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仙帝之最强弃少

奥巴牛总统 作品

    这群小二代们也并非不学无术,他们都上过学,学过历史。

    更加重要的是,因为房求平姓房,所以,平时邰浩然等没少拿房遗爱的事情来打趣他。

    所以,大家对这个房遗爱,都非常地熟悉。

    房遗爱的老婆是唐太宗李世民的爱女高阳公主,高阳公主恃宠而骄,根本不把房遗爱放在眼里,多次与和尚辩机私通,在私通的事情败露后,唐玄宗大怒,腰斩了辩机和尚。

    之后高阳公主不知悔改,在唐玄宗死后更是变本加厉,直接召一群男宠每日在府上饮酒作乐,房遗爱敢怒不敢言。所以被称为绿帽王。

    邰浩然等经常打趣,说房求平是绿帽王的后代,代代传承……

    “混蛋!”

    房求平的脸色,当场就变了,愤怒的目光盯着邰浩然。

    只要是男人,就忍不了这个啊!绿帽……这简直就是对男人最大的羞辱了。

    南野秀一身边的那个女人,原本早就受不了折磨了,只不过没办法,只能强忍着。

    现在,邰浩然要给她做主,看房求平拿邰浩然也没办法,她一咬牙,迈步准备过去。

    “八嘎!”

    啪!

    南野秀一怒了,一巴掌挥出,重重地打在那个女人的脸上。

    那个女人一声惊叫,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一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

    南野秀一这一巴掌,力道相当大。

    “好啊,你个小鬼子!现在还敢嚣张?”

    “在爷们面前,你还敢动手?”

    “上!”

    “兄弟们,给我揍他!狠狠地打,只要留一条命就行,伤了残了,我邰浩然一律负责!”邰浩然一挥手。

    然后,他挥着胳膊,率先冲上去。

    身后几个跟班也都跟着一拥而上。

    “南野秀一先生,小心!”

    旁边,房求平刚说一句,就见南野秀一一声冷哼,不但不躲避,反倒迎着邰浩然等人冲了过去。

    “哈!”

    南野秀一摆出空手道的姿势,非常地标准。

    啪!

    抬腿,一个侧踢,踢在一名跟班的脖子上,那名跟班很干脆得摔倒在地,一动不动,晕过去了。

    啪!

    南野秀一一个转身,一脚踹在另一名跟班的腹部,那名跟班当场倒飞出去两三米远。

    乒乒乓乓!

    接下来,南野秀一速度迅猛,动作狂野,空手道功夫施展开来,邰浩然和他的几个跟班惨叫连连,全都被他给打趴下了。

    地面上,七八个人滚做一团,惨叫连连。

    只剩下南野秀一站在那儿,脸上满是傲然,蔑视的眼神俯瞰着邰浩然等。

    “哼!一群病夫!弱鸡!”

    南野秀一高高在上,呵斥着。

    这边的动静,自然早就引来一群人的围观。

    大部分人脸上都很不好看。

    病夫这个词,对于国人来说,可以说是一个禁忌。

    百年前,国人就被称作病夫。

    当时,也怪国人不争气。

    被西洋人欺凌,也被东洋人欺凌。

    尤其是扶桑,给国人带来了惨痛的记忆。

    现在,南野秀一公然喊出病夫这个词,是对在场所有国人的羞辱。

    “太嚣张了!”

    “对!这里可是南都!所有南都人,哪一个跟小鬼子没有仇恨的?咱们能让他在这里嚣张?”

    “……”

    人群中,有人喊着,带着激愤。

    “南野秀一是我房求平的朋友,这里的事情,跟你们没有关系!谁敢动南野先生,就是跟我房求平为敌!我们房家会记住他的!”

    房求平见势不妙,赶紧站出来吼道。

    真要是引起群愤来,南野秀一就是再能打,也打不过几十个人啊!

    说不定,他房求平还会遭到牵累。

    人群里恨他房求平的人可不少啊!真要是有人趁乱把他揍一顿……事后他也不一定能找得到人。

    “对!南野先生是我们房少的朋友,谁要是敢对南野先生不敬,就是对我们房少不敬!”

    “谁想跟我们房少为敌的吗?站出来了!”

    “……”

    房求平身后几个跟班大声嚷嚷着。

    他们这么一喊,真有不少人被震慑住了。

    邰浩然不怕房求平,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这一点啊!

    房求平在南都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差不多属于顶级的二代了。

    在场大部分人,都没有房求平身份高。即使有家族背景跟房家差不多的,也不愿意为了一句话,就跟房求平闹翻了。

    所以,众人气势为之一滞。

    “哈哈哈!”

    大家不说话了,南野秀一却是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

    只见他大笑一声,迈一步上前,一脚踩踏在邰浩然的脸上。

    邰浩然愤怒无比,但是,在南野秀一面前,他丝毫反抗的力量都没有,脸被踩在地上。

    周围,众目睽睽,这让邰浩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他邰浩然是要面子的啊!今天,竟然被一个小鬼子给当众踩在脚下……

    这口气要是出不来,邰浩然觉得自己得被气死。

    “你们一群病夫!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不敢跟我动手。谁要是不服的话,可以上来,他……”

    南野秀一脚下稍微用力,把邰浩然的脸都给踩出血来了。

    邰浩然看着斯斯文文,但是,关键时刻也够硬气,咬紧牙关,一言不发,只是眼中的怒火,快要把人给点燃了。

    “他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

    南野秀一双臂交叉,下巴微扬,傲慢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

    “嘿嘿!邰浩然,你没想到,你会有今天吧?”

    房求平蹲在邰浩然的身边,那叫一个开心啊!

    他跟邰浩然平时就有矛盾,两人互相看不顺眼。

    房求平之所以被称作绿帽王的后代,绿帽王的传承人……这个绰号,就是邰浩然给叫出来的。

    所以,可想而知,房求平有多恨邰浩然。

    只不过,平时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

    现在,看着邰浩然被南野秀一当众踩在脚底下,房求平简直是乐坏了。

    房求平俯身,凑到邰浩然耳朵边,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道:

    “邰浩然,我不怕告诉你。南野先生在扶桑的背景,远超你想象。可不是你我在南都这样的背景能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