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北派二爷

不死贼道 作品

    试探从来都是相互的,凌羽在试探猎云,猎云也会试探凌羽,哪怕凌羽认为猎云的试探是什么意义的,但是,猎云只要还活着,他还想继续活下去,就会试探下去,他总要试图找到一种活下去的方法,比如,凌羽的神识有多强。

    如果猎云觉得自己的神识比凌羽强,他就会认为自己有比凌羽强的地方,也就是多了一分获胜的希望。

    谁又不希望别人不如自己的,恨不能所有的人都不如自己,只不过事实不是那样的,所以,猎云在明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凌羽的时候,也在找寻着自己更强的地方。

    就是为了活下去。

    凌羽知道猎云在试探自己,那个暗记的大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凌羽看向哪里,猎云死死地盯着凌羽的眼睛,就是要看凌羽先瞧向哪里,如此也好判断凌羽到底有没有发现暗记。

    凌羽的目光是杂乱无章的,他故意到处瞎看,目光在猎云看到的暗记上掠过了数次,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一时间,猎云真的觉得,凌羽好像是真的没有看到暗记,虽然他觉得这是正常的,毕竟凌羽的修为才只有结丹初期,理论上凌羽的神识不会比他强,可是,这种理论在凌羽身上似乎并不适用,因为凌羽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太过耀眼了。

    可是,那又如何呢,希望就是占据大脑,所以,猎云真的相信了凌羽的神识并不如其实实力那样的强大。

    凌羽看了一会,心念转动间,轻叹着说道,“既然二位前辈留下了暗记,那我们就沿着暗记前进吧,猎云兄以为如何?”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猎云连忙点头道。

    说着,猎云率先遁向了左侧的岔路之中,凌羽等人自然跟了过去。

    只是,猎云走的,并不是主英和抑阳暗记指示的方向。

    凌羽心中盘算着猎云的想法,能说什么呢,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嘴上说的和实际做的不一样。

    凌羽不用说猎云,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前进的路很顺利,虽然又出现了岔路,但是,有猎云能看到暗记,众人总是在沿着实际上不存在的暗记继续前进着。

    凌羽的神色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丝的怀疑,这让猎云安心不已,在说谎的时候,也有了几分的自信。

    谎话说多,猎云自己都开始相信,他们是在朝着主英和抑阳二人的暗记在前进了。

    凌羽根本无意戳破谎言,反正他也不愿意跟着那位便宜师傅,实在是没有安全感啊。

    然而,事与愿违的情况发生了,飞遁着的凌羽,在神识之中,竟然发现了主英和抑阳的气息,只不过,他们的气息很弱,好似奄奄一息的样子。

    凌羽并没有让众人停下,而是继续在猎云的带领下,前进着。

    二位元婴前辈的气息很弱,却又没有其它的强者存在,那就很可能意味着二位前辈被什么东西困住了。

    “也好,过去看看,”凌羽如是想着。

    当猎云发现主英和抑阳的时候,脸上的神色是相当精彩的,他原本是没有沿着暗记前进的,可是现在,在前方,他偏偏发现了主英和抑阳。

    猎云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凌羽还不失时机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猎云的反应很快,顿了一下,说道,“二位前辈就在前方不远处!”

    “好啊,”凌羽神色微微一变,说道,“他们是停下了吗?”

    “是的,不过他们的气息很弱,”猎云已经完全相信凌羽的神识不如他了。

    “弱?什么情况?”凌羽继续问道。

    “看起来像是负伤了在休息,”猎云猜测道。

    “负伤?什么人能伤了二位前辈,”凌羽摇头说道,同时觉得猎云的猜测也有几分的道理,不过,可能性不大。

    “唉,”猎云轻叹一声,说道,“我只是猜测,不过,也有其它的可能。”

    凌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猎云略有无奈地对凌羽传音说道,“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以二位前辈的神识,应该已经发现我们了,如果不过去,实在不合适啊。”

    凌羽嘴角动了一下,说道,“就依猎云兄之言吧。”

    猎云点头,带着众人继续飞遁。

    事实证明,凌羽的想法是正确的,主英和抑阳被困住了,困住他们的,是紫色雾气。

    其实,凌羽并不怎么关心这两个家伙是怎么被困住的,他更关心他们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如果从那个巨大的暗记来分析的话,二位前辈并没有按照自己留下的暗记前进,而是选择了另一条路,而随后而来的猎云,也没有选择暗记指示的路。

    对于猎云来说,在凌羽不知情的情形之下,猎是真的带着众人,在沿着暗记前进,而事实上,凌羽非常的清楚,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当然,事情的原委只有主英和抑阳二人才最清楚,不过,现在他们却是无法言语的。

    困住主英和抑阳的紫色雾气并没有多大,只有数丈大小的一块,主英和抑阳二人盘膝于雾气之中,紧闭双目,神色痛苦。

    凌羽能隐约感觉到,主英和抑阳体内的法力在不停的流逝,只是流逝的速度并不算快,可是,这样被长时间的困着,最后也只能是法力枯竭而亡。

    猎云在发现主英和抑阳的情形之后,神色在不经意间微微一松,之后又紧张地看着紫色的雾气,似乎是想要看出一些什么样子,仿佛是真的帮助主英和抑阳脱困一样。

    对于救出二位前辈,猎云并没什么兴趣,一旦二位前辈脱困,他的谎言也就不攻自破了,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凌羽有些不一样的想法,因为他感到困着二人的紫色雾气之中,蕴含的气息,就是对他来说非常熟悉的气息。

    而这里没有其它的妖兽,也没有修士,那么这些雾气是哪里来的呢,恐怕只有二位前辈知道。

    不过,凌羽也有些犹豫,毕竟二人的修为远高于自己,二人一旦脱困,可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二人被困着的情况下,还给与之交流勾通,让他们说出紫色雾气的来源,之后再决定到底救不救他们两个出来。

    凌羽盯着面前的紫色雾气,暗中传音问向小白,“你有什么办法吗?”

    小白伏在紫媛的肩头,淡淡地传音回道,“什么办法?”

    凌羽对于小白的心不在焉非常的无奈,不过他知道小白就这副德性,没必要较真,传音道,“紫媛的事情先放一放,有猎云在就不急,”接着看向紫色雾气,传音问道,“你觉得这个东西是哪里来的,你对这个东西熟不熟悉。”

    小白微微地抬头看了一眼,默默传音道,“有点熟悉的感觉,应该是在我灵智开启之前遇到过类似的东西,不过想不起来了。”

    “灵智开启前!”凌羽心中重复着小白的话。

    有时候,想要记起一些事情的时候,就是这样,就是需要一个不经意的提醒。

    “紫月!”凌羽突然传音对小白说道。

    小白不语。

    紫月,那个与凌羽有过肌肤之亲的异族大能,与凌羽定下一个约定的奇女子。

    “不错,就是她的气息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凌羽暗自琢磨着,另一个星球上的故人,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而且紫月早就已经陨落了。

    难道是紫月在与自己见面之前,曾经来过这里,如果真的像紫月自己的说的,她的修为已经高到了可怕的程度,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紫月与紫幻谷之间有什么关联呢。

    就在这时,凌羽突然感受到一股极为微弱的神识联系。

    凌羽顿时集中精力,发现那竟然是主英的神识,在试图联系他。

    在凌羽给出回馈之后,他的耳中传来了主英颤抖的声音,“你,你的神识竟然比猎云还强大!”

    凌羽摇头暗叹,传音道,“都这个时候了,前辈还有心思说这些吗?”

    人们总是在最不该关心别人的时候忽略自己。

    不等主英再次传音,凌羽率先传音问道,“前辈,这紫色雾气是哪里来的!”

    主英回复的很慢,也不知道是她没想到凌羽会这样的不客气,还是她需要时间来恢复力量。

    “救我们出去,我自会告诉你!”主英如此传音回复道。

    凌羽眉梢轻挑,不再回话,也不再看向雾气,一副等着猎云做决定的样子。

    而此时的猎云,也在挣扎着,不知道如何是好,救吧,于己不利,不救吧,万一二位前辈脱困,于己就更不利了。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猎云仍在犹豫,凌羽却好似没事儿人一样,东瞅瞅西看看,完全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小辈,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凌羽的耳中又响起了主英的话语。

    凌羽全不理会,就当没听见。

    这一次,主英没有等那么久,很快就再次传音,“好,你真有胆量,不要以为你不出手我们就出不去。”

    凌羽眉头微皱,好像是被主英说动心了。

    凌羽走向犹豫不决的猎云,说道,“猎云兄,这种迷雾恐怕不是我们能破解的,你看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此时的主英,是被困在紫色雾气中的,无法动弹,如果她能动的话,或许会被凌羽气得吐血吧。

    这凌羽,根本就不把她的话当回事啊。

    猎云一摊手,摇头叹道,“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啊。”又道,“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办法。”

    凌羽微微一笑,点头道,“好的。”

    凌羽的耳中再一次传来了主英的传音,这一次,主英的语气客气了很多。

    “好吧,你救我们出去,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决不相欺。”主英传音道。

    凌羽目中轻蔑一闪而过,他根本不相信主英,人在屋檐下的时候,什么都会答应,出来了,认不认账,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高阶,有时候说话更不算数。