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那我这想帮忙估计都帮不上吧……什么玩意儿啊……

    “炼丹的话……我可以帮上忙……如果有机会让我看他炼制丹药吧!”柳仿佛找到了可以发挥自己用处的地方,有些积极但是又努力克制的开了口。

    “真的吗?你的继承记忆里还有炼丹这一说?”

    “嗯……”

    真是老天给她安排的机会啊!趁着这次机会也学习一下炼丹,这么多金的职业,月圆是一定要做的!

    “申大哥!”月圆叫住打算掩饰自己尴尬仓皇的往前走的申音。

    听到月圆叫他,申音停下了步子,但是没有转过身来,而是站在原地不动,不过看他发红的耳根子就知道他是不好意思让大家看到他脸红的样子。

    猜到了申音的心思,众人也很自觉的慢下了脚步,怎么说也得给人家留点面子……

    月圆加快脚步跟上去,尽量和他在同一水平线上。

    “申大哥!”月圆走到申音的旁边,歪过头来看着这个高出自己两头的霸道总裁,“……好帅啊……”月圆不知不觉的就小声得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灵海中的柳眉头一皱。

    “什么?”由于月圆说话的声音比较小,也由于两个人的海拔高度不一样,申音没有听到月圆说什么。

    “哦!”月圆听到申音的话猛的一回神,“那个……那个……我想问什么来着?……额……对了!就是申大哥你炼丹有师傅吗?”

    “师傅?咱们契约界可没有做师傅的人,自己有什么能力都藏着掖着,谁会教给别人呢?哪怕是徒弟……”每个契约者都有自己的底牌,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亮出来。而契约者之间的竞争其实也是很激烈的,虽然平面上不说,也看不出来,其实经常会有人为了得到一部功法而杀人越货。

    所以每一位契约者都不会有什么徒弟一类的人,就算再亲近的人都会保留底线。

    而且越是亲近的人越好下手……所以在契约者之中并没有真正的朋友,每个人都会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不知道这六个人会不会也是那样……

    “可是……没有师傅,炼丹这么难的事情怎么可能自己学会呢?”

    “慢慢的发掘,不停的练习,总有一天会成功的!”申音坚定的神情从眼睛里迸发出来。

    “……”呵呵……我算是知道为什么炼丹师那么吃香了,这么一点一点的摸索,摸个几辈子才能彻底吃透炼丹师这一职业?还不算摸索的这些年里花费的药草,这要是成功了,以后就等着发财……等着被人保护就行……这要是成功不了……那……这一辈子不就白活了?这样算一下还不如选一个简单的职业。

    “其实炼丹并没有很难,至少如果你要学的话我可以教你……”柳听到月圆的想法,赶紧阻止她想要选择别的职业的想法,因为除了炼丹师,其他的职业柳的继承记忆里好像并没有太多的信息,所以只有月圆修习炼丹师,这样柳才能提供帮助。

    “我知道……这么一个多金的职业,我是不可能放弃的,更何况还有你教我……我还怕什么……等着以后发财就行了!”月圆用灵识和柳交流了一番,然后继续询问申音。

    “申大哥……你可以让我看你炼丹吗?”虽然说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底牌,但是只是炼一下丹应该没有那么多的忌讳吧。

    “这……”申音露出了些许的为难。

    “你放心,我只是旁观而已!不会盗用你的炼丹方法的!”

    申音却是有点忌讳,他现在能勉强成丹,但是这是他钻研了十二年的成果,但是仔细想一下,一个小辈也不可能看他炼一次丹就能把他的方法学会。所以申音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月圆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丹药师怎样制作的。

    “现在就可以……”申音扭身看向身后走的慢吞吞的几个人,“那个,我带月圆去我的住处看一看,一会用传音联系!”

    传音?好熟悉……那不是门卫大爷说的那个通讯工具吗?

    “好嘞!”众人回了一句申音就没有在说什么了。好像每个人都懂要尊重对方,该知道的知道,不该知道的问都不问。

    “就这么走了吗?”

    “嗯!”

    申音走在月圆的前面给月圆带路,两个人这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这么沉默着。

    “就是这里了……”间隔一段时间说话,申音的嗓音都不太清楚了。

    月圆扭头看向申音带她来到的地方,只是一个大概五平米的小房子,从外观上来看,就像是一个非常普通的长方体。而且这个地方一条街都是这样的房子。

    “这……”??月圆很纳闷这个地方是用来干嘛的,这么小,虽然月圆和妈妈住的房子不大……但是至少月圆自己的屋子就已经有这个小房子大了!

    “这是灵虚域居民住的地方,虽然我很有钱,但是在灵虚域里钱也不是万能的,有钱的傻子照样不能买好的住所,因为这里等级分化很严重,因为我的贡献度太少了,所以只能花大价钱在这里住下……”申音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然后在小房子的门锁上求送了一道灵力,门自动打开,申音带着月圆进了小屋子。

    “……”这还真是一个男人的住所……除了中间放着一个很大的炉子,占去了整个房间的五分之一,床被折叠起来放到一边节省空间,炉子旁边放着准备药材的工具,房间里还有一张小桌子,小桌子下面放着两张小凳子。真的是不怎么占空间啊……不过……这里面没有卫生间什么的……

    “你……不用方便的吗?”脱口而出,月圆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你没发现在灵虚域没有厕所这一类的东西吗?”

    仔细想想,好像这一路走来真的没有,这里到处都是古香古色的,一个厕所都没有。

    “在灵虚域里的契约者是不会有这种生理需求的,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设定的,但是我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是真的没有过想上厕所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