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最强非人类

妖仙公子 作品

    危险!

    夏炎脸色大变,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影。

    苍老的身影悄然浮现,白发苍苍,满脸皱纹,浑浊的双目直勾勾的看着他,透着无尽的沧桑,看上一眼就令人灵魂颤栗。

    这是一个老妪,眉心有着一个诡异的黑色印记,仿佛灵魂都要被吸入其中一样。

    “年轻人,你要见老身?”老妇人露出一口黑黄的牙齿,那笑容叫人瘆得慌。

    夏炎都感觉浑身冰凉,灵魂传来一丝丝不安的颤栗,如同面对着审判生死的地狱判官。

    “这老妪很恐怖,你不是对手,赶紧逃!”九色鹿着急的传念一句。

    它从面前的这个恐怖老妇人身上,感受到了深深的威胁,立刻提醒夏炎赶紧逃。

    但夏炎心里苦笑,逃,怎么逃,他自然知道这老妇人的恐怖,但现在逃不了了。

    “前辈,你这样做有何意义?”夏炎索性豁出去了。

    他神色恢复了平静,拱手说道:“您这样做,埋葬了无数天骄人杰,这做法有意义吗?”

    “要杀要剐,直接动手便是,将人埋葬无数年算什么?”他真的有些不能理解。

    你想杀就直接砍掉就是了,为何偏偏将人家活埋葬下无数年,等于不生不死,永远被埋在地下。

    “年轻人,你不懂!”

    老妇人摇摇头露出一抹恐怖的笑容,却听她说道:“老身修习葬术,臧天葬地葬众生,只有埋葬了万族众生才能窥得永生。”

    “永生?”夏炎眉头微蹙。

    他深深的看了眼面前的老妇人,她就是外面传闻的老妖婆,游荡在葬剑谷里面,专门埋葬无数天骄人杰。

    夏炎深吸一口气,心里暗暗警惕,却说道:“前辈,你所谓的永生,晚辈不敢苟同,我觉得你还是葬了自己比较好。”

    “葬别人,你何来永生?”他反问了一句。

    老妇人一听笑了,那笑容叫人感觉阴森森的很恐怖,小孩看了都能立马吓尿,就算是夏炎都感觉心里毛毛的很不舒服。

    “葬自己?”老妇人嘿嘿的笑道:“年轻人呐,老身已经将自己葬了足足九次,每一次都葬足了一万年,熬死了一代又一代天骄豪杰。”

    “老身看的多了,有些不忍心这些天骄人杰一一陨落,最后只好将他们一起一一葬下,免得陨落了实在可惜。”

    她这话,让夏炎震惊,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葬了九次,一次一万年,岂不是说这老妖婆最少活了九万年以上,简直匪夷所思。

    一个活了接近十万载的老妖婆,一想就令人恐惧和胆寒。

    那边,被绑在石碑上的无尘和璃儿两人惊呆了,满脸惊悚的表情,被这老妇人的话震撼到了。

    “九万年...”无尘喃喃自语,眼里露出一丝丝悚然。

    璃儿更是张了张嘴,呆呆不语,想起自己被封印了两千年,本来以为很漫长了。

    但跟眼前的老妇人比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人家埋葬一次就一万年岁月,那是多么漫长的时间啊。

    “这座葬剑谷,本来只是老身无聊之时收集各方天骄人杰的剑器兵刃葬在这里。”

    “但久而久之,老身觉得为他们修建剑冢,还不如在他们最年轻,最有朝气的时候埋葬,那样一来就能让他们保持着永恒的年轻鼎盛,免得有一个个陨落了让人惋惜。”

    她一边说一边摇头叹息,仿佛看透了世间红尘,见惯了无数生死,甚至熬死了一代又一代天骄人杰。

    这老人,真的很恐怖。

    一个活了九万年以上的老妖怪,自然恐怖了。

    而且,葬剑谷竟然是她修建起来的?

    夏炎被这一消息震撼到了,不远处的无尘和璃儿两人都是心理恶寒,感觉浑身冰凉透脚。

    “前辈,你这样做岂不是断了他们的前路?”夏炎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他接着说道:“这世间本来就是一个争字,与人争,与天争,你埋葬了他们就等于绝了他们的前路,就算未来能爬出坟墓,却已经失去了应有的机会,那已经不属于他们的时代了。”

    “正所谓江山代有人才出,错过了属于自己的时代,那下一个时代不会等你,甚至没有你的立足之地,这样岂不是比死更难受?”

    “若让我如此苟活下去,我宁愿轰轰烈烈的战死,也不愿意这样沉眠地下而失去自己的一往无前的锐气。”

    夏炎一字一句,话语铿锵,透着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念,有股大无畏,一往无前,有我无敌的气概。

    他一脸漠然的看着眼前的老妪,说道:“我尊称您一声前辈,那是看在您是人族先辈的份上,若您执意要将我们三人葬在地底,那很抱歉,晚辈就算不敌也要斗上一斗,至少我不惧生死。”

    “要战便战!”

    夏炎说完,一手拍在剑匣之上,铿锵一声,凶剑拖着一条条铁链缓缓出鞘,一缕凶戾之气弥漫而出。

    看着气势如虹,剑意弥漫,仿佛人剑合一的夏炎,老妇人惊讶的打量他一眼,竟然露出了微微的赞许。

    “年轻人,不错不错,有志气,但可惜你没有相应的实力,就算是不怕死也只是逞能罢了。”老妇人一脸惋惜的摇头。

    他看着夏炎,叹息道:“可惜了一位绝世天骄,老身一番好意你竟然不领情,真是世道炎凉,人心不古啊。”

    “想当年,无数天骄人杰哭着喊着求老身将他们葬了,现在倒好,老身主动帮你们竟然还不乐意?”

    老妇人一边说一边摇头,那苍老的面容上透着一种无奈,眼里沧桑之意越发的浓郁了。

    在她身上,有着一股浓浓的岁月斑驳气息,仿佛经历了无尽漫长的岁月中走过来,留下深深的时间印记。

    “我只争朝夕!”

    夏炎语气铿锵果决,坚定不移,手里握着剑柄,一身剑意汇聚,识海里那一柄剑胎忽然融入了身体,刹那,一股奇异的气息弥漫而出。

    “咦?”

    对面的老妇人忽然惊疑一声,诧异的看着夏炎,浑浊的双眼中绽放出两道恐怖的光芒。

    她一眼看向夏炎,让他仿佛浑身上下毫无秘密,被看了个通透,感觉很不舒服。

    “剑魂秘胎?不对,有着万千剑意凝聚而成的剑魂锥型,凌驾于万千剑意之上。”

    她越看越惊讶,最后露出一抹惊容,都为夏炎暴露出来的剑胎所动容。

    “这等无上天骄万年一遇,更不能轻易陨落在这一世,应该埋起来,好好保存,留待下一世再出来吧。”

    老妇人双眼冒着光,显然是打定主意要埋葬了夏炎,因为看见他表现出来的能力,见猎心喜之下要埋了他。

    以至于,她都忘记了一旁还有无尘和璃儿两位,甚至已经没有心思理会这两人了。

    她现在的眼里,只有夏炎这个人,心里有着一股埋了他的信念。

    “年轻人,安心沉眠,等待下一世吧。”

    老妇人露出一抹和蔼的笑容,但那笑容却吓死人不偿命。

    话音刚落,只见老妪轻轻一抬手,掌心凝结出一枚恐怖的黑色符文,灿灿圣光。

    一股股诡异的黑气弥漫,笼罩四方,整个葬剑谷都微微摇晃起来,如同被牵引了一样。

    “冥王拔剑,诛心灭魂!”

    忽而,夏炎低喝一声,浑身涌出一股磅礴之气,背后汇聚出一道朦胧的庞大虚影。

    那是一道黑色的虚影,透着幽深的气息,仿佛幽冥地狱里面的一尊冥王,正降临世间。

    这尊虚影,散发着一股高贵之气,审判众生灵魂,瞬间融入了夏炎的身体,导致他的气势暴涨十倍有余。

    锵!

    刹那间,凶剑出鞘,一抹幽冷的剑芒划破虚无,斩在了老妇人的身上。

    “唔...冥王拔剑,灭魂之力,有点意思...”

    老妇人不躲不闪,硬生生承受了夏炎绝强的一剑,剑出灭魂,有着恐怖的灵魂灭杀之力。

    但斩在老妪身上竟然毫发无损,甚至没看出来她的灵魂有任何的伤害,简直不敢相信。

    夏炎愣了下,很快恢复过来,并不意外,这老妖怪,活了足足九万年以上,灵魂之强简直超乎想象了。

    若是这样就能轻易伤了对方夏炎才真的是怀疑,现在一看,这老妖婆果然恐怖至极,根本不是他现在能够对付的。

    “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若没有了,老身就要将你埋了。”老妇人咧嘴笑着说道。

    那森森笑意,让人莫名的心寒。

    夏炎神色郑重,一字一句道:“前辈,晚辈最近参悟了无数剑术,最终创出了一招属于自己的最强剑术,请品鉴。”

    “哦?最强剑术,老身倒要瞧瞧有何奥妙之处。”老妇人微微颔首笑着答应了。

    她想看看,夏炎能表现到怎样的程度,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应该好好埋起来保存才是。

    “我之剑,一往无前,有我无敌!”

    夏炎手持剑柄,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特殊的气息,仿佛这一刻化身为一柄真正的绝世宝剑。

    他面若冰霜,浑身冒着一股惊世锋芒,绞碎了释放迷雾,漫天剑意汇聚而来,就算是整个葬剑谷都受到了影响。

    吟!

    莫名的,一声声剑吟从四面八方传来,整个葬剑谷都瑟瑟的颤抖,一座座剑坟,剑冢里面忽然传出剑吟声。

    “万剑朝圣?”老妇人双眼一眯,惊呼出声。

    她惊讶的看着夏炎的表现,竟然能引动整个葬剑谷内无数埋葬剑器的共鸣,甚至自主的发出一道剑意融入他的剑势之中。

    这一刻,夏炎仿佛化身为剑中圣器,引发了无数剑器朝拜臣服,仿佛一柄剑中圣器诞生一样。

    吟!

    一声声剑吟传来,漫天剑意汇聚,纷纷涌入夏炎的身体,让他的气势节节攀升。

    “前辈,接剑!”

    夏炎气势凝聚到了顶点,忽然大喝一声,铿锵拔剑,刹那挥出了最近刚刚领悟出来的最强一剑。

    那是集合了八十万种剑术剑意融汇一炉,最终创出来的一式剑术,目前为夏炎最强之剑。

    咔嚓!

    只见天地陡然暗了下来,仿佛整个世界失去了光彩,唯有一道光划破虚无混沌,照亮了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