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仙帝之最强弃少

奥巴牛总统 作品

    正是因为这样,慕安希才会想要给古风钱。

    可是,那张卡竟然是被冻结的。

    而昨天,她们一顿饭就吃了古风几千块钱!

    几千块钱啊!

    在京城的话,那只是他们一顿很普通的饭。

    可对于此事的古风来说,几千块,恐怕得是他半年的生活费了吧?

    “难怪,他一口酒都不喝……”

    慕安希的心里,满是愧疚。

    卢小贝的俏脸上火辣辣的,心里也感到很愧疚。

    她现在明白了,不是古风小气,是古风真的没钱啊!

    而她,还强迫古风点了一瓶五千块钱的酒。

    最后,古风一口酒都没喝,全都被她们两个喝了,卢小贝只要回想一下,就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坏了。

    “大不了,我们回头给他钱嘛!”卢小贝道。

    “你觉得,他会要吗?”慕安希苦笑一声。

    卢小贝一愣。

    是啊!他恐怕不会要。

    就连那张卡被冻结了,古风也自始至终都没有说。如果不是慕妈妈现在说,她们还不知道。

    他就是这样一个自尊自强的人!

    “什么?你们还想给他钱?”慕妈妈一听,生气了。

    “不必了!”慕安希深呼吸一口,脸上带着坚定的神色,“不管以后有什么事情,我都跟他一起承担就是了!”

    ……

    古风回到家里,第一眼就发现自己的小金橘被摘光了。

    稍微一冷,古风倒也理解。

    前两次修炼,他都是坐在这棵小金橘旁边,小金橘也受到灵气的滋养。

    时间再长点的话,这棵小金橘甚至可以变成灵果。

    即使现在,也已经远超地球上那些普通水果,绝对甘甜可口。

    两个小女生面对这种甘甜清香的水果,禁不住诱惑吃掉,是很正常的事情。

    “回头聚灵阵布置成功之后,倒是可以在大阵中种植一些果蔬。”

    古风跟李师傅约定的是上午切石头,他就决定不去学校了。

    现在家里有几块玉石,都是那天在玉器街后街切出来的,还有一对儿手镯。

    古风决定,先用这些玉石,加工一些简单的护身符之类。

    而此时,在市一院门口,郭江刚刚拿到检测结果。

    郭江就是昨天上午,在保和堂跟古风抢人参的那个嘴角长痣的中年老板。

    此时,他的脸上完全没有昨天的意气风发,双手拿着一份检查报告,失魂落魄。

    昨天上午他听了古风的话之后,越想越是不踏实,最终忍不住到市一院来做了检查。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了一跳。

    他嘴角这颗痣,竟然真的有问题。

    医生有做了很多项详细的检查,今天上午结果刚出来——癌症,晚期!已经扩散了。

    郭江吓得双腿都发软了。

    现在医术很发达,连艾滋都能控制住了,可唯有这癌症是治不了的啊!

    乔布斯得了癌症都得死!

    郭江别看现在有钱,其实他富贵了没多长时间。他老家是农村的,从小过惯了苦日子,自己出来奋斗做生意,最近几年才成功了,生意做得兴隆,大红大紫。

    因此,他身上有一股暴发户的气质。

    没想到,刚开始享受,竟然就得了癌症了?

    “那小子是怎么看出来的?他不会真的能治我吧?”

    “不可能!这可是癌症,就连医院都没办法,他那么年轻,怎么可能有办法?”

    “南都治不了,我要去滨海,我要去京城……”

    郭江什么都顾不上了,叫了司机,直奔滨海,他要找全国最好的医院来检查。

    虽然古风一口说出了他嘴角这颗痣是癌症,但是,郭江觉得,那十有八九只是巧合而已。

    毕竟,古风实在是太年轻了。

    癌症的治疗,是耽误不得的。拿着野山参去找古风……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而已。

    他现在对全国最好的医院更有信心。

    ……

    “你们班古风今天没来吗?”

    一班门口,顾康乐的胳膊趁着绷带,吊在脖子里。

    在他身旁,是一个黄毛。同样也是胳膊缠着绷带,吊在脖子里。

    顾康乐随手抓住一班一个同学问话。

    “没有!”那个同学摇摇头。

    顾康乐和黄毛两人顿时一脸失望。

    “顾少一上午找了古风好几次。”

    “是啊!他旁边那是毛哥吧?是咱们这一片的扛把子,在道上很有名气!”

    “他们肯定是来找古风麻烦的,幸亏古风没来上学。”

    “有可能是古风知道了,所以,才吓得不敢来上学的。”

    “我怎么听说,古风把顾康乐和黄毛给打了?”

    “假的吧?古风怎么可能打得过黄毛!”

    “……”

    教室里,有嗡嗡地议论声传来,让顾康乐和黄毛两人嘴角都是一阵抽搐。

    尼玛!

    来找古风麻烦?

    他们是来求人的啊!

    他们俩的胳膊,都被古风给卸下来了,在市一院折腾了两天,不但没好,反倒更加严重了,现在肩膀肿得跟馒头一样,稍微一动,就针扎一样疼。

    市一院的李正德院长说了,如果再不接上的话,肩周持续发炎,可能整条胳膊都要切下来。

    这可把两人给吓坏了。

    他们年纪轻轻的,大好人生才刚刚开始,切掉一条胳膊的话还怎么活?

    相对比来说,貌似找古风道歉也不算什么事儿了。

    两人刚要离开,巴一飞带着两个跟班过来了。

    “顾少,你怎么在这儿?你这胳膊是怎么弄的,听说是古风给弄的?”

    巴一飞目光在顾康乐胳膊上瞟了一眼,一乐,问道。

    “都是传言!我跟着毛哥跟道上的小板牙火拼来着,不小心伤到的。”顾康乐老脸一红,随口说道。

    “对!”黄毛也跟着点头。

    他们怎么能承认是被古风给打的?那也太丢人了。

    “哦,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嘛,古风还能打得过毛哥?这么说,你跟毛哥过来,也是找古风麻烦的了?这回,你得让让我,得让我先动手。不揍古风一顿,我这气出不了啊!”巴一飞提起古风,就咬牙切齿。

    他恨啊!

    古风让他在蓝场上出丑,而且,最后让他“吃屎”,这一幕简直是他毕生的耻辱。

    顾康乐和黄毛对视一眼。

    尤其是顾康乐,巴一飞在蓝场上出丑的事情,他也听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