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史上最强炼气期

李道然 作品

    帝皇战车掠过空中,留下一道极长的金光残影。

    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帝皇战车就回到极北之地的边界处。

    方羽看到了齐若晴的两名随从,便让战车降落下去。

    “小姐。”看到齐若晴蓬头垢面的模样,两名随从脸色皆是一变。

    “我没事,就是摔了一跤……”齐若晴抹了抹脸上的黑灰,说道。

    “好了,有缘再见。”方羽对齐若晴三人挥了挥手,坐回到战车之内。

    “方羽先生……你不返回北都么?”齐若晴急声喊住方羽,问道。

    “我还得进去转一圈。”方羽说道。

    之前苍兰验证过,从大圣殿得来的那张神秘藏宝图的位置,就在极北之地深处这个区域。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方羽怎么也得按照藏宝图的路线找一下,万一真有什么好东西呢?

    “我,我叫齐若晴。”齐若晴看着方羽,小声说道。

    方羽微微皱眉,说道:“你之前说过了。”

    “嗯……我就是……怕你忘记。”齐若晴被黑灰遮掩的脸颊上,泛起酡红,说道,“方羽先生,你住在北都的什么地方?你救了我两次,我想登门道谢……”

    “不必了,你告诉我情报,我救你一两次,刚好抵消,互不拖欠。”方羽说道,“我们还是有缘再见吧。”

    说完,方羽驱动战车,升往天空,而后往极北之地深处飞驰而去。

    齐若晴抬起头,看着战车离开的方向,轻咬红唇。

    后方的两名随从,呆呆地看着齐若晴,脸色惊讶。

    在他们的印象里,自家小姐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对任何人说话从来没有过这么温柔,甚至有点卑微……

    ……

    方羽手中拿着那张从大圣殿得来的藏宝图,看着上面的路线。

    “我现在的方向是北面,那么左转就是西方向……也就是从这里过去。”

    方羽驱使着战车,按照藏宝图的路线,急速飞驰。

    帝皇战车的速度,比起现代高科技的战斗机都不遑多让。

    因此,花费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方羽就来到藏宝图指向的终点。

    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被冰雪覆盖的道观。

    方羽从帝皇战车跳出,落到雪地上。

    这里是一个小雪山的顶部。

    道观的占地面积不大,但整座建筑都被厚重的冰雪所覆盖。

    如果不是它的外型轮廓还在,方羽甚至认不出这是一个道观。

    极北之地的深处,从来没有人居住。

    就连适应风雪的暴雪族,都不敢涉入其中过深。

    那么,这座道观是谁建立的?

    方羽走到道观门旁的一块雪石之前,伸出右手。

    右掌心燃起火焰,将覆盖在石头上的冰雪迅速融化。

    “圣。”

    石头上,印刻着一个大字。

    由于年月的侵蚀,这个字已经被磨损得很厉害,只能依稀看清。

    “这座道观,应该是那位大圣建造的。”方羽眼神微动,走近道观之中。

    这个时候,方羽突然注意到,道观内的雪地上,有一连串的脚印。

    “已经有人来过了?”

    方羽顺着这串脚印,走进到道观的内部。

    而后,他就看到这里立着一个雪人。

    这个雪人与寻常的雪人不同,它的身躯并不臃肿,就是一个正常人形的模样。

    雪地上的脚印,就在这个雪人之前停了下来。

    方羽仔细观察面前这个雪人,发现它的躯干上,有一些淡淡的勒痕。

    这些痕迹非常有规律,就如同一个一个的格子一般。

    什么物品,会在雪人的躯干上留下痕迹?

    很可能是某种盔甲。

    这个雪人,以往是用来挂一件盔甲的,但盔甲已经被之前来的那个人拿走了。

    方羽蹲下身,看着雪地上的脚印。

    从脚印的深度和雪人身上的痕迹,结合现在天空飘落的雪霜来看……一定是最近一个月发生的事情。

    有一个人,在方羽之前一个月来到了这座道观,取走了雪人身上的盔甲。

    这件盔甲,很有可能就是那位大圣留下的处天穹圣戟以外的另一个传承之物。

    盔甲……

    方羽微微皱眉,莫名想起之前齐若晴提起过的太岁甲。

    会有联系吗?

    可能性肯定存在。

    根据荒墟意志的说法,荒墟在万年之前就已形成。

    那位大圣,很有可能也进入过荒墟,并且从中得到太岁甲。

    正因如此,他才会在离开之际,把太岁甲留在距离荒墟通道没有多远的这片雪地……

    方羽知道,他的推测,很有可能就是事实。

    “晚来了一个月啊……太岁甲没了。”方羽有点失望。

    不过,他更在意的是,取走太岁甲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是从什么途径知道大圣这件传承位于此地的?

    要知道,找到这种地方,就不存在凑巧或者运气这种说法。

    如果不是抱着明确的目的,没有人会跑到这种地方来。

    “难道,藏宝图还有另外一份?”方羽摸着下巴,思索道。

    数分钟后,方羽回过神来,不再深思。

    太岁甲已经被取走,他也无可奈何。

    只不过,这种传说级的神物,没有人会把它拿去收藏,必定会取出来使用。

    一旦使用,就会引起轰动。

    方羽知道,他迟早能见到这位取走太岁甲的人。

    ……

    方羽回到北都的家,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五天。

    荒墟内的时间法则,与现实之中的时间法则显然不同。

    “你去哪里了?怎么都联系不了你呀?”小风铃出现在方羽的身前,叉着腰质问道。

    “不告诉你。”方羽说道。

    “你……”小风铃气得小脸皱成一团。

    “方先生,您需要吃点什么么?”叶胜雪端着一杯热茶走上前来,递给方羽,轻声问道。

    “暂时不需要,我还要出去一趟。”方羽喝了一口茶,说道。

    “好的。”叶胜雪轻轻颔首,站到一旁。

    方羽喝完一杯茶,再度激活空灵戒,离开了。

    “哼!天天就知道出去玩,也不带上我!”小风铃气愤地说道。

    叶胜雪浅浅一笑,说道:“风铃姐姐,方先生出去肯定不是为了玩,他有很多正事要忙呢。”

    “肯定不是什么正事!你不懂!”小风铃反驳道,“我前段时间看了一本书,书上说……”

    ……

    方羽再次来到老龟的一方天地。

    老龟正在山洞内调制药剂。

    方羽从储物空间取出太素雪莲,交到老龟的手中。

    “来得正好,我正要做到需要太素雪莲的步骤。”老龟说道。

    方羽没有打扰老龟继续制作药剂,走到后方的冰窟,查看灵儿的情况。

    灵儿就像之前一样,双眼紧闭,躺在病床上,呼吸平缓,一动不动。

    方羽看着灵儿,那股莫名的熟悉感挥之不去。

    但现在,他已不再思考熟悉感的由来。

    他就是把灵儿当成一个不错的朋友。

    “过来帮个忙。”

    这时候,老龟的声音传来。

    方羽离开冰窟,来到老龟所在的山洞。

    老龟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炉,递给方羽,说道:“帮我用最大的火力,将里面的药液浓缩到只剩一滴。”

    方羽看着小药炉,里面装满了墨绿色的液体。

    “只剩一滴?”方羽问道。

    “嗯,你应该能掌握好火候吧?千万别烧干了……否则,前功尽弃。”老龟说道。

    方羽没有说话,右手握住小药炉,心念一动。

    在得到离火玉之后,方羽对火焰的控制更加得心应手。

    一念之间,右手便燃起赤金色的火焰,将小药炉的外围烧得泛红。

    方羽盯着小药炉内的情况,将火力控制到最佳状态。

    七分钟左右的时间,小药炉内便只剩一滴浓缩的深绿色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