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抔中录

仙楂 作品

    初音孤零零的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如果仔细看,她的身体是在微微颤抖着的,浑身正冒着虚汗。这汗水逐渐浸湿了她的衣裳。

    初音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她一个人,远离了这里,没有打骂,没有压迫。

    她在明亮的学校里,趴在课桌上,看着自己崭新的课本。欣喜地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和一群女生用旧报纸包书皮,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笑。

    但是初音始终觉得,她与之格格不入。

    就算她也笑着,而且笑得很开心,她潜意识还是觉得这都是假的。

    怎么可能会拥有?

    但是她不愿意,不愿意去打破这份美好。

    初音的眼睛渗出泪水,逐渐汇成一滴从眼角滑出,消失在病床的棉被里。

    果然郭珍珍冲进教室,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拖了出去。她亲眼看到自己的生生母亲亲手烧了自己的课本,自己的父亲袖手旁观,自己的弟弟帮着将书本扔进火坑,脸上挂着诡异的笑。

    她趴在地上,郭珍珍逼着她把学费要回来,不要回来就不许回家。

    初音去找了老师,希望要回学费,老师叹息着,无论如何也不肯给她。她走投无路了,一个人跑进了山里。

    她很怕,很怕。

    黑夜如同一头巨大的吞天兽,吞走了她的希望,她的一切。她一直哭,哭到衣衫尽湿。从天黑哭到天明,她的泪似乎永远也流不尽。

    三十年前的月光和三十年后一样的明朗,三十年后的人和三十年前一样的凄凉,三十年的愚蠢,三十年的委屈,三十年的死亡换来了回到三十年前。

    就在初音即将赴死的时候,忽觉得眼前的场景一换,漫天飞沙走石。大风刮过她的脸,她觉得阵阵钝痛,她想止痛,却永远止不住。

    突然她发现自己的手脚陷进了一片沼泽,挣扎无果,越陷越深。

    不一会儿初音的整个身体都沉进了泥潭之中。

    她窒息了。

    不,不要!她要活着,活着拥有一份美好的人生,她不想死。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可是怎么样都醒不过来。

    鬼压床了。

    身体上好像有千斤万斤重,压着她喘不过气来,胸口发闷,四肢僵劲不能动。

    初音意识恍恍惚惚,四周的景象轮番在她面前上演,她甚至看到了郭珍珍,还有梁家栋……

    忽然一股子冰凉在她额头上炸开,初音咻得睁开了眼睛。

    初音的眼睛很好看,忽略她满眼的血丝,她的瞳孔黑溜溜的,像极了一颗黑葡萄。

    是卫生所唯一的护士,她见初音似乎陷入了梦魇出不来,所以用自己冰冷的手盖在初音的额头上。

    门外梁家栋正在询问初音的情况,郭珍珍在门口瑟瑟缩缩的伸出一个脑袋,朝初音盯来。她见初音没死,似乎松了一口气,立即恢复了平日里“耀武扬威”的模样。

    初音不想看见她,遂把头撇向了一边。

    郭珍珍作势想要冲进来,被护士拦在外面。

    “这位家属,孩子伤的严重,需要静养,请不要打扰。”护士面无表情,心里早就呕开了:真不知道这是捡来的还是亲生的,估计不是亲生的,要是亲生的能舍得打成这样?

    她心里对这个郭珍珍甚是不喜,孩子才八岁,若是没人送来,得打死了不可。

    郭珍珍道:“我是她妈,去看看她有错吗?她又没死,就在我面前还不让我看了,天下怎么有这种歪理?”郭珍珍不顾护士的阻拦,硬是挤到了初音的床边。

    初音发丝枯黄毛燥,散乱披撒在郑枕头上,半边脸肿得老高,还生着牛皮癣,上面有几条淡粉色的抓痕。脸上泪渍未干,浑身上下没个二两肉,骨瘦如柴。

    整个人躺在那里行如死尸,目光涣散,似乎看不到一丁点儿希望。

    一时之间,郭珍珍心里居然难受了起来,她看到初音,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她竟然找不到话和初音说了。

    郭珍珍转过身去,发疯似的奔出了房 你现在所看的《抔中录》 第六章梦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抔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