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僵尸之邪恶秋生

直折剑 作品

    “呵呵……”寿宴之上被当众打脸的九叔,发出了连绵笑声,听着有些像猪脚。

    九叔为人严肃,平时不露一笑,这突然发笑,一桌子人立即噤声,始作俑者阿威正要跑,不过九叔一瞪眼,立即吓得站住。

    “这是我买来给师傅玩的,师父不喜欢的话,我自己拿去玩。”阿威道,将这份恶作剧般的礼物收起,就准备开溜。

    “不用了,你的礼物为师很满意,回去后,我和你慢慢玩!”九叔道。

    “啊?”阿威傻眼,将那拳头收回盒中,哭丧着脸离去。

    阿威刚出去,陈秋生就听到阿威和人争吵,隐隐听见有人道:“都跟你说了,那是我们买来自己玩的,你偏不信。”

    “你就给我们两分钱买礼物,一分钱买了红包,剩下一分钱装进去当礼物不是正好?”

    “诶,你可别想把气撒我们身上……”

    声音到此而止,不过陈秋生已从其中提取到了不少信息:阿威给了说话两人两分钱,让他们帮忙买寿礼;给两分钱买寿礼,明显是想让两人做冤大头,两人一合计,花一分买了个红包,将另一分装红包里面,故意找个华丽礼盒装个能伸缩的拳头玩具,让阿威送给九叔,好借九叔之手,教训阿威。

    陈秋生摇头,不再关注此事,举杯劝酒,很快众人便忘记了先前的不愉快,寿宴的气氛重新变得欢快起来。

    气氛转好后,,陈秋生便请九叔定个婚期,九叔乐呵呵答应了,说回去就算个两皆相宜的良辰吉日,他做征婚人。

    又吃喝一会,楼下突然传来喧哗声,九叔问道:“下面怎么这么吵?”

    “有人办流水席吧,不管他,九叔,咱们接着喝酒!”一乡绅道,说着,举杯敬酒。

    九叔注意了下,下面闹归闹,却无乱声,便也不再管。如此过了一会,楼下喧哗声更大,夹杂着叫好拍掌声,似是有人在楼下杂耍买艺,闲人围观叫好,九叔便彻底放下心来。

    楼下还真有人在耍杂,原来是阿威,他被两个手下摆了一道,准备找人麻烦,出出恶气。但拜九叔为师后,被九叔管教,有气不敢对镇民撒,盯上了茅山明,而茅山明虽然只是个道行浅薄的江湖术士,但却养着两只小鬼大宝小宝,他被这两个小鬼摆弄,摔跟头、倒立、竖蜻蜓、变脸、吞筷子、吞拐杖的耍弄一通,引得众人叫好不断。

    阿威被两鬼戏耍,身不由已,期间曾叫两个手下抱住自己,不过被大宝拉住手,在两人臀部一阵揉捏,便吓得两人远远躲开,阿威继续被戏耍,可谓惨不忍睹。

    大宝让阿威表演了会杂耍,折腾得差不多后,又控制着他扑向一个相貌普通的女服务员,动作夸张,吓得那女服务员花容失色,四处躲闪,大叫:“不要!”

    “我也不要!”阿威哭丧着脸道,拼命将头转开,看来是真不情愿,危机关头,脑子难得灵光了下,大喊道:师父救命!”

    救命两个字有些敏感,九叔耳朵一动,放下碗筷,跟众宾客告罪一声,让陈秋生好好招待后,便走出包厢下楼,在拐角处见到阿威浮夸的动作后,连忙用柳叶开眼,立限瞧见其身后两个小鬼。

    没什么好说的,九叔翻身便跳下楼梯,手结剑指,在烛火上一掐,便取下一点无形之真火,冲过去对着大宝一拍,便将火焰拍入其体内。

    火属阳,性爆裂,那一点真火,直接把小鬼大宝击飞,倒地抽搐不已。

    九叔提起个空酒坛,扯掉封皮,在坛底砸了个洞,念了收鬼咒,将坛口对准大宝,一口吸力传出,立即将朝茅山明爬去的大宝收入坛中。

    收了大宝,九叔坛口一转,将之对准小宝,茅山明连忙道:“这个小的让我来!”

    茅山明说完就举起酒坛,作法要收小宝,可惜小宝已被吓傻,不懂配合,九叔见茅山明动作太慢,便道:“还是让我来吧!“

    九叔说完,自怀中取出一块小八卦镜,微微一璇,八卦方位对应正确后,立即放出一道霞光,往破口一放,吸力又起,已爬到茅山明脚边的小宝,便被吸飞过来。

    九叔将坛子违给阿威,一把捞住小宝,使分筋错骨手,三两下将其揉成一团,寒进酒坛中,贴上封印符箓后,对阿威道:“咱们回去吧!”

    ……

    ……

    ……

    寿星公离开,寿复自然办不长——众人吃饱唱足后,没了祝贺对象,自是散得快。

    客人走光以后,陈秋生和任婷婷也出了福满楼,两人手牵手,慢步走在恢复了热闹的夜市街上,都没说话,直到走到任府大门前,两人才异口同声道:“你……”

    如此有默契的暧昧时刻,却为一声呼喝打断:“站住,别跑……”

    两人寻声望去,就见远处昏黄的路灯光芒下,两个人影,飞速跑出镇子,冲向一片树林中,后面有一大票打着火把的人跟着。

    “出事了!”这是两人共同的想法,陈秋生立即道:“婷婷,你先回去,我去看看!”

    陈秋生说完,转身就走,任婷婷在后面喊道:“你小心啊!”

    “放心!”陈秋生头也不回的摆手道,说完展开身法,三两个提纵,便闪到远处,隐没到无尽的黑夜中。

    任婷婷心中一空,有些怅然若失,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要陈秋生不在身边,她总觉得,下次见面,又要许久。

    “浪子吗?”任婷婷在灯下立了许久,幽幽一叹,反身进了大门。

    ……

    离开任府后,陈秋生一路急掠,离开镇子百多米后,赶上那群打火把的镇民,问了一下,方才知道,刚才,唯一逃脱的女匪,抢了具马匪尸体逃走了,恰好看见茅山明追着个黑得看不清面貌的家伙,便追了过来。

    陈秋生想了下,穿越过来一年,他也不怎么记得剧情,实在想不起这处,担心这些镇民遇到危险,连忙紧赶两步,越过众人,手按剑柄朝前追去。

    追了有一百来米,陈秋生远远看到茅山明,他正和一个穿黑衣,带高帽的人抱在一起。

    陈秋生刚要拔剑上去帮忙,噗一声轻响,烟雾腾起,一只身穿寿衣的鬼魂出现,一脚将那浑身漆黑之人揣开。

    “哎呦,痛死我了……”那黑人摔倒,发出一声痛呼,竟然是阿威!

    “这混球!”陈秋生暗骂一句,将按剑的手松开,正要上前,异变突起,先前走脱的女匪突然从林中冒了出来,一把擒住那鬼魂,抢了茅山明的道袍。

    “大宝!”茅山明大喊一声,要上去抢……鬼,却被阿威死死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