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最强非人类

妖仙公子 作品

    地球,太空外,一颗黑漆漆的星球横在那里,正在汲取太阳能量,要污染那颗太阳。

    “天意,祂怎么来了?”

    黑暗星球微微颤动,无尽的邪恶在汹涌,那里面传来一道意念波动,格外恐怖,震得太空动荡不安。

    刚才,地球意识苏醒,同那一股降临的浩大意志抗衡,两者碰撞,最后交流了一番褪去了。

    那是天意,来自天河冥冥中的大意志。

    这股天意到来,同地球意志碰撞,引发了巨大的灾难,导致太空外的大片天外邪奴当场化成粉末。

    还好黑暗星球意识苏醒,护住了大部分的邪奴,否则刚刚那一次碰撞早就灭了所有天外邪奴了。

    可正是因为这样,黑暗星球上的那一道未知存在的意念才感到有些震惊,天意为何降临,看起来好像要灭掉什么。

    “神葬星里隐藏着什么,天意降临,想要毁灭什么?”

    黑暗的星球里传出一道恐怖的意志波动,让无数强大的邪奴跪趴在那里瑟瑟发抖,不敢动弹。

    不管是强大的还是弱小的,暗王,邪皇,乃至两尊超越帝皇的恐怖邪奴都跪着发抖。

    那尊未知存在默默的灌注着这一幕,正在跟黑暗星球的意识交流着。

    “天意降临,难道有着未知变数出现?”那一道强横意念默默的传达一个信息。

    接着,黑暗星球核心内部传来一道波动:“未知因素,天意带着惩罚来的,是什么引来了天意的抹杀?”

    “尽快破开神葬星的屏障,开启五行之墓,那里隐藏着一些神魔之墓。”

    “破开神葬星,吞噬祂,能抗衡天意。”

    一道道恐怖意念沸腾,不断的交流,引发了巨大的动静,无数邪奴恐惧的发抖着。

    许久后,那种强大邪恶的意念波动消失不见,一切恢复了平静。

    太阳系,九大行星里面早已经有一些被污染了,月亮被吞噬,外围的冥王星,海王星等等已经被彻底污染,只还剩下太阳,火星,水星,木星,土星,金星还没被污染。

    金木水火土五颗星球,形成五行之势,以太阳为核心组成一个庞大的星空五行阵势,守卫着地球。

    目前来说,地球只有最后一道屏障,太阳的能量正在快速的衰竭,被黑暗星球汲取能量不断的污染。

    很快就会波及其他的五颗行星,破坏了五行之势,到时候就只剩下地球一颗孤零零的星球了。

    ........

    地球,大坑之上,夏炎浑身焦黑,狼狈的立在虚空上。

    他看着消失的天威,感受着刚才那种毁灭一切的意志,心里仍然有些心有余悸。

    太突然,太恐怖了。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感觉自己会死,还好最后终究还是化解了这一场灾难。

    让他震惊的是,帮他化解这一场灾难的竟然是地球意识,祂突然苏醒跟那股意志抗衡了一番,最后化解了一场劫难。

    “刚才那种波动,难道是天意?”九色鹿喃喃自语的说了句。

    它同样很震惊,对于夏炎的遭遇真的难以置信,这家伙怎么感觉好像处处召劫。

    刚刚更是引来了冥冥中的天意,想要灭杀他,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天意,天之意志,你到底怎么惹来天意?”

    九色鹿说着看向夏炎,那眼神里仿佛在说,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做了什么惹怒天意的事情了?

    它怪异道:“夏炎,你是不是抢了天的老婆了?”

    “去你的!”

    夏炎笑骂一句:“都啥时候了还开玩笑,会死人的。”

    “除了这个,你还有啥能引来天意要灭了你的?”九色鹿歪着脑袋,两眼眨巴眨巴的很是疑惑。

    对此,夏炎只能表示无奈,苦笑道:“我哪知道,你应该问那个所谓的天意,而不是问我。”

    “我现在还一脸懵,容我缓缓,刚刚吓到我了。”夏炎深吸一口气,拍了怕胸脯有些后怕的说道。

    九色鹿见他这样顿时无语,白眼道:“你就是一个灾厄之源,你害怕,我不觉得你害怕,反而感觉你有些兴奋?”

    是的,它感觉夏炎有些兴奋,反而不是害怕。

    夏炎轻轻叹息道:“你不懂,我刚刚已经感觉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存在,天意,天都有意识,这代表着什么?”

    “人有意识,万族万族有意识,星球能有意识,而天有意识很奇怪吗?”

    九色鹿却没多大感觉,反而觉得很正常,万事万物有着自己的意识很正常不过了。

    夏炎却想着另外一件事,因为刚刚在天意降临,想要抹杀他的一刹那,冥冥中感应到了一种之前曾经看到过得画面。

    那是来自身体基因锁链深处,那种未知的能量气息,在刚刚一刹那竟然有了要爆发出来的感觉。

    仿佛只要天罚降临,那股未知的力量就会立刻喷涌而出,抗衡天意,这是夏炎惊喜和高兴的一点。

    这证明了自己的体内果然藏着某些可怕的东西,但却没有能力去开发出来而已。

    不过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触及这些秘密了,心里自然有些隐隐的兴奋,甚至有些惋惜为何地球意识刚刚出手了。

    否则他都想看看自己体内究竟能爆发出什么东西来,甚至有可能一窥那种秘密的背后真相。

    “嗯?”

    正想着,眉心忽然传来一丝丝震动,接着一枚晶莹的令牌飞了出来,洒落朦胧的光芒。

    天晶令!

    夏炎惊讶的看着眼前飞出来的天晶令,它似乎在传达着某种信息,一缕光穿透而来,没入他的眉心意识。

    瞬间,夏炎接收到了一道信息,那种浩瀚,神秘,古老,磅礴的意志一闪而逝,让他深深的震动。

    那是地球意识!

    许久后,夏炎才从那种震撼中苏醒过来,这才发觉自己获得了一道信息,来自地球意识传来的信息。

    “破坏天命,天要罚我?”

    信息第一句让夏炎目瞪口呆,有些懵逼,自己破坏了天命?

    接着看下去才渐渐明白了前因后果,夏炎看完了这一道来自地球意识的信息后陷入了漫长的沉默当中。

    这信息里介绍了天意降临的原因,原来,天命塔前十层世界已经被毁掉了,从第一层山海界开始到第十层世界都破灭了。

    那尊山海界的清理者,正满世界寻找他,准备清理他这个破坏天命的罪魁祸首。

    看到这,夏炎直瞪眼,忍不住破口大骂:“清理者找我,有没搞错,那不是我毁掉的山海界,那是它自己毁掉的好不好?”

    夏炎心里委屈啊,山海界那里的情况,压根就跟他没关系好不好,是圣兽玄武破界,引发了山海异兽大暴动。

    从而导致清理者毁灭世界,那才是罪魁祸首,一个毁灭山海界的恐怖家伙要找他,这不是贼喊捉贼么?

    “还有,前十层世界毁掉了跟我有啥关系,我好像只是在金界那里释放了一些古老的凶物而已,最多也就是毁掉金界....呃...“

    夏炎话没说完,一道画面涌入心神,让他彻底懵逼,傻傻的看着那一副震撼人心的画面。

    只见,心神中浮现一个恐怖画面,天命塔的世界正一层一层的毁灭,从金界开始,然后就是剑界。

    毁灭的画面从剑界开始,夏炎从剑墓之中穿梭空间逃出来,结果引发了一个无头小女孩一路追踪着他。

    本以为摆脱了她,没想到夏炎回到地球后,这个无头小姑娘一路追,一层一层世界的破开,没抵达一个世界就毁灭一个世界。

    那毁天灭地的场面,看的夏炎头皮发麻,那个无头小女孩,一手葬送了数个天命塔世界。

    最后她被一股神秘意识打入了未知虚空,彻底消失无踪,这才结束了这一场毁灭之路。

    若非这样,夏炎都有理由相信,这位无头小女孩是不是会一路崩毁所有天命塔内的世界?

    光一想到这就忍不住胆寒,可是他反应过来,有些哭笑不得。

    “她毁灭世界,又跟我有啥关系哦?”夏炎有些无语望天,很想问问这个天意,你是如何算到我头上的?

    明明事实就是人家毁掉的,偏偏算他头上,而且那个无头的小女孩不是他放出来的吧?

    好像他一直被追着,好不容易甩掉了,现在却将她毁灭的世界统统算在他头上,这叫什么事?

    “地球母亲,你是认真的吗?”

    忽然,夏炎惊悚的跳了起来,被一道信息吓到了。

    原来,地球意识通过天晶令传达了一个信息给他,意思是说,你必须前往天河大陆,经历天意惩罚和考验才能洗刷自己的罪业。

    夏炎一脸郁闷,心里压着一股怒火,自己没做错,没有罪啊,为何要接受惩罚,岂不是承认了自己有罪?

    “我没罪,为何受祂惩罚?”夏炎干脆利落,拒绝了。

    开玩笑呢,自己根本没罪,为何要接受天意的惩罚,所谓天意,能随意定罪任何生灵吗?

    天晶令沉默了,那股古老的浩瀚意识沉默了许久,仿佛在审视着他。

    夏炎一脸坦荡,没有丝毫的畏惧和退缩,灵魂意识落入天晶令的空无世界里面,直面那股沉重浩大的意识。

    “天命不可违,天意不可逆!”

    一道意念波动传来,夏炎心里闪过这样一句话。

    地球意识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

    “天命不可违,天意不可逆?”

    夏炎喃喃自语,默默的品味着这一句话的含义,心里忽然涌出一股深深的憋屈感。

    我做错了啥,为何要惩罚我,人家快乐的毁灭世界,杀戮无数,而无穷罪业却由我来担当。

    若这就是天意,那不要也罢!

    “若这就是我的天命,那就打碎祂,若这就是天意,让我承受别人造下的罪业,那就来的更猛烈些吧,罪业多了不压身。”

    夏炎索性抛掉了所有顾虑,都这样了,还犹豫个球,没罪都给你定罪了,别人犯的罪业,全部都有你顶罪,这是什么道理?

    “好!”

    一道信念涌入心神,让夏炎精神一震,灵魂都在一刹那仿佛升华了一样,竟然变得凝实了一倍有余。

    而且,冥冥中一股庞大意志加身,融入他的灵魂之中,仿佛在这一刻他变得不一样了。

    至于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

    不过他知道一点,自己获得了地球意识的认可。

    “夏炎,你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九色鹿敏锐的察觉到,夏炎好像有些不同了,眼神惊疑的看着他,有些奇怪。

    夏炎心思一动,淡淡一笑:“没什么,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小九啊,你跟着我,以后可能要面对无穷无尽的灾劫了。”

    “你说得对,我从此以后就是一枚灾星了,走到哪灾厄就到哪。”他一脸感慨的说着。

    九色鹿满不在乎道:“没事,区区灾劫而已,能有多大事,之前经历的危险不是都走过来了嘛。”

    霹雳!

    话刚说完,天空一道黑色闪电劈落,好巧不巧正中九色鹿的脑袋,将它电的浑身焦黑,皮毛都卷了。

    它一脸懵,口鼻喷着黑气,浑身冒着黑色的电流,仿佛被电懵了。

    夏炎也呆了,心里有些懵,刚刚明显不是人为,更没有任何力量控制那一道黑色闪电。

    而是一次真正的意外,天空上的能量层里面,忽然有一道黑色天雷脱离壁垒,正好落下来砸中了九色鹿。

    “那个,小九...你,你没事吧?”夏炎有些古怪的问道。

    九色鹿浑身冒着烟,眨了眨眼吐了一口烟圈:“我,我是不是要考虑跟你分开?”

    “........”

    面对九色鹿这话,夏炎竟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