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仙帝之最强弃少

奥巴牛总统 作品

    大碗里,肉块润泽,点缀着几株药材,色香俱全。

    而论味道的话,比刚才在江南风吃的那一桌菜,还要诱人得多。

    古风尝了一口,却是眉头微微一簇。

    “味道不够如意。但是,食材所限,也只能这样了。”

    当然,他口中的味道不够如意,已经是顶级饭店的极品美味所比不了的了。

    大部分药膳,不光是含有充沛的能量,更追求极致的美味。修炼者,也是需要享受的。

    吃完药膳,古风盘膝打坐,手捏法决,开始修炼。

    很快,全身有热气蒸腾。

    肉眼不可见的,周围灵气向着古风身上汇聚。

    一晚上时间,古风盘膝静坐,一动不动。

    当天微亮的时候,睁开眼,目光炯炯。

    虽然一晚上没睡,但是,他面色红润,精神气色都非常地好。

    “一晚上时间,我体内的法力,又壮大了一丝。”

    “修炼效果,比昨天要好。一方面,是因为我体内有了一丝法力为引,运转效率更高;另一方面,是因为药膳的作用。”

    “只可惜,昨天那家药材店品种有限,没有什么年份药材,以至于药膳的品质也受到限制!”

    “有机会的话,还是要找一些年份药材才行。”

    古风昨天去的那家药材店,只是一家普通的中药店,没有什么年份药材。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当时老板不在,店员看他年轻,懒得跟他多说……

    站起身来,古风神清气爽,只是身上照例又有一层粘液。

    一直到突破炼气期一层之前,这都是难免的。

    并不是每个人修炼都能做到这一点,而是古风修炼《大帝心经》,功法太过霸道,淬体的效果极好,才会有这种情况。

    如果这时候有其它修炼者看到的话,绝对会极其的羡慕。这是多少人追求而不可得的。

    一般修士,只有在突破境界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低头看看,旁边那盆金桔经过一夜灵气的滋润,变得更加绿意盎然了,满树的小金橘,个个金黄,看上去非常地漂亮。

    古风去冲了个澡,在巷子口一个早餐店随便吃了些早餐。

    “我现在有了钱,首先,得把老爸救出来。”

    古风稍微沉吟。

    在刚刚被古家废弃,举家搬离京城,来到南都的时候,古风一家三口虽然清贫,但日子还算安逸。

    古爸爸从早到晚辛苦开出租,挣钱养家,古妈妈在家收拾家务,另外做一些代工的工艺品补贴家用……日子虽然清贫,但是平淡中自有小市民式的幸福。

    只是古风当时不懂事,放不下豪门大少的架子,才会麻烦不断。

    后来,老妈突然病死,老爸开车出车祸撞死了人……古风才真正开始了苦日子。

    “现在想想,老妈的病死,还有老爸开车撞死人,被判入狱……都有些蹊跷!”

    “这些事情,必须都要查出真相来。想要害我全家的,必须要付出血的代价!”

    “构陷我爸,把我们全家赶出京城的,现在却荣华富贵,何等的风光无限!”

    “甚至,有多少人在打着慕安希的主意,恨不得我死才好!”

    “慕安希这个未婚妻虽非我本意,却也容不得别人来觊觎!”

    “如果我不是记忆觉醒,恐怕要在耻辱和落魄中度过残生,甚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莫名其妙地死去。”

    “现在,我觉醒记忆,步步崛起,你们给我的耻辱和构陷,我必加倍奉还!”

    “在不久后的一日,我会登临京城,亲手剥夺你们的一切,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古风九世轮回,红尘炼心,必须要快意恩仇,一路不留遗憾。

    ……

    一条老旧的小巷子里,路边站着一个个妖娆的女子,她们身后,往往都有一个小门,看上去很不起眼,挂着“理发”,“按摩”,“足疗”之类的牌子。

    “帅哥,进来坐会儿吧?快餐只要一百哦!”

    “帅哥,一起做头发啊!很舒服的哦!”

    “帅哥,玩儿会吗?”

    “……”

    古风走过,这些女子都热情地招呼着。

    古风像是没看到一般,面色平静,径自走过,身后,那些女子都露出失望的神色。

    “这个小哥真的好帅啊!可惜,对咱们没兴趣!”

    “是啊!有没有觉得他好有气质?如果他愿意的话,老娘免费送他一炮都没问题啊!”

    “嘁!美得你!你是发了春了吧?老牛想吃嫩草!不过,做咱们这行的,你竟然还对这种事情有兴趣?”

    “其他人自然是没兴趣咯!跟这个小哥哥的话……我现在真有些痒呢!”

    “咯咯咯!”

    “……”

    那些女子浪荡地笑着。

    的确,经过两次修炼之后,现在的古风身上有一种出尘的感觉。

    看模样没什么变化,但是,这股气质对人有很强的吸引力,很容易给人好感。

    古风在一栋老旧的小楼面前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门前的摄像头。

    咣咣咣!

    伸手,拍响小楼的铁门。

    片刻时间之后,里面有脚步声。

    “嘎吱!”

    铁门打开,一个头发蓬乱的青年探出头来,嘴里叼着烟,上下打量古风一眼,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找谁?”

    “我找七叔!”古风淡淡道。

    “你是谁?”

    “古建民的儿子。”

    古建民,是古风的老爸。

    “古建民?”头发蓬乱的青年稍微思索了一下,“从京城被赶出来那个?”

    “嗯!”

    “等一下!”

    青年“咣”地一声把门关上,脚步声离开。

    片刻之后,又回来,把门打开了。

    “七叔让你进来!”青年道。

    古风淡淡点头,迈步走进来,跟着青年进入小楼。

    小楼的大厅里,两桌麻将胡乱地摆着,地上歪倒着酒瓶子,还有满地的烟头。

    浓重的烟味儿,弥漫在空气中。

    古风还看到在墙角里,扔着几个用过的tt,各种味道夹杂在一起,非常地难闻。

    看这里的痕迹,不仅昨天晚上,应该是夜夜疯狂。

    现在已经上午近十点了,但是,在打开的房门里,还看到有人躺着,男男女女,纠缠在一起,也不遮蔽什么。

    七叔在楼上。

    那个青年带着古风上去的时候,七叔正四脚八叉地坐在一个老板椅上……没穿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