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最强非人类

妖仙公子 作品

    “我的气运呢?”

    夏炎目瞪口呆,命术之下,见到了自己本来煌煌如日中天的气运,竟然没有了。

    头顶之上,本来浩大的庆云早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色,业力滔天。

    本来气运之中酝酿的命格同样消失了,一片黑沉沉的罪恶之源取代了气运庆云。

    里面再没有一丝一毫的气运,反而是有着无穷的罪业之力,正酝酿着一团未知的东西。

    那无边罪业之中,仿佛在孕育一颗可怕的灾星,蕴含着无穷的厄难。

    而且,夏炎查看了自己本来的天运榜,已经没有自己的任何信息,甚至没能上榜。

    等于说他的气运完全消失,无法上榜,更可怕的是在识海中有着无穷的罪业之力涌来,滚滚如潮,无穷无尽。

    轰隆隆...

    识海沸腾,无边业力降临,让整个识海都化作一片业力的汪洋,红的发黑的业力,浓郁到了极点。

    夏炎都看的心惊肉跳,业火正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暴增,蔓延整个识海,点燃了所有的业力。

    澎湃的业火,不断的燃烧,暴增,再燃烧,无穷的业力涌入,导致了业火一下子猛增了几个等级。

    本来只是一朵还没凝实的业火红莲,现在却变得无比的凝实,如同一朵真实的业火红莲一般妖冶。

    更让他震惊的是,这一朵业火红莲竟然开始衍生出其他的根系,长出了一朵朵花苞,正在一点点绽放。

    足足八朵小一号的业火红莲环绕着那一株巨大的莲花,默默的汲取着无穷业力增长绽放。

    主莲花之中,包裹着夏炎的灵魂,正被业火灼烧淬炼,变得更精纯,不让滔天业力侵蚀。

    四周八朵小一号的红莲,包裹着各种东西,一杆魔枪,一柄凶剑,一面铜镜,一块封魔石,一口古鼎,一道剑魂。

    另外两朵红莲格外特殊,其中一朵黑色,漆黑如墨,内部孕育着一缕黑色的奇怪火焰。

    还有一朵纯白色,通体无暇,晶莹剔透,内部有着一丝银色火焰,透着深深气息。

    这种变化,让夏炎目瞪口呆,有些反应不过来,咋一转眼就变成了这种样子了?

    他的气运完全消失了,命格同样诡异的消失,仿佛没有命格存在,不存在于命运之中,化作了虚无。

    唯有无穷的罪业之力降临,想要将他拖入无尽深渊之中,还好有着一股业火在护体。

    否则夏炎都不敢想象,这么多的罪业之力加身,顷刻间就能被天罚给打成虚无了。

    “我好像没干什么坏事啊,为何这么多的业力降临在我的身上?”

    夏炎有些呆了,心里茫然,有些不甘啊,自己好像真没有干啥坏事,又没有做过毁天灭地,灭杀无数的事情,为何有这等业力降临?

    他想着,难不成是自己无意中又放出了某个恐怖存在,结果导致生灵涂炭,最后将这些罪业归罪在他的身上?

    “夏炎,你身上的罪业之力,让我看了都心惊肉跳,而且冥冥中有股意志在告诉我,杀了你能获得无边气运和无上奖赏。”

    九色鹿忽然开口蹦出这么一句话,惊得夏炎浑身一哆嗦,瞪大眼看着它,那眼中果然流露出一丝丝异样。

    “你确定?”夏炎面色凝重的问道。

    九色鹿微微颔首,语气严肃道:“你这次惨了,好像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超级罪恶之人了。”

    “你肯定又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或者又有着无数生灵因你而惨死,将这笔账算在你头上了。”九色鹿煞有其事的说道。

    这话让夏炎无语望天,很久才憋出一句:“卧了个槽,我一路走来兢兢业业,从没做出毁灭一城一族的事情来,不就是无意中放出了几个可怕的东西出来嘛。”

    “人家毁天灭地,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何总是算在我头上,你这是逼着我做恶人吗?”

    夏炎心里有股无名之火,怒啊,自家没做过坏事,为何全部算在他的头上啊。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的,他又没杀那些人,不过是放出了几个邪恶大凶物而已,人家杀的你找正主啊,算他头上干啥呢?

    “你还是看看天河榜,你出名了。”

    九色鹿忽然说了句,面色古怪至极,看向夏炎的眼神都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夏炎被它这眼神看的很不舒服,立刻沉入心神,沟通了天河榜查看到底怎么回事。

    这一看,夏炎自己都瞪大双眼,有些见鬼的表情。

    “沃艹,人杰榜上没我名字了?”

    “嗯,天骄榜也没有?”

    两大榜单上面,人杰榜上已经没有他的名字,本来属于他的位置已经不见他的名字了。

    至于天骄榜上,更没有他的名字,仿佛他已经没办法上榜了。

    但让他诧异的是,在天河榜之上却多了一个全新的榜单,引起了他的注意,忍不住看了过去。

    天罪榜!

    一张独特的榜单,天罪榜,看着那三个字就有种令人颤栗的感觉,夏炎心里感到一丝不妙。

    果然,当他看向这个天罪榜,立刻被里面的名字深深的震了一下。

    这榜上,有十个名字,位列榜首的一个漆黑如墨的名字,散发着恐怖的罪恶之气。

    “天罪首恶:大邪神-夏炎,罪业滔天,毁灭十界,诛之可获得同等罪业的气运。”

    “天罪榜第二:杀星-魔玄,罪恶累累,毁灭十一星系,诛之可获得同等罪业的气运。”

    “天罪榜第三:异魔-归零,罪恶累累,覆灭十族,诛之可获得同等罪业的气运。”

    “天罪榜第四:血妖-天诛,罪恶累累,嗜杀万灵....”

    独特的榜单,天罪榜上一排十个名字,个个凶威赫赫的,不是毁灭星系就是覆灭十族,甚至嗜杀万灵,个个穷凶极恶。

    但排在第一位的天罪首恶,让夏炎干瞪眼。

    “大邪神?”他瞪大双眼,看了一遍又一遍,确定没看错,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他,夏炎,天罪首恶,大邪神。

    “神他玛的毁灭十界,我何时毁灭了十界,你毁一个我看看?”夏炎目瞪口呆,无语望天。

    这算啥,他什么时候毁灭了十界了,还排在了天罪榜第一位,首恶,大邪神,毁灭了十界。

    他么的第二名才毁灭了十一个星系,自己有那能耐跟人家比吗,十界在哪里,怎么毁掉的他咋不知道?

    “小九,我有毁灭十界吗?”夏炎一脸茫然的看着九色鹿。

    后者神情古怪至极,想了想说道:“好像有,你忘记天命塔了,里面一层一世界,你放出了那些东西,毁掉十层世界很正常。”

    “或许,还会有更多世界被毁掉,这些恶账,可能,也许,都会算在你的头上。”九色鹿一五一十的说出自己的猜测。

    夏炎听了没话说了,沉默下来,眼里露出一丝丝复杂的光芒,它说的没错啊,自己放出了那些恐怖东西,毁灭了天命塔十界。

    这笔账不算他头上算谁头上?那些东西都不在天河记载之中,自然算不到那些恐怖存在的头上。

    唯一的可能就是,它们毁灭了多少世界,杀了多少生灵,都统统算在夏炎的头上。

    “艹丹的世界。”夏炎忍不住破口大骂。

    这世界太坑了,不就是放了一些凶物出来嘛,你直接降个天罚灭掉那些东西就好了,为何将这些罪恶统统算他头上呢?

    “老天是在逼我作恶人啊,还天罪首恶,大邪神,罪恶滔天?你怎么不降个天罚劈死我呢?”

    夏炎心里窝火,忍不住对天咆哮,宣泄着自己的愤怒和郁闷之情。

    霹雳!

    结果话音刚落,一道赤红色天雷正中脑门,咔嚓的一声打出一个巨坑,冒着滚滚浓烟。

    夏炎灰头土脸的爬起来,有些懵,看了看头顶黑沉沉的虚空,那一道末日壁垒之上正酝酿着滚滚天雷。

    赤色的,红色的,蓝色的,紫色的,黑色的各种闪电交织,一条条闪电粗如手臂,隐隐锁定了他。

    “喔日,你来真的,不对啊,这里是地球,末日壁垒上的雷霆不碰触是不会劈下来的。”

    夏炎先是愤怒,接着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啊。

    咔嚓!

    刚想着,天空上又一道雷霆劈落,手臂粗细的天雷,黑漆漆的光芒直接劈在脑门。

    轰隆的一声,夏炎整个被打入地底,漫天雷霆汇聚交织,仿佛要毁灭这个罪恶滔天的家伙。

    九色鹿无语了,看着被劈的夏炎,连忙闪身躲开了,因为这股天雷锁定的是他。

    不是不够义气,而是它感觉一旦参与帮忙了,可能会引来更大的恐怖天罚下来,那就好玩了。

    “夏炎,别傻了,神葬星也属于天河的一部分啊,你在哪都会被劈的,而且这里正好有着无穷的天雷,说真的,你还不是一般的倒霉。”

    九色鹿在一旁看着还开口提醒了一句,不说还好,一说夏炎心里就不是滋味,感觉自己成了过街老鼠,天天被雷劈呢?

    “来来来,劈多点,这么点天雷给我挠痒痒呢?”

    夏炎从大坑里飞了出来,对天怒吼,索性豁出去,既然劈都劈了,还怕个球啊。

    轰隆隆...

    天空上的无数雷霆仿佛被激怒了一样翻滚咆哮,一条条各色天雷交织弥漫,汇聚成一股更可怕的雷霆之力。

    危险,极度危险的征兆涌入心神,让夏炎勃然色变。

    正当夏炎准备迎接这一股恐怖天雷降落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力量扩散开来,瞬间抚平了本来沸腾的末日屏障里面的能量。

    漫天雷霆消失不见,原本汇聚的恐怖天雷一下子消失隐没,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一幕让夏炎愕然,有些不解。

    但很快一道信息涌入心神,让他恍然大悟,明白了这是为何了。

    “地球意识出手了?”

    夏炎两眼一瞪,被这消息惊呆,刚刚地球意识出手了,抹平那股可怕的天罚。

    轰!

    天外沸腾,一股恐怖的威压传来,整个地球都微微一颤,能量层上汇聚着无穷的天威之力。

    天威煌煌,宛若灭世!

    他心里惊颤,骇然的望去,隐约间感应到了两股大意识正在碰撞,仿佛在交流着什么。

    很快,那种可怕的气息消失无踪,一切归于平静。

    看似很长,但实则仅仅一瞬间就结束了,地球上的无数生灵根本没有感觉,只有少数一些强者隐隐有着感应。

    刚才的一切,仿如梦幻般不真实,可夏炎真切体会到那不是虚幻,而是真真正正发生的。

    “刚才发生了什么?”

    九色鹿有些惊颤的飞上他的肩膀,骇然问道。

    夏炎没说话,默默的注视着恢复平静的黑暗天幕,心里回忆着刚刚那两股大意识的碰撞,心里震动久久不曾平息。

    方才,地球大意识正在跟某一个浩瀚意识在碰撞,好像在交流,似乎为了他?

    这感觉有些诡异莫名,让夏炎心里无法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