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最强非人类

妖仙公子 作品

    无尽的黑暗,铜棺中,没有一丝光亮,唯有密密麻麻的符号在跳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轰!

    夏炎只感觉铜棺剧烈一震,接着平静了下来,仿佛穿过了某种空间夹层进入到了一个未知空间。

    “小九,我们真的被埋了,你让我不反抗是为何?”

    许久后,夏炎感觉自己不能动了,神色凝重,眼珠子扫过四周情况,铜棺内部的空间不算狭小。

    至少他若是能动,就可以站起来,只是铜棺四壁都刻画着无数神秘的符号,散发着奇异的光芒,有着莫名能量流转。

    这是一种古老而强大的封印,进来了就无法脱离出去,甚至将身体禁锢在这里。

    “别慌,之前在她打开空间入口的时候,我感应到了异度空间的气息,显然我们现在就处于葬剑谷的异度空间内。”

    九色鹿微微抬头,看了眼铜棺内的情况,接着一五一十的解释,还安慰了一句。

    原来,刚才在那位老妖婆打开了黑洞的一刹那,九色鹿感应到了异度空间的存在,知道黑洞连接着异度空间。

    这才让夏炎直接放弃了逃走,主动被封入铜棺之中,葬入异度空间,才有了这一幕。

    否则夏炎早就拼了命的逃走了,又何必被封入铜棺之中,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其实九色鹿若是再爆发一次本源天赋,还是能够破界的,但夏炎不想它这样做,而且它说这里面藏着机缘。

    至于是何种机缘,不得而知,但所知道的一个这里有着空间源晶存在,这是一种至宝。

    空间源晶不仅仅能为九色鹿恢复受损本源,更能够用来领悟空间奥义,甚至能从中参透空间之力。

    “找到空间源晶,等我恢复了本源,随时都能破界而去,你不必担心,而且这里有着机缘,你自己把握。”

    九色鹿轻轻解释,让夏炎终于安心下来了。

    他喃喃道:“别说机缘了,现在还是先想想怎么摆脱铜棺里面的封禁之力吧。”

    “简单。”九色鹿说完,浑身冒起一股朦胧的九彩神光,虽然很微弱,但却轻易地破开了铜棺内部的禁锢。

    几乎是光芒一闪,夏炎就感觉身体一松,立刻能动了,已经成功破解了铜棺内部的禁锢之力。

    他有些愕然道:“小九,你这能力难道是专门破禁的?”

    “我的天赋乃是破界,任何禁制对我无用,没有一种禁制能够封印住我,所以,你可以放心了。”九色鹿一脸骄傲的说道。

    夏炎这才大喜过望,没想到九色鹿还有这等本事,那这样一来就不必忧虑了。

    先找到空间源晶,再看看这里有着什么机缘,可夏炎想起之前那个残魂说起过,异度空间里面镇压着一个神。

    一个神魔,就在异度空间里面,这自然让人紧张,夏炎都不例外。

    “小九,你能感应到那个神的气息吗?”夏炎面色慎重的询问。

    他不得不慎重,被埋入异度空间,自然有着十足的警惕心,毕竟这里镇压着一个神啊。

    神魔,只存在于传说,真正见到神魔的谁都会紧张,毕竟不清楚神魔到底有何可怕之处。

    “感应不到,我没见过神魔。”九色鹿摇摇头直接表示自己无法做到。

    它压根没见过神魔,怎么可能知道神魔的气息,更无法感应神魔的存在,就好像是一个凡人在寻找传说中的仙,你根本不知道它存不存在。

    就算你明知道这里有着一个神,但一个凡人如何能够找到一个神,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感应不到很正常。

    “算了,先看看能否脱离铜棺。”

    夏炎叹息一声,起身开始打量着铜棺内部的情况,铜棺四面,都烙印着无数神秘符号。

    这些符号很古老,也很神秘,看不懂其中含义,甚至夏炎都无法领会其中的奥秘。

    只能猜测是一种秘术封印,可惜无法参透,否则领悟出来或许有着极大的好处。

    他观察了一番,最后发现竟然无法出去,因为他根本无法打破这个铜棺,甚至棺盖都打不开,好像浑然一体没有出口。

    “这下玩大发了。”夏炎愣愣的看着四周浑然一体的铜棺内部,根本没有一丝衔接缺口。

    铜棺的棺盖,好像连成一体一样,根本就是一个整体,无法打开,或者说没有棺盖。

    当!

    他振臂一拳轰去,却传来一阵哐当之声,强大的反震力将他硬生生震得撞在了铜墙铁壁之上。

    背后密密麻麻的符号闪烁,将夏炎那股力量直接卸掉,甚至没有引起一丝的波澜。

    “好坚固的符文。”夏炎惊叹不已。

    他走上前去,轻轻用手抚摸着那些符文,神秘,未知,蕴含着强大的力量,让人无法破开。

    夏炎默默的观摩了一会,非常仔细,一个一个符号的观看,想要找到其中隐藏的突破口。

    他不相信打不开铜棺,更不相信,自己会被永远困在这里,大不了让九色鹿直接带着破界好了。

    现在首要是必须离开铜棺,否则如何寻找空间源晶,又如何恢复九色鹿的本源,无法恢复就难以破界。

    强行运转本源会伤上加伤,甚至危及生命。

    “小九,你有办法吗?”看了一会夏炎向肩膀上的九色鹿询问。

    只见它同样仔细的打量着铜棺内的那些符号,想了想点点头又摇摇头,好像有办法但又好像没有。

    “你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夏炎有些不解的问道。

    九色鹿想了想说道:“我的意思是,可以破开,但现在的我根本没有太多力量破开,必须保留着最后一点天赋之力,以备不时之需带你破界。”

    是啊,这里藏着巨大危机,有着一尊神的威胁,若弄不好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九色鹿是为了关键时刻带着他破界逃生。

    “好吧,我再看看。”

    夏炎沉默许久,最后还是默默的继续观察想办法。

    嗡!

    正当此时,铜棺忽然轻轻震颤起来,仿佛触动了某种东西或者能量,竟然引发了轻微的震动感。

    这股震动传来,让夏炎和九色鹿心里已经,忽然发现,铜棺四周的符文忽然活了过来,散发着强烈的光芒。

    锵锵锵...

    一阵阵若有若无的铿锵之音传来,仿佛铁链绷直的声音,让夏炎心里有股莫名的感觉。

    “怎么了?”他面色惊疑不定。

    铜棺震动越来越强烈,好像被某种东西敲打一样,发出清脆的声音,密密麻麻的符文活了过来,一个个跳动着。

    “有些不对。”九色鹿忽然提醒一句。

    它惊疑道:“我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息,神秘,未知,透着一种尊贵无上的可怕威压。”

    “神?”夏炎心神一凛,大惊失色。

    他忽然想到了这一点,同样感应到了那股可怕的气息,陌生,未知,神秘,强大,充斥着一股尊贵无上的威压。

    神威如狱!

    这四个字莫名的出现在夏炎的脑海,让他心神震荡,骇然的想到了一个可能,这是神的气息。

    他感应到了神魔的气息,充满了未知和神秘,从未有过的感觉,很奇特,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如此诡异感觉,让夏炎惊疑不定,一时间有些不敢妄动,浑身力量凝聚到了极点,做好了准备。

    嗡嗡嗡...

    突然,铜棺再一次猛烈震动,密密麻麻的符号闪烁飞舞,竟然交织成一片神秘的纹路。

    这些纹路相互缠绕,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画面,给夏炎的感觉好像是在传导过滤某种东西。

    “嗯?”

    忽然,夏炎感到了一缕莫名的能量气息,忽然从铜棺外面顺着密密麻麻的符文交织的纹路涌进来。

    他一脸愕然的看着这种变化,一丝一缕奇异的能量顺着纹路涌来,一丝丝注入铜棺里面。

    刹那,夏炎感觉到了不同之处,本来毫无能量气息存在的铜棺内部忽然充斥着一丝丝淡淡的能量气息。

    仅仅是一丝能量,竟然让夏炎有种要俯首的冲动,仿佛直面一个无上尊贵的存在。

    一缕威压弥漫而来,笼罩心头。

    神!

    这是一缕神威!

    夏炎脸色大变,惊呼道:“神威,这是一缕神威,不对,涌进来的一丝能量里面蕴含着一缕神威。”

    “难道...”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两眼瞪大。

    他想到了某种可能,忍不住看了眼肩膀上的九色鹿,后者同样震惊,眼里冒着淡淡的九色神光。

    它表情从一开始的惊愕渐渐变成了喜悦。

    “这是神力,没错,就是神力,一缕被炼化后的神力,纯净无暇,能够直接吸收。”

    九色鹿有些激动的说出这番话来。

    它这一句话,让夏炎心里一震,果然猜的没错,真的是一缕神力,怪不得蕴含着淡淡的神威。

    但,铜棺里面怎么会有神力存在,这口铜棺存在着什么秘密,为何能将一丝一缕神力吸引过来,甚至还经过了炼化处理。

    “或许,异度空间里面镇压着一个神没错,但我可能猜测到了另一个恐怖的可能。”九色鹿忽然凝重的说了句。

    它看着夏炎,一字一句道:“我觉得,这口铜棺真正意义是用来过滤神力,淬炼神魔之力,用来蕴养铜棺内的人。”

    “你是说,有人用一个神来培养无数天骄人杰?”

    夏炎心里惊悚,有些毛骨悚然,想到这一点就忍不住打颤。

    是谁,将一个神镇压在这里,竟然炼化一个神魔的力量,用来培养无数天骄和人杰。

    他想到了那个老妇人,神秘,诡异,专门埋葬各路天骄人杰,一开始还不明白。

    现在忽然有些明悟了,她这是要将这些天骄都埋入异度空间,借助这里镇压的一个神魔,炼化神魔之力来蕴养这些葬入进来的人。

    嘶!

    如此可怕的手段,让人不寒而栗,甚至有种发颤的感觉,太恐怖了,超出了想象。

    “机缘,大机缘啊。”

    九色鹿忽然激动的大叫起来,显得很亢奋,仿佛看到了天大的机缘,双眼冒着灼灼的九彩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