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最强非人类

妖仙公子 作品

    轰隆隆!

    天狱震动,第八层内充斥着无尽的天雷,滚滚雷声震荡着整个天狱。

    看着第八层天狱汇聚来的恐怖雷罚,凡是天狱内的生灵都被惊醒,骇然的看着这一幕。

    “天罚?”

    剑魔惊叫,眼里透着一丝丝震惊和惶恐,满是不信的神色。

    他压根没想到,在天狱里面竟然还有人能够引来天罚,简直闻所未闻,只是听说过有这回事。

    “传言是真的。”剑魔满是惊悚的表情。

    他瞪大眼睛看着那恐怖雷罚汇聚在夏炎所在的牢狱之中,心里颤颤,只感觉灵魂都传来一种颤栗。

    剑魔忍不住呢喃道:“传闻天狱内有着天罚系统存在,若是触发了某些东西必定引来天罚,没想到是真的。”

    “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刚被关进来就引来天罚。”剑魔的内心极度的震撼。

    他想不通,夏炎为何引来了天罚?

    不止是剑魔,第八层天狱里面的一些强大生灵都为之震动,看着滚滚雷罚汇聚在那里,散发着一股毁灭万物的气息。

    “天降雷罚,是谁?”

    一道模糊的身影望向这里,浑身刀意弥漫,发出铿锵之音,抵挡着这股天罚的恐怖威势。

    “不可思议!”

    “真有人引动了天狱的禁忌雷罚?”

    “那里关着的是谁?”

    第八层天狱沸腾,许多被关押在这里的生灵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惊悚的看着那滚滚雷罚,心里颤颤。

    不仅仅是第八层天狱,其他的各层天狱里面关押着不少的生物,都被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天罚给惊醒。

    第九层天狱,本来沉寂的上古英灵们,又一次被惊醒过来,天罚的气息将这些沉睡的英魂给惊醒了。

    “天罚?”

    有一道朦胧的恐怖身影从一具尸骸之中漂了起来,双目注视着第八层天狱里面的那股雷罚,显得很惊讶。

    其他牢狱中,一具具尸骸震颤,发光,从里面相继飘出了一道道古老的朦胧身影,透着一种不朽的气息。

    这些都是上古的英灵,被天罚气息惊醒。

    “是他!”

    “不愧是天忌之人。”

    一个又一个上古英魂默默的关注着雷罚的情况,都对夏炎抱着一种关注的态度。

    “又是天罚,早晚要清算!”

    “不急,上古的荣耀必定重现!”

    “吾等沉睡无数岁月,为的就是等待清算的日子。”

    “不远了。”

    “他日,杀上天界,一一清算。”

    这些个上古英灵隐晦交流,不断的传达着各自的信念,都透着一种无尽杀机和锋芒,欲要破天。

    在第九层天狱深处,正有一道身影默默的关注着夏炎的情况,从未移开过目光。

    那一双清冷的眼睛,仿佛除了他的身影外容不下世间万物,冰冷,淡漠,透着一种孤独。

    祂在注视着夏炎,眼神深处藏着一缕担忧和复杂,更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隐藏在其中。

    “十万年了,你还记得吗?”

    一声幽幽的叹息传来,回荡在第九层天狱,让那些苏醒的上古英灵齐齐一顿,微微看了这边一眼。

    这些英灵的目光中透着一丝敬畏,微微躬身,各自消散落入破败的尸骸之中继续沉湎。

    第九层天狱沉寂了,英灵们继续沉睡,仿佛在等待着某种时机的到来,似乎它们并不担心天罚之下的那一个人。

    此时,第十层天狱,两尊太古巨头正关注着天罚的情况。

    “魔猿,你说那小子是什么来头,为何引来天狱的雷罚?”尸魔疑惑了,心里有着一种惊疑不解的感觉。

    天狱雷罚它自然很清楚,曾经还差点引来,不过还是没成功引出属于天狱内部的天罚。

    倒是在太古时期,有着几尊恐怖的生物,比起它们来说更加可怕和强横,在天狱第十层引动了天罚。

    结果那些引动天罚的恐怖存在,无一例外都被打成了虚无,都陨灭在了天狱雷罚之下。

    那一幕它们现在还记忆犹新,时隔无数年,又一次见到天罚的出现,自然显得很震撼。

    “天罚啊,有多久不曾见到了?”太古魔猿看着那一片浩瀚天罚愣愣的出神。

    它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之中,差点就不记得了,无数年了,记忆都开始有些模糊了,这是要衰弱的征兆。

    “天罚之下皆蝼蚁,无一生还。”

    尸魔一字一句的说出内心的恐惧,对于天罚,这两尊太古生物最清楚,亲眼见证了比它们强大的同时期生物在天狱的雷罚之下化作灰灰。

    那场面震撼无比,时隔了数十万年岁月了都依旧深刻无比,仿佛历历在目,烙印在灵魂中无法磨灭。

    “又一个即将陨灭在天罚之下的生灵,可惜了。”太古魔猿忽然摇头叹息的说了句。

    对于天罚之下的夏炎,它根本不看好,甚至已经当成了一个死人。

    想想比它们强大的同时其太古强者,都一样陨灭在天狱的恐怖雷罚之下,夏炎这位后来者如何能够比拟?

    “哎,无数年了,吾等要如何才能脱离天狱?”尸魔有些落寞的说道。

    它真的有些绝望了,被锁了无数年,苟延残喘到今天,已经没有多少的希望了。

    在漫长岁月的关押之下,早就磨灭了它们身为太古生物的那种锐气,一点一点的磨灭希望。

    “我看未必!”怎知太古魔猿却微微摇头。

    它忽然提醒道:“你难道忘了那个人,还有第九层的那些被成为上古时代的英魂,它们好像在谋划着什么。”

    “你说的是...”尸魔双眼一瞪,露出一丝亮光。

    它仿佛想起了什么,眼里透着一点希望,两大太古生物对视一眼,似乎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那种想法。

    “太古的旧账,或许要算一算了。”

    魔猿,尸魔,两大太古巨头微微颔首,仿佛做出了某种决断。

    它们双目静静的关注着第八层天狱之上,那滚滚雷罚终于汇聚完成,释放出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

    轰!

    伴随着一声轰鸣,有一道恐怖天雷轰击下来,正中石碑上面锁着的夏炎,劈得大狱瑟瑟晃动不停。

    石碑上,本来正在汲取天之封印玄奥的夏炎被一股惶惶威压惊醒,刚一醒来就被一道雷劈中,浑身冒着黑烟。

    “天罚?”夏炎勃然色变,被眼前的一幕下了一大跳。

    他没想到自己只是在参悟东西,突然就被天罚给劈了,心里有些转不过弯来,咋又被劈了?

    轰!

    没等他继续思索,又一道天雷劈下来,击中了他的脑门,强大的天罚之力轰入体内,造成了身体焦黑的情况。

    他受伤了!

    夏炎面色惊骇,自己本来已经可以免疫大部分雷电之力了,但在这里竟然被两道天雷直接给打伤了。

    可想而知,这一次的天罚有多恐怖,跟之前在地球上被劈的天雷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或者说,地球上汇聚的天雷,其实有着一些抵消,因为来自于地球意志的一种关注守护,那里的天雷伤害不大。

    但在天狱里面就不同了,这里完全没有了地球意识的帮衬,天罚的威力自然十足十的没有减弱。

    霹雳!

    一道赤红色天雷劈落,紧随其后的还有着一道湛蓝色的雷电跟随劈来,两道雷电一前一后劈中了石碑上面的人影。

    夏炎浑身乱颤,冒着黑烟,散发出一阵阵的肉香味,竟然被劈得浑身焦黑,魔甲都破碎不堪。

    “噗!”

    一口血喷出,蕴含着密密麻麻的电流闪烁,赤红的闪电,湛蓝色的电弧相互碰撞交织。

    那场面震撼人心。

    在他的身上,正包裹着密密麻麻的雷电,不断的肆虐,从内到外都被天罚给重创烧焦。

    “该死!”

    夏炎心里惊怒交加,自己的修为被封印,灵魂被锁在识海里面无法动用,身体里自然没有力量反抗和防御。

    唯有强大的体魄硬生生扛了下来,还好之前被雷劈习惯了,有了一些免疫,而且身体里本来领悟吸收的天雷之力涌出,开始一点点自主炼化吸收天罚之力壮大起来。

    正是因为这样,夏炎才没有被打成虚无,还在顽抗,肉身焦糊了,血液里面流淌着无穷的天罚,所过之处,血管爆裂,血液都被蒸发了一大半。

    这情况非常危险,让夏炎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了。

    更可怕的是,身上捆绑着的天链突然爆发,竟然趁机从他体内汲取着属于他的生命本源之力。

    “神魔八禁,封身,锁灵!”

    危急关头,夏炎只能咬牙调动体内的神魔八禁之力,这种不受天狱封印影响的力量镇压了己身。

    足足下了十几层封禁之力才稍微好转,没有继续被汲取本源,但身体被天雷劈的内外焦黑,传出一阵阵肉香。

    他被天罚给劈焦了。

    “炼!”

    夏炎大喝,趁着涌入体内的天罚之力被禁锢的刹那,直接展开了吞噬炼化,利用自己本来掌握的天雷之力开始一点点反击。

    在他的身体内,两股雷霆之力正在碰撞,不断的相互较量,都想着要吞噬同化了对方。

    一股本身属于夏炎领悟出来的天雷之力,一股来自外面的天罚之力,蕴含着毁灭的力量。

    两股天雷之力相互交织,碰撞,仿佛有意识的在厮杀,不断的吞噬着对方,想要同化消灭对手。

    夏炎咬牙,承受着头顶不断劈落下来的天罚雷霆,一边默默的炼化体内逸散的天罚之力。

    轰隆隆...

    天狱震动,漫天雷罚仿佛银河倒卷一般坠落下来,隆隆之声让人胆寒。

    紧紧一刹那,夏炎锁在的牢狱被天罚彻底淹没,宛如洪流滚滚,天雷浩荡,不断的肆虐着,破坏着。

    “哎!”

    “他完了!”

    正关注这里的两位太古巨头忍不住轻轻叹息,摇摇头,都认为夏炎算是彻底完蛋了。

    天罚之下,从无活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