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冬天里的萤火虫

文清01 作品

    七个小时过去了,王家大院里被警方封锁的防线才是被解除,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警察已经全部撤离,想必没有在现场发现任何的线索。

    客厅里已经收拾整齐,厨房里面仍然是乱成一团。赵文柏生死不明,大家干活都没有心情。

    11:30分,王小童回到房间,关上门,点开一个软件,发现上面有好几条信息。有一条是灰星天宝发过来的,此外还有几条是陈天智发过来的。

    3:13分,灰星天宝:小童,我已经按照你的指使发出命令,“黄蜂”已经启动到达现场。

    3:48分,陈天智:小童,我已经收到信息,计划达成,一切很完美,恭喜你!

    3:52分,陈天智:其他人继续留在那里干活,不能马上离开,否则警方会怀疑。

    4:08分,陈天智:注意方筱榆那个女人,她和赵文柏现在是合法夫妻,是赵文柏的合法继承人。

    4:11分,陈天智:绑架方筱榆,让陈烨动手。信息看完后将这个软件从手机上删除掉。

    王小童无力地靠在床沿上,点了一下手机屏幕上的黑色图标,两分钟后,软件消失了。

    皎洁的月光洒在地面上,看上去清澈如水。

    她起身倚靠在窗前,仰望着澄净的夜空,心里变得十分平静。

    赵文柏十有八九已经死掉了,那根毒针上的毒液比一般的黄蜂多十倍,毒液进入血管以后马上死。

    一切进行的完美无缺,gps导航的模拟黄蜂,配备精准的针孔人脸识别系统,在系统的操控下将十倍于大黄蜂的毒液刺进了赵文柏的血管内。然后在天空飞行一个小时后,坠落在一个山顶上和一条宽阔的河流中,神不知鬼不觉地销毁了。

    无需不在场证明,无需指纹化验,现有警力根本破不了如此高科技的命案。

    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再次从抽屉中翻出父亲和母亲的遗像,闭上眼睛,将他们紧紧搂在怀中,迸出了两滴眼泪。

    这一夜,她睡的很安稳,就像回到了从前的生活。

    第二天一大早,方筱榆和张梦回来了,她换了一套衣服,头发披散着,脸上布满泪痕,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可怜。

    张梦默默地陪在她身边,挽着她的胳膊,两个人回来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好像被雷打傻了一样。

    方筱榆的父母昨天和工人还有王小童一起被警察软禁了七个小时,他们似乎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脸上的表情依然是那么的木然和无助。默默地坐在椅子上,两只手交叉在一起,方在膝盖上。

    看到方筱榆回来了,他们马上迎了上去。

    “筱榆,是发生什么事了?”母亲用家乡话问方筱榆。

    方筱榆苦笑了一下,拍了拍母亲的手:“妈,没事,文柏他生命了,正在医院抢救。”

    “是什么病?”父亲凑过来问。

    “爸,您不要问了,我很累,我一夜都没有休息,请让我休息片刻。”方筱榆哽咽着说完,拖着沉重的步伐,和张梦一起朝楼上走去。

    布置得富丽堂皇、美轮美奂的新房,看上去空空荡荡。那些叠好的被子、沙发、罗帐,似乎都在召唤着主人的到来。

    房间里挂满了两人的合影,男的英俊帅气无以伦比,女的如梦幻中的锦霞仙子,太美了,美到脸上苍都要嫉妒。

    方筱榆无声地悲泣着,张梦坐在一边轻抚着她的肩膀,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做了许久,方筱榆似乎睡着了,张梦直起腰,甩了甩发痛的胳膊,叹息一声。

    方筱榆突然一跃而起,拿起抽屉里的一把明晃晃的剪刀,朝自己脖子上抹去。

    张梦一惊,马上扑上去,一把将她的手按住了:“筱榆,筱榆你不要再干傻事!”

    方筱榆悲伤过度,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不一会就被张梦把剪刀夺走了,顿时趴在沙发上伤心地痛哭起来:“呜呜呜,你还一个劲地说我命好,是贵妃娘娘,可现在你看!我这到底是个什么命啊?把男人克死了一个又一个!”

    “唉,筱榆,这不关你的事,之前徐董是自己出了车祸,现在赵文柏是体质对蜂类过敏,和你没有一点关系。要怪,只能怪他们没有福气,无福拥有你这么好的女孩。”

    方筱榆哭着说:“他对蜂类过敏,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呢?被蜜蜂蜇的人那么多,怎么就不像他那么严重?”

    “这可是马蜂啊,而且是品种稀有的马蜂。医生都说了,这种品种的马蜂毒性太强了,被蜇了多半都会中毒或身亡。要怪,就只能怪你们家院子里的花太多了,招来了外面的野蜂。”

    “唉,我觉得不是,因为文柏倒在地上的那会,他跟我说,是小童杀了他。”

    “可是……王小童怎么杀他呢?王小童只是花童,负责撒花和管理那些撒花的孩子,她都没有接近文柏。”

    “我不知道,反正,我觉得这事很蹊跷。”

    “你就不用想太多,法医已经证明了,文柏体内只有含黄蜂dna的剧毒,并没有其他致命物资,身体器官也没有任何地方遭到攻击。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下午我们还要去太平间把他的尸体运回来火化,我的天啦,我最怕死人了。对了,你要通知他的家人吗?”

    “唉,我也不知道,我都不任何他的家人。据说他家里还有一个年老体衰的母亲,另外还有一个有轻微强迫症和自闭症的姐姐。我和文柏结婚她们都没有来,现在文柏出事了,谁知道她们同不同意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和她们取得联系。”

    张梦沉思片刻,说:“依我看,你就别通知她们了,反正你也从来没有跟她们联系过。否则,她们一旦过来了,要跟你分财产不说,一个老弱病残,一个有病,还是类似精神病一类的永远医治不好的疾病,来了比起徐董她妈还让你难受。你还这么年轻,不是我说,现在你是文柏的遗孀,可以继承他所有的财产,以后什么人不好找?万一她们来了,限制你这,限制你那,跟徐董她妈一样,连你交朋友结婚都管,你可就惨了。”

    方筱榆用一只手撑着额头,哭丧着脸说:“嗯嗯,我现在不想说这些,我现在就在想,以后我该怎么办?”

    “这还不好办?以前徐董死的时候,你是因为没有钱失去了靠山,还怀着个孩子,所以才发愁。现在赵文柏死了,你是他名正言顺的正牌夫人,可以继承他所有的财产,又没有孩子,有什么好愁的?”

    “唉!”方筱榆叹息一声,“可我还是希望文柏或者,我不希望他离开。”

    张梦说:“那是当然,可是现在也不是由我们说了算啊,他已经离开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