场很大的战争,再之后那个部下就消失了。

    “魔道?”月圆听了莫名的心头一紧,灵海中的柳动作也骤然的停了一瞬间。

    为什么?为什么心里会这么难受呢?

    忽略掉这种感觉,月圆继续听校长说话。

    “我们好像从来没有真正的明白过这些灵者猎人的等级分化,就只知道,如果是灵生以下的如果被灵者猎人那就必死无疑。”

    “而且虽然说契约灵在契约者死之前可以强行解除契约,但是也有例外的,有些契约灵就被灵者猎人封锁在契约者的体内,等契约者一死,他们就会把契约灵即将消散的灵体收集起来,虽然说不知道他们收集灵体有什么用,也不知道那些灵体还活没活着,之前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契约者见过被收集的灵体再出现过。所以才有人怀疑灵体被灵者猎人拿去做了什么。”

    “灵体?那一个契约死后很大的可能是契约灵也会死?”

    “应该是这样没错,因为没有人知道契约灵的灵体被抓走做了什么。”

    “看来……现在的我真的是太弱了”月圆小声的嘟哝了一句,匆忙的给校长道了谢,没等校长说什么就冲了出去。

    一路上月圆不停的激励自己,一定要变强!一定要变强!

    灵海中的柳听到月圆的心声,一向是无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由心底发出来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