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仙帝之最强弃少

奥巴牛总统 作品

    所以,他看到是张经理,倒是没有多想什么。以为是张经理来跟他开个玩笑。

    张经理苦笑了一声。

    “我也希望这是个玩笑啊!不过,今天我还真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你店里的玉器,我真的都要了……不要问为什么九六,问了,我也没法回答你,因为我也不知道。”

    “啊?你还真要啊!”那个经理仔仔细细地看着张经理的表情,确定张经理不是开玩笑之后,才有些震惊地问道。

    “当然了!”张经理点点头,“这是我们家老爷子亲自打电话吩咐的,你说能假得了吗?赶紧清点一下吧!我立刻给你转账!”

    张经理语气肯定,而且,是当场给钱……

    这家玉器店经理虽然感到不可思议,但是,上门的生意,没有不做的道理。

    赶紧开始清点店里的玉器。

    一番忙碌之后,张经理开车拉着玉器,急急忙忙地走了。

    几乎是前后脚的,就见一个老头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老头头发花白,老脸上全是褶皱,但是,步伐矫健……

    “玉器呢?你们店里的玉器呢?全打包,我都要了!”

    一过来,老头就嚷嚷着问道。

    “啊?”

    玉器店经理愣住了。

    又来了一个想要打包全要的?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老爷子,您来晚了一步。我们店里的玉器,刚刚卖完啊!”玉器店经理道。

    “卖完了?”老头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被费老头提前了一步。”

    然后,就见老头子扭头,对身后一个西装革履,满身富贵气的中年人道:

    “都怪你!不听我的话,看!好了吧?被你费叔叔给抢先了……哼!”

    这个老头子,自然就是金石先生。

    本来,他是让金翰夫安排人收购玉器的。

    但是,金翰夫怕他上当,不但没安排人收购玉器,还找上门,去劝说金石先生冷静……

    这种时候,金石先生哪里能冷静得了?

    他一气之下,干脆就亲自跑过来了。

    可惜,一路过去,总是迟了一步。

    他一个人,哪里抢得过费汉秋手下那么多经理?

    这让他恼火无比。

    “好不容易有一个讨好古大师的机会,都被你给耽误了。如果你听我的话,早点派人来买玉器,哪里会被费老头步步领先?”金石先生狠狠地瞪了金翰夫一眼。

    对于这个二儿子,其实,一直以来他都还是挺满意的。

    这么多年,做生意很成功,而且,还很孝顺……

    金石先生觉得,两个儿子都继承了他几分聪明。

    可这次,金翰夫竟然敢不听他的话,以至于耽误了这么多事情,这让他恼火无比。

    金翰夫的脸色,同样难看无比。

    讨好……

    他捕捉到了老爸刚才用的词。

    讨好……

    老爸竟然会使用讨好这个词?

    他都怀疑,这还是他的老爸吗?

    老爸这一辈子,做人是最有风骨的。而且,从小就教育他们,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风骨。

    哪怕是面对大富大贵的人,也不要谄媚,要做到不卑不亢。

    老爸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这一辈子,金翰夫就没见过老爸拍什么人的马屁。

    金翰夫兄弟俩最敬佩的人,就是老爸。

    最佩服老爸的一点,也是老爸的风骨。

    作为文人,有这种风骨……真的是很令人敬佩。

    但是现在,老爸竟然上赶着要讨好古大师,而且,毫不避讳地说出来“讨好古大师”这几个字?

    金翰夫感觉,心里最伟岸的偶像,仿佛在崩塌了一样。

    难道这真的是人老了,开始糊涂了?

    金翰夫为老爸感到有些悲哀……这算是晚节不保吗?

    同时,对那个“古大师”的怒火,也是达到了几点。

    “爸……您听我说。不管那个古大师有什么本事,咱们也没必要去讨好他。您先冷静一下。您想想,在我们小的时候,您是怎么教我们兄弟俩的?要有风骨……”

    金翰夫的声音,很是动情,他尝试着,想要唤醒老爸。

    可惜,金石先生只是斜睨着看了他一眼,根本就不听他说完,就已经挥手打断了他。

    “你不懂!你根本就不知道古大师的手段。我以前的身体,有多么糟糕,你也是知道的,我现在健步如飞,你也看到了……”

    “爸,您不会又想说,这是古大师的功劳吧?这是因为那个花旗医生给您看过啊!”金翰夫有些哭笑不得。

    他觉得,老爸真的是太执拗了啊!

    同时,他又有些悲哀。

    老爸当年多么聪明和睿智的人啊!是一个非常智慧的老人。

    现在,或许真的是因为岁数太大,有些……老年痴呆了吧?

    金翰夫很不愿意用这个词,但是,他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

    否则的话,老爸怎么可能这么容易上别人的当?

    “什么花旗医生?他看完之后,根本就没有效果……算了!懒得跟你多说,跟你说,你肯定又要说,是因为治疗效果的发挥,需要时间!甚至你说不定还会觉得,你爸我是不是老年痴呆了!”金石先生道。

    金翰夫,“……”

    这都能猜到?

    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这么看来,老爸不像是老年痴呆啊!

    “哼!果然如此!你这个小兔崽子!”

    金石先生挥起手里的手杖,都想打金翰夫了。

    不过,最终也只是做了做架势,然后,转身就走了。

    “爸,您慢点……”

    金翰夫赶紧跟上去。

    “不能再慢了!既然咱们玉石的数量比不上费老头,咱们必须得比他先到一步,先把手里的玉石送过去。数量比不过了,速度就要抢先一步。”

    金石先生急急忙忙地走了。

    ……

    玉器店经理,“……”

    这一幕,把他都给看傻了。

    “那个中年人好像是……金翰夫先生?我在商业杂志上,看到过他的照片啊!手机新闻上,也经常报道他,是咱们南都的成功商人代表……他老爸,竟然也要买玉器?”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费家抢着买玉器,金翰夫先生的老爸,也抢着买玉器……”

    “难不成,他们是有什么内幕消息,这玉石,要涨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