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仙帝之最强弃少

奥巴牛总统 作品

    不知道?

    司徒雅烨看了看古风。

    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她,古风一定是知道的。

    一个大活人,绝对不可能那么凭空消失。

    而且,公路上凭空出现的那些灰烬,是怎么回事?

    被车一压,全都飞了起来……

    莫名的,司徒雅烨感到有些寒意。

    还有,之前古风身上,似乎有一道紫黑色的光芒一闪,那股光芒,带着冰寒的气息,让人毛骨悚然……

    这一切,不会都跟古风有关系吧?

    司徒雅烨的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就在威兹曼跑车刚离开片刻时间,一辆珍珠白色的日产gtr就疾驰而来。

    一个飘移,过了弯道。

    滋——

    车子停了下来。

    南野秀一开门,从车上下来。

    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原以为,会看到蓝色威兹曼撞破栏杆,坠落湖水中的画面。

    没想到,这里只有一辆摩托车横亘在路面上。

    栏杆,并没有撞破的痕迹。

    南野秀一走上前去,脸上带着疑惑。

    “人呢?”

    副驾驶上,那个女人也走了下来,看着南野秀一的表情,咽了口唾沫,大着胆子问道:

    “南野先生,您……您是在问我吗?什……什么人?”

    “八嘎!”

    话音刚落,南野秀一翻手一个耳刮子已经抽了过来。

    啪!

    那个女人脸上挨了一巴掌,整个人都被打懵了。

    这个扶桑人,简直是太暴力了啊!

    “你这个肮脏、卑贱的女人!你只是陪我的工具而已,哪里有你问话的余地?”

    南野秀一大骂一声。

    他心里的怒火,全都宣泄在这个女人身上了。

    “是,南野先生!对不起!”那个女人脸上带着恐惧,还有几分委屈和恨意。

    “上车!这个房求平,是怎么回事?这点事情都做不好,真是个废物!”南野秀一心情暴躁。

    转身的时候,看到地上一些灰烬,他也没有太在意。

    附近,没有摄像头。

    这是房求平特意安排的。

    整个赛道上,并做不到摄像头全程覆盖。房求平对赛车场环境熟悉,安排人在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做了布置,就是要神不知,鬼不觉。

    这正好也方便了古风行事。

    刚才,如果有人看到的话,就会发现,在那辆摩托车倒地,那个人滚出去的时候,古风毫不犹豫地选择冲着那个人碾压过去。

    只不过,在碾压之前,他动用那枚邪玉,直接攻击那人。

    现在,古风是炼气期一层的修士,法力引动邪玉内的邪煞之气,瞬间就能将一个普通人蚀为灰烬。

    ……

    “哈哈哈!房少,你找的这个小鬼子不行啊,关键时刻掉链子。人家极限车神让了他几百米,他还是输了……一会儿,你要不要申请替那个小鬼子断双腿呢?你不是要做小鬼子的狗腿子吗?做狗,一定要合格啊!主人遇到麻烦的时候,你要顶上去啊!”

    邰浩然顶着一张猪脸,眼睛肿得都看不到了,但是,笑得很得意。

    这仇,报得快啊!

    刚被揍了,原本以为,想要找南野秀一报仇不容易。没想到,转眼间,就能看着南野秀一倒霉了。

    邰浩然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嘲讽房求平的机会。

    “不要高兴地太早,笑到最后,才能笑得嘴甜!比赛还没结束,胜负,还不知道呢!”房求平冷哼了一声。

    “你这家伙,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在使坏吧?”司徒静蕾质问道。

    房求平只是在刚才古风反超的时候,才表现得很震撼,一脸不敢相信。

    不过,很快就恢复淡定了,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似乎胸有成竹。

    这种神态,绝对不是假装所能够装的出来的。

    “呵呵!”房求平淡淡一笑。

    阴谋?

    那也得抓得住证据,才算是阴谋啊!

    如果抓不住证据的话,即使有猜测,又能怎么样?

    房求平自认为,他的安排是非常严谨的,绝对不会出错。

    嗡——

    就在这时候,只听到马达轰鸣,有车子开过来了。

    为了增加悬念,增强刺激感,后半段赛程,是没有摄像头直播的。

    这也是房求平敢公然安排陷阱的底气所在。

    灯光一闪。

    远远地,看到一辆车疾驰而来。

    不过,在夜色中,分不清到底是哪辆车。

    “来了!”

    “肯定是极限车神!”

    “对!已经没有悬念了!绝对是极限车神!拉开那么远的距离,那个小鬼子不可能追的上!”

    “……”

    人群躁动,议论纷纷。

    房求平露出了冷笑。

    旁边,司徒静蕾和邰浩然看着,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开始担心起来。

    “房求平,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样,我邰浩然饶不了你。我一定会查清楚的!”邰浩然冷冷地看着房求平道。

    “哈哈哈!邰少,你可真是好大的威风啊!不过,你都被打成猪头了,还不知道收敛一下吗?今天不管是谁输谁赢,你都得认命了。竟然想要跟扶桑车王的弟子南野秀一先生赌输赢?真的是不知死活!哈哈哈……嘎?”

    房求平大笑着。

    不过,笑声很快就戛然而止了。

    蓝色威兹曼gt!

    冲线过来的,竟然是蓝色的威兹曼gt!

    “哦!”

    “极限车神!”

    “果然是极限车神!”

    “……”

    人群瞬间沸腾起来。

    唰——

    威兹曼gt犹如一道蓝色幽灵一般,疾驰而过,饶了一圈之后,渐渐减速。

    吱——

    一个甩尾,停在平台前。

    “极限车神!”

    “极限车神!”

    “极限车神!”

    周围的欢呼声,渐渐汇聚成一个声音——极限车神!

    古风下车,面色平淡。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房求平盯着古风,像是见鬼了一样,满是不敢相信,喃喃自语着。

    他亲手布置好的啊!古风即使能跑赢南野秀一,但是,怎么能躲得过那个陷阱?

    难道,是中间出了什么差错了?

    一定是这样的!

    房求平脸色阴晴不定。

    嗡——

    马达咆哮,日产gtr也回来了。

    南野秀一下车,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南野先生,这次是误会……”

    房求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过去想要低声解释一下。

    实在是他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安排好的陷阱,怎么没起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