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个半仙姑娘

暮子一 作品

    “那个地方很美,我看到的是一片很美的星空,仔细想一下……好像那里除了星空什么都没有,我连自己站在哪里都不知道……”

    星空?女人?柳的脑海里猛的出现了一个片段,迅速的闪过去,却又捕捉不到,柳的心猛地一抽,这种奇怪的感觉可是第一次出现。

    “然后那个没出现的男人一直在催促那个女人回去,至于回到哪里她们也没有说……但是她们好像看不到我……瞪他们走后,一个神一样的男人出现在那里……我想走近一点看一眼,但是他猛的回过头来我就惊醒了……”回想起来那个男人的背影依旧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虽说只有背影,但是还是非常的吸引人。

    “这……是挺奇怪的,不可能没有缘由的梦到这种奇怪的人和场景。”那种奇怪的感觉只有一瞬间,柳回过神来又感觉那种感觉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我也觉得很奇怪……好像是从接过小六手里的戒指之后这种奇怪的场景就经常出现……”这个星空已经在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两次,那个悦耳的笑声也出现了两次……如果没错的话,这笑声就是那个黑衣女子的。

    “说来也奇怪,这戒指为什么和我送给你的那一枚一模一样……我的那枚戒指是从我苏醒过来之后一直带在身边的……连它的来历我都不知道……而那个小六又是怎么得到的这个戒指?”柳也很奇怪,虽然不说自己为什么醒来之后手里就攥着那枚戒指,光说同时出现两枚一模一样的戒指就是非常奇怪的事。

    即使是出自同一个炼器师,那至少应该有些微细小的差别,而月圆和柳已经仔细的查过了很多遍,还是一点差别都没有。

    “这两枚戒指完全一样啊!一点区别都没有,倒像是在照镜子一样。”

    “照镜子……难道…这两枚戒指本来就是一个?”

    “我觉着你说的很有道理啊!”

    “不如你先戴上试试,看一下这两枚戒指戴在手上有什么不同的感觉没有。”柳送给月圆的戒指是苏醒过来之后就紧紧攥在手里的,就算是醒来之后也没有离过身。但是在柳的身上就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我试一下!”月圆把拿在手里的两枚戒指放在了桌子上。

    “额……哪个是你送给我的来着?”这还真看不出来是哪个。

    “左边的那个,他在我身上待的时间太久,有我的气息。”

    月圆拿起左边的那枚戒指,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五个手指头里只有无名指和那个戒指匹配,而且完全吻合,既没有空隙,又可以轻松的戴进去。

    戴上了等了一会儿,也没有什么情况发生,脑海里也没有出现什么场景。

    月圆看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就把柳送给她的那枚戒指摘下来了。

    然后拿起小六送给她的戒指,同样戴在了无名指上,尺寸和刚才的一模一样,这会儿戴上之后也没有出现什么情况……

    “奇怪了……怎么突然又没事了?”月圆把小六送给她的戒指摘下来,真的什么场景都没有出现。

    这两枚戒指放在桌子上,看起来就是两个普通的戒指一样,除了透露着些许的古朴气息,其他的什么特殊都没有。

    “可能是得有特殊情况才能看到吧。先收起来吧……”月圆把两枚戒指放回灵海。

    时间也过去的差不多了,午休时间也要到了,同学们陆陆续续的回到班里来。

    吴严回来的时候拿着一个食堂里的塑料袋子,里面装了一只很大的鸭腿。直接放到月圆的桌子上。

    “给你的!咋滴见了见校长还绝食了啊?”吴严一脸不正经的样子,嘴里说出来的话也不是人听的。

    心里感动,但是表面上是不可能让吴严看出来的。

    “切!给我买吃的是你的荣幸好不啦?”月圆白了一眼吴严,虽然不饿,但是嘴馋。食堂的鸭腿是月圆最爱吃的。

    “我去操场溜溜,消消食。你吃完记得收拾干净了,省的班主任闻到了又唠叨个没完。”吴严一边往外走一边告诉月圆。

    “放心吧!一会儿我丢到外面去。”月圆迫不及待的打开袋子开吃了。

    “那个男孩子……身上包裹着一股死亡的气息……”吴严出去之后,柳喃喃的说。

    “……”月圆愣住,想一下……还有两个星期就是吴严的生日了呢……

    “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月圆问柳。

    “从娘胎里带出来的问题,应该只能是再次投胎之后才能恢复正常吧……至少,现在的你一点办法都没有……”柳告诉月圆,关于缺失命魂这个问题,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如果下次轮回转世的时候,很有可能还会是这样……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都已经成了契约者,也帮不上一点忙……”

    ……一时间,柳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慰。

    想到那个平时傻乎乎的却总是会为月圆着想的傻哥哥,月圆露出了一丝苦笑,如果能够逆天改命就好了,如果没有人会死就好了……

    ……

    吴严乐呵呵的回班,嘴里一直给月圆说着今天上课时发生的趣事儿。

    月圆也一反常态的听着,脸上有时候会露出一点点的心疼。

    还有两分钟上课,吴严的表情突然变得很正经,也停下了刚才正说着的话题。

    “你不用替我担心,我什么都知道……”

    “你!?你知道什么……瞎猜什么……”月圆赶紧掩饰一下。

    “上次我妈和你妈说话的时候我听到了一点,加上之前了解到的……我都明白……不就是死嘛!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吴严又拿出平时那副乐呵呵的样子。

    “你别拿你这态度敷衍我!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你是不是傻啊!哪怕这段时间你提出一点过分的要求……我都会尽力满足你的……我真是服了你这个傻子……我!”

    “铃铃铃……”

    这该死的上课铃声把月圆还想说的话堵在了嘴里。

    吴严调皮的冲着月圆眨了眨眼,然后掏出课本准备上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