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真武济世

云端孟好客 作品

    闭上眼,四处静悄悄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提前进入静坐的状态,人和魔的战争将在这个地方开始,燃烧黑暗,攻破防御,这一战将危及到每个人的生命,弱者可能会死,只有更强的人才能继续走完剩下的路。

    李曰开启了忘我心经的印记,普通的篇幅却字字珠玑,阐述了人生真理。

    忘我实为舍弃自我价值,推崇人生至高的境界,又以我为条件,发扬忘我精神,寻求本来存在之真理。

    “勿忘、勿弃、勿贪、勿痴、勿嗔,五勿而求本来,大道明朗。”

    忘我心经与其说来是一个人的创作,不如说是一群先贤智慧的结晶,他们精益求精,内容简洁,但境界十分高深,非常人一眼能够看穿。

    “再深奥的道理都来自世间万象,没有亲生经历过,又怎么能说自己已经懂。”

    李曰心中默念,忘我心经一部分是老头子修炼后见证过的内容,其中的强大毋庸置疑,越是深奥处,越难理解其中的含义,短时间内参透更是无从说起。

    阴暗的魔界领地一如往常般宁静,雨声悄然而至,黑色的雨滴打在脸庞上,李曰像是个待死的囚徒,所有人将他抛弃,把他一个人孤独的留在雨下,除了矮山,他别无去处。

    黑暗,始终萦绕在周围,驱不散也赶不走,人之所以不习惯,那是因为光明能让人内心温暖,一眼能让人明白,而黑暗,只会带给人孤独和凄凉,充满神秘和未知。

    “那个人,你们看到了吗?他真死了吗?”

    “也许吧,这种境况,没人能活在黑色的雨滴下。”

    “是吗?我看到首领独自一人出去散步了。”

    “啊!你们看,柳望生到了矮山。”

    “什么!那人……”

    李曰睁开眼睛,雨下得很大,他几乎没看清来人的样子,对方就拍着自己的肩膀,要他不要起来。

    “前辈是位高人,这里的雨水根本奈何不了你。”

    “比起你来,我那时只敢躲在长辈的荫护下,今日才有胆量走出这一步,实在惭愧。”

    李曰转头,来人中年模样,刚毅的脸庞不失威严,和他一样,不依靠任何的遮挡,任意让黑色的雨滴把衣服淋了个透。

    “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中年人问道,声音很快便被雨声盖过。

    “师父!”

    “爹!”

    身后营地的方向,李曰很清楚的听到柳飘飘和另外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只见中年人抬手示意身后的人不要上前,他才大概猜出了中年人的身份。

    “你在猜我是谁?”中年人笑着又问道。

    “依晚辈之见,你应该就是柳望生,柳前辈了,这一次人族大军的带头人。”李曰拱手道。

    中年人不解,这家伙与他素未谋面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讳的?他转头看了看身后,女儿不屑的眼神暴露了她和李曰的秘密。

    “小女这一路上连累了你了吧。”

    “前辈说的哪里

    话,飘飘姑娘并没有为难在下。”

    柳望生点点头,自己的女儿是个什么性格他比谁都清楚,即使一开始很刁蛮任性,但眼前这个少年一身不弱的修为至少能让她安静下来,不再用异样的目光看别人。

    “飘飘虽然平时很任性,但内心是好的,我这个父亲没有教导好她,是我的错。”柳望生拱手道歉,他为人处世向来公正,在任何人面前都绝不含糊,即使一位修为比他弱得太多的少年人身上。

    “前辈言重。”

    李曰起身,淋雨的只有他二人,他与柳望生面对面,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适,也许这就是人与人的差别吧。有的人喜欢被人仰视的感觉,让很多人不敢直视;有的人喜欢人人都怕他,还未靠近就已经瑟瑟发抖,怕得要死;而有的人待人随和,平易近人,不摆架子,身份自然受人尊敬。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不怕魔界的雨蚀,真是后生可畏,让我好生佩服。”

    李曰含笑道:“前辈以一人之力击退黑天魔主的进攻,今日又带领大军打入魔界大地来讨伐他,当是我们人族的楷模,晚辈有幸与您谈话,实在受宠若惊。”

    “后辈中能像你这般在魔界领地自由出入的人少之又少,我夸奖一番又有什么损失,当受到长辈的赏识才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把你一人丢在这里不闻不问,你说对不对。”柳望生侃侃而谈,笑着说道,他的话中意有所指,声音传出了很远才消失。

    “晚辈并非孤独一人,师门中人都在躲雨,我只是一个人无聊罢了。”

    “哦?”

    柳望生沿着李曰的目光望去,俨然就是东梁庙驻扎的方位,刑阁带头的三名长老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东梁庙这次派来的队伍实力一般,全然没把魔界破开封印的事情放在心上,还整天在六域高喊自己的存在,又不注意新生代的培养,实在有失往日的威信,除了个别的几个人,我还真不把他们当回事。”

    “前辈!”李曰身为庙中人,自然不愿意听到有人随意评论东梁庙的好坏,他只是提醒了柳望生一声,并没有刻意说什么。

    “那个女孩子不错,她和你同在一阁吧。”柳望生指了指独居一室的沈妃,让李曰大感诧异。

    “你怎么知道?”李曰问道,而后继续补充了一句,“我和她同在剑阁的门下,她师从雷灵子,而我的师父是清风子。”

    “剑阁是个好地方啊,当初我该进入的,只可惜被他们落下 你现在所看的《真武济世》 第一百四十七章 柳望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真武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