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最强非人类

妖仙公子 作品

    “舍”“身”“镇”“魔!”

    四个血字,每一个都鲜红欲滴,杀气腾腾。

    上面蕴含着一股不屈意志,大无畏,舍身镇魔,历经了万年岁月,仍旧透着一股铮铮肃杀。

    “舍身镇魔!”

    夏炎喃喃自语,面露一丝惊容,看向那位被锁在石碑上面的古人充满了敬意,这是一位舍弃自身,镇压凶魔的先辈。

    从这四个血字来看,应该是他自己主动以身镇压凶魔于此地,竟然牺牲了自己来镇压大魔。

    不得不说,这位上古先辈有着令人钦佩的大勇气,更有着令人感动的大胸怀,为了镇压大魔,竟然舍身在此。

    夏炎郑重的躬身行礼,参拜,发自内心的折服,虽然自己是做不到这一点,但不妨碍他钦佩这样的人。

    这才是真正的上古人杰,为了镇压大魔,不惜牺牲自己,以自身生命镇压着大魔。

    哗啦!

    在夏炎躬身的一刹那,四周铁链哗啦啦的绷直了,紧接着,从九条石龙的龙嘴里面吐出一道道黑色铁链,朝着夏炎蔓延而来。

    锵锵锵!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夏炎面色微变,惊疑不定的看着四周盘绕过来的铁链,竟然形成了一个封印。

    “鸣...”九色鹿低鸣,浑身冒着九彩神光,阻挡着这些铁链的封锁。

    它传来一道意念:“快走,底下有东西要出来了。”

    九色鹿显得很着急,已经嗅到了一股可怕的气息,正从两人底下涌出,仿佛有可怕的东西要出来了。

    “神魔八禁,封!”

    夏炎脸色大变,顾不得思索,直接打出了神魔八禁之力。

    嗡的一声,四周盘绕而来的诡异铁链齐齐一顿,哗啦啦的顿住,被神魔八禁之力封禁了。

    而且,夏炎还不放心释放了岁月意境,一股无形的力量扩散,禁锢了那些诡异的锁链。

    这些锁链,泛着莫名的魔光,上面依附着一股凶恶之力,仿佛是一条条活着的血肉铁链一样在蠕动,像是要刺穿夏炎的身体。

    还好夏炎反应足够快,直接以神魔八禁之力配合岁月意境禁锢了这些莫名出现的铁链。

    “九宫,八极,乾坤,阴阳合一,血肉镇魔!”

    忽然,冥冥中有着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就见四周地面忽然涌出一道道奇怪的阵纹。

    九宫转,八极动,乾坤倒,阴阳合,密密麻麻的光芒涌现,一条条阵纹交织起来,形成了一个复杂而庞大的古老阵纹。

    那些个铁链被彻底禁锢,而且纷纷镇压下去,一条一条铁链挣扎,带着不甘缩了回去。

    “多谢前辈!”

    夏炎心思一动,立刻明悟,这声音应该是被锁在石碑上面的那位上古先辈,立刻躬身一礼。

    “小九,我们走。”

    他施了一礼,立刻带着九色鹿穿过了前面的九宫八极乾坤阴阳大振,一条条诡异的铁链挣扎,仿佛要锁住他一样。

    可惜还是被大阵一点点镇压下去,开出了一条生路通往对面,让夏炎明白这是那位上古先辈在帮他。

    否则,在他走过去的时候,这些阵纹不可能没反应,反而是镇压着那些诡异的铁链。

    唰!

    眨眼,两人冲出了阵纹,来到了对面的一个出口,光芒闪烁,密密麻麻的符号阻挡了出口。

    但夏炎毫不迟疑的穿过去,仿佛穿过了一堵能量墙,并没有任何的阻碍和异常出现。

    “吼!”

    刚刚出来,就听见后面传来一声惊天咆哮,凶威震荡,引发了阵纹激烈的震动,石碑都隆隆的颤抖起来。

    夏炎转身看去,面色惊骇,见到了阵纹之下涌动的无量魔气,滚滚咆哮,里面镇压着可怕的东西。

    那无量魔气汇聚,化作一张人脸挣扎冲撞,让整个阵纹发生了剧烈的震动。

    轰轰轰...

    “吼...”

    封印之下传来一声声凶厉的咆哮,那个可怕的人脸狰狞的大吼着,一次一次的冲击封印,可惜无法脱离出来。

    石碑发光,上面锁着的那个上古先民残躯泛着一股朦胧光芒,杀气冲天,竟然还有着强大力量,将那个人脸击溃,狠狠镇压了下去。

    “啊...你锁不住我的,总有一天,本座要将你挫骨扬灰,灭你血脉十族...”

    封印下传来一声声愤怒地咆哮,充满了恶念,戾气滔天,仿佛一尊可怕的大魔,让人恐惧。

    轰隆隆...

    那里一切平息,魔光消失,阵纹消失,只有那一座古老石碑依旧耸立在那里,上面的古人残骸依旧如故,散发着朦胧光芒,永恒不朽。

    他,牺牲了自己,永远镇压着这里的一尊大魔。

    光这一点,夏炎就绝对做不到,发自内心的钦佩,上古先民不像现代社会的人类一样,自私,贪婪,灵魂充满了腐朽。

    不说别人了,就算是夏炎自己都一脸复杂,忍不住自问,自己跟这些上古先民比起来,真的啥都不是。

    或许,经历了金钱物质的侵蚀,现代人的灵魂早已经慢慢地腐朽,再没有上古先辈那种纯粹无暇了。

    “小九,我们走吧。”

    夏炎叹息一声,带着复杂的心情转身离去,心里仿佛莫名的多了一丝烦躁,似乎来自灵魂深处的烦躁。

    仿佛灵魂中掺杂着大量的杂质,心灵不纯,意志不通透,沾染了太多的杂质,让灵魂变得不再纯粹,反而透着一股沉重和腐朽。

    是什么,侵蚀了我们的灵魂?

    夏炎不知道自己这种情况是好是坏,但总觉得灵魂不舒畅,浑身不舒服,仿佛身体乃至灵魂之上都有着一种枷锁。

    走着走着,前面豁然开朗起来,本来狭小的通道,一下子变得宽阔,甚至一步踏出,夏炎都愣住了。

    唰!

    身影一晃,夏炎感觉穿过了某种屏障,竟然进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面,四周光亮无比。

    跟之前的黑暗比起来,简直就是两个鲜明对比,仿佛来到了外面一样。

    不过夏炎知道不是,这些光芒,来自头顶石壁上面镶崁的一颗颗未知的晶石发出来的。

    这些晶石,通体晶莹,散发着朦胧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地下世界的黑暗,让人一目了然。

    “我们到哪了?”夏炎惊疑,感觉不对劲了。

    他立刻取出古图查看,但看了一会竟然没发现上面有着任何记载,这片区域好像不在古图记载的任何一个区域。

    这个发现让夏炎惊讶,古图上面竟然没有记载,那就是说,这是一个未知的区域。

    在古图上面,有着大片未知不曾记载的区域,都划分为未知区域,里面有着什么,谁都不清楚,包括昔日的金灵族也是一样。

    “我们误入了一个未知区域。”

    夏炎面色严肃地提醒,看着古图,之前的那片危险区域,穿过了应该是到达另一个储矿区。

    古图上记得明明白白,之前的那个危险区,有着一条生路,只要逃出来了就能够进入赤月古洞的一个储矿区。

    这里就是昔日金灵族储存矿石的地方,里面有着数量不少的珍贵古石,甚至有着各种稀少的矿石。

    传闻金灵族还挖出来过赤焱凤血神金这等神料,就是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但现在夏炎竟然误闯了一个未知区域,刚刚明明按照古图上面的记载路线来走的,为何走错了?

    其实,古图记载未必就是真,或者无数年过去了,这些路线早就已经发生了一些改变。

    “小九,你能感应到什么?”夏炎一脸警惕的看着四周。

    头顶石壁上面,镶崁着密密麻麻的不明光石,四周石壁上面有着一幅幅奇异的古老壁画。

    这些壁画很奇怪,看起来像一幅画,但仔细一看又不像,总觉得好像隐藏着什么东西。

    夏炎走上前,打量着其中一幅壁画,眉头忍不住微微蹙起,眼前的壁画给他的第一眼印象就是,活的。

    一幅活着的壁画?

    “难道,这些壁画有生命不成?”他忽然做出了惊人猜测。

    一想到这,夏炎脸色就忍不住变了变,惊疑的打量着眼前的奇怪壁画,好像还真是活着的一样。

    他发现,这里的每一幅壁画都有着一个奇怪的感觉,那就是它们好像在呼吸一样。

    会呼吸的壁画?

    夏炎心里发毛,看着这一幅幅壁画,总共有着九幅壁画,每一幅壁画都不一样,但给人一种都在呼吸的感觉。

    好像是一个生灵正在沉睡在石壁上面,保持着一个特定的呼吸频率,一种生命的独特感觉让人不敢相信。

    “我感觉,壁画里面藏着可怕的东西。”

    九色鹿默默的盯着一幅壁画,忽然传来了一道意念警告。

    夏炎眉头微蹙,看了它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扫了九幅壁画一番,最终转身朝着深处走去。

    身后,九色鹿一步一步小心翼翼,警惕的看着四周,越往里面,就越感觉到不安。

    “等等!”

    忽然,九色鹿停了下来,神情有些惊悚,显得很迟疑。

    它提醒道:“不能往前了,我感觉,再往前就会死。”

    夏炎脸上露出一抹凝重,却摇摇头说道:“不往前,后面已经没路了,我们唯一的路就是前进,穿过去才有活路,后面的路彻底断绝了。”

    “而且,你有没有感觉到,这里好像有着某种东西在呼唤...”

    他说起这个就变得格外警惕,神色惊疑,感觉很奇怪,竟然在这里感应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呼唤。

    “呼唤?”九色鹿呆了呆,摇摇头表示没有。

    这就奇怪了,夏炎默默的沉思,看向前方未知区域的目光变得有些闪烁起来,心里在想着什么。

    “走!”

    最终,夏炎做出了决定,手持魔枪,释放出了凶剑徘徊在四周,带着十二分警惕与九色鹿一起走进了前面未知区域的深处。

    那里,有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神秘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