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最强非人类

妖仙公子 作品

    嗡嗡嗡...

    树洞中,一道道奇异震动传来,隐约可见一团光芒浮现,照亮了树洞里的黑暗。

    只见光芒中漂浮着一只小巧的鼎,三寸大小,古朴,大气,透着一种沉重的气息。

    鼎身之上,烙印着山川河流,大气磅礴,仿佛凝聚浓缩了一个世界在里面,给人一种古老沉重的压迫感。

    在这一只小鼎上面,一面烙印着“山”,一边烙印着“河”,两个古朴字体散发着一种沧桑之意。

    “山河古鼎!”

    夏炎神色郑重,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神秘小鼎,称之为山河鼎,有莫测的伟力,可镇压山川河流地脉。

    这只小鼎,正是他之前冒险夺过来的神秘山河鼎,镇压着一条龙脉,还有一尊未知大魔。

    他现在正是打算祭炼这一只神秘小鼎,这可是至宝啊,能够镇压龙脉和未知大魔,肯定不同凡响。

    小鼎很神秘,之前曾震碎一个强者,有着自主的防御能力,之后被那只飞禽夺走,但最终被夏炎夺了过来。

    而且它被夏炎以神魔八禁之力禁锢,无法收入储物空间,还有着强烈的反抗意识,不得不小心。

    “炼!”

    夏炎低喝,直接祭出一团魔焰,包裹着小鼎,放在魔焰之中煅烧祭炼。

    紧接着他逼出了一股心血,直接血祭了小鼎,用自己的血液祭炼这一只神秘小鼎。

    唯有用血炼才能祭炼成功,至宝有着强大的防御抗拒能力,不想被炼化,自然要抗衡。

    嗡!

    果不其然,心血浇灌上去,却被一股朦胧的神光阻挡,血液无法侵入其中,蕴含着的意念烙印更无法进入小鼎里面。

    夏炎眉头微蹙,加大了魔焰煅烧,甚至冒险撕开了识海的那一股禁术封禁之力,锁灵的力量被撕开,引出一股强大灵魂意志加入其中。

    有了强大意志加入,才堪堪一点点的将血液融入鼎身,开始祭炼。

    或许是它镇压未知大魔消耗太多,这只小鼎抗拒之力越来越弱,最后直接消失不见,反而敞开了鼎身让他祭炼。

    这一发现让夏炎惊讶,但并不迟疑,直接抓住机会一举祭炼成功,初步完成了小鼎的祭炼。

    只听“嗡”的一声,小鼎震颤,发出一阵阵悦耳的震动声,仿佛在跟夏炎诉说着什么。

    “山河鼎,镇天地...”

    一段信息涌入心神,让夏炎明悟了这一只小鼎的来历,正是山河鼎,拥有着镇压天地的强大伟力。

    只是不清楚是谁铸造了它,又是谁将它用来镇压那一尊未知大魔。

    想起那可怕的大魔,还有比大魔更恐怖的存在,夏炎这心里就老不踏实,感觉自己的实力太弱了。

    他压下心念,一心一意的祭炼着小鼎,很快就完成了第一步祭炼,算是掌控了小鼎的三成了。

    至于剩下的七成,不是不想继续祭炼,而是它本身属于强大至宝,根本不是短时间内能够祭炼成功的。

    况且,想要真正祭炼成功,夏炎现在的实力修为还不够,只能用漫长的时间来慢慢祭炼剩下的部分了。

    当然了,祭炼了三成鼎身,已经能够运用这一只小鼎的一小部分能力,最少能够发挥出一些威力了。

    就算只是一小部分伟力,但比起夏炎现在掌握的兵器宝物来简直强大太多太多了,不可相提并论。

    “这山河鼎是什么等级的宝物?”

    夏炎完成了祭炼,掌心上漂浮着一只小鼎,滴溜溜的转动,散发出苍青色的光芒,古朴,苍凉,神秘莫测。

    他并不能了解这只小鼎的真正等级,到底是何种层次的宝物,只知道它很厉害,很强大,根本无法真正调动运用这只小鼎。

    甚至他现在祭炼了三成都无法打开鼎口,自然看不见鼎中藏着什么,总感觉小鼎里面有着更大的乾坤。

    “看来只能慢慢祭炼了。”夏炎无奈的摇摇头,总算没失望。

    得了一件了不得的宝物,夏炎心情格外的舒畅,一番手,小鼎立刻化作一道青光钻入眉心识海。

    轰隆!

    这只小鼎一入识海,顿时引发了惊天大震动,整个识海虚空都摇晃起来,强大的力量轰然涌入,击溃了那股封禁之力。

    仅仅一个刹那交击,本来封禁着识海灵魂的那一股锁灵之力瞬间崩溃,被小鼎直接炼化了。

    这一幕让夏炎愕然,有些惊喜和意外,二话不说直接吞噬这股囚魂之力,属于神魔八禁的第三禁的力量。

    吸收了这股禁忌之力,夏炎终于领悟到了神魔八禁第三禁的力量,囚魂之力被吸收领悟出来。

    “神魔八禁第三禁囚魂,成了。”

    夏炎面露一丝惊喜,这来的太容易了,小鼎的强大和神秘,超出了夏炎的想象。

    也算是意外之喜,能破开囚魂之力,从而吸收领悟出了神魔八禁里面的第三禁力量。

    稍微领悟稳固了第三禁的力量,夏炎松了口气,睁开眼,看了看四周破裂的树洞,摇摇头陷入了沉思,准备重新祭炼自己的两件兵器。

    这次真的是一次天大的丰收,不仅仅获得了十亿中品星石,更获得了六千多万上品星石,还有着五百万极品星石。

    如此庞大的财富,是司徒,魔蝎,银月三人身上的全部家当,现在全部便宜了夏炎本人。

    这其中还有着各种高等级材料,灵物,药材,功法,战技等等收获,更有其他的一些还没仔细清点。

    唰!

    只见夏炎一挥手,大批珍贵材料洒落四周,漂浮在眼前,被丢入了魔焰之中开始熔炼。

    那三人也算是富裕了,身上有着数量惊人的珍稀炼器材料,显然是便宜了夏炎,正好用来继续祭炼自己的兵器。

    不管是凶剑还是魔枪,都需要好好祭炼提升一番。

    铿锵!

    只见,一柄凶剑飞出,发出凶戾剑芒,还有一杆古朴石枪,散发着冲天的魔气。

    两件兵器被一一投入了魔焰之中,开始煅烧,以无数珍贵材料溶解后注入兵器之中,增强它们。

    对于这两件兵器,夏炎可谓是注入了许多心血,甚至有着更大的期待。

    他不惜耗费了那三个人的全部材料,都一一熔炼后注入两大凶兵之中开始让它们晋升变强。

    消耗了所有的珍贵材料,也就夏炎舍得这样做,毕竟这些材料留着也没啥用,用来祭炼提升凶剑和魔枪最合适。

    至于身上的青铜魔甲,夏炎想了想,也脱下来一并丢入了魔焰之中开始煅烧祭炼。

    分润了一部分材料精华,青铜魔甲同样获得了提升,但夏炎觉得还不够,索性将之前三人身上的一些兵器,宝物一一丢出来熔炼了。

    不管是兵器还是宝物,战甲等等,都被他熔炼成精粹,用来提升自己的两件兵器和青铜魔甲。

    一番祭炼,魔甲率先被取了出来,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阶段,无法继续熔炼提升了。

    “六阶魔甲,算不错了。”夏炎满意的点点头,穿上了魔甲。

    接着,魔焰中飞出了一条青色魔龙,昂然怒啸,嘴里吞吐着一杆古朴石枪,透着惊天魔气。

    魔枪进阶了,完成了蜕变,一举成为了六阶极限的魔兵,散发着滔天魔气,慑人无比。

    那一条青铜魔龙快速缩小,重新盘绕在了石枪身上,更增添了几分慑人的魔威。

    吟!

    最后一声剑吟,凶剑完成蜕变晋升,依旧是八面剑身,但每一面都烙印着一道道细密的神秘纹路,气息凶戾。

    夏炎探手一抓,感受着凶剑的变化,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这把剑更强大,更凶戾了。

    凶剑,魔枪,青铜魔甲都一一完成了蜕变,祭炼成功。

    “该走了。”

    收好了凶剑和魔枪,夏炎缓缓起身,稍微一震,整个树洞立刻化作无数的齑粉飞散开来。

    他从漫天齑粉之中一步一步走出,整个人身上没有一丝气息泄露,仿佛一个普通人,返璞归真。

    但若小看了他,那一定死的很惨。

    除了凶剑和魔枪之外,目前夏炎掌握了一只神秘小鼎,还有一口铜钟,这件宝物还算强大,攻防一体。

    小鼎不能轻易暴露,唯有铜钟能够算上目前能随便运用的宝物,夏炎心思想着,是不是找多几件至宝防身?

    当然了,至宝难寻,遇到一件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还想要更多,那简直就是奢望了。

    “先找到尘梦,看看有什么办法离开山海界,前往更高一层世界。”

    夏炎站在枯木林中,默默地思索着,心里做出了决定,先去找到尘梦,再想办法看看能否进入上一层世界。

    唯有进入第三层以上的世界,才能脱离天命塔出去,否则只能一辈子留在这里了。

    嗖!

    他一跃腾空,化作一道遁光急速低空划过,不敢太过放肆的高空飞跃,那或许会引来可怕的东西。

    “咦?”

    正飞着,夏炎忽然停了下来,立在半空,眼神惊讶的望着前方一望无垠的枯寂古林。

    这里的森林,都枯萎了,只留下光秃秃的树干残留着,证明昔日这里有着一片参天古林。

    不知道为何,夏炎忽然感应到了一缕熟悉的气息,说熟悉,那是因为之前刚刚遇到过这股气息。

    “这好像是,九色鹿的气息?”

    夏炎面色一动,惊疑的发现,这股奇异的能量气息不正是跟之前遇到的那只九色鹿的气息一样吗?

    九色鹿,神秘强大,之前好像成功脱离了大魔的吞噬,是唯一的成功逃离的异兽。

    想到这,夏炎直接掉头一闪,身影朝着枯林深处掠去,那股气息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嗖!

    几分钟后,一道人影落下,站在一断枯木之上,静静的眺望着前面的一处小山谷。

    那里弥漫着一股雾气,笼罩了整个山谷,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但能清晰感应到那股熟悉的能量波动,忽强忽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